想那所房子

2022-01-08 17:45  作者:夕枫香 2 Views 评论 0 条

【导读】仿佛自己现在就在房子里受着它的恩赐,我仿佛看到妈妈在厨房里忙碌的背影,看着她拿起锅铲那么频繁的翻动着菜肴,看她炒的不正是鱿鱼炒辣椒吗——我喜欢的菜肴。

  听着那首不知所云的意大利歌曲,思绪一下子飞到了老远。飞啊飘啊不知不觉就飞到了自己家的那所老房子里。在里面待了十几年它就像自己的亲人一般,每次回去呼吸着它古老的味道,仿佛自己置身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它把我保护起来不让我受到一丁点的惊吓。
  
  仿佛自己现在就在房子里受着它的恩赐,我仿佛看到妈妈在厨房里忙碌的背影,看着她拿起锅铲那么频繁的翻动着菜肴,看她炒的不正是鱿鱼炒辣椒吗——我喜欢的菜肴。我认认真真的端详着妈妈的每一个动作,发现她越发的憔悴了,耳鬓两旁开始有了白发。我想轻轻地撩一下她的发梢,触摸触摸她那满是皱纹的额头。我也好想大叫一声“妈妈我回来了”。可是我越是想却越是喉咙打结说不出话来。
  
  我似乎只能听得见那炒菜的“咝咝”声!忽然妈妈的一句"火再烧大点”把我的注意力转移到正在烧火的爸爸身上。此时他正佝偻着身子在用吹火筒努力地吹着火。火开始旺起来了,他的两腮也因为用力涨的鼓鼓的,通红的火苗照应着他的脸,使我一下子看到了他那深陷的眼睛。他那清癯的脸庞,此时脸上正挂着两滴汗珠,我走到他的身旁用手轻轻地擦拭起来,却是枉然。最后还是爸爸自己擦拭了一下汗珠接着他开始添起了材火。
  
  不知不觉我又回到了我儿时一直住的那间房,姐姐在那里睡着了,她邹着眉头,时不时的动两下被子。此时被子往一边倾斜,露出了她一条腿,脚丫子上裹了一双冬天的袜子。要是以前姐姐最讨厌穿袜子睡觉的,但是现在没有办法,她刚刚把孩子打了身子一定虚的很吧。我走上前去把被子给她掖好,从而更清楚地看清了她的脸,黝黑而又清瘦的脸上嵌着几颗斑点,她那深深地酒窝随着她的邹眉越发沉下去了。一直沉到我的心里。我不禁也跟着姐姐皱起了眉头,把心也给皱了。
  
  此时哥哥却在田间劳作,于是我带着复杂的心情又飞到了哥哥旁边,他正在仔仔细细的把吊瓜的苗扶上棍子,那幼苗似乎很是俏皮,哥哥一扶上去它便一骨碌儿的摔下来了,哥哥便在扶一次,它还是像上次一样跌了下来,哥哥用眼睛往旁边扫视了一下,于是便从地上捡起一根稻草来,而后轻轻地把幼苗扶起在用稻草轻轻地绑在上面,他的每一个动作都那么轻柔仿佛怕弄痛了它似的。
  
  一阵风呼啸着吹过,带来了婴孩的啼哭声,我便也跟着这些声音狂跑起来,跑到了妹妹身边,风开始停了,哭声依旧,原来几个侄女们正在闹的不可开交。其中妹妹那两个多月大的孩子哭的更厉害,我看不清她的脸,只感觉那是一张粉嘟嘟的脸上开着一张笑靥的花。
  
  爸爸妈妈此时饭已经做好了。他们像儿时一样嚷着叫我们吃饭。却忽然发现偌大个屋子就只剩他和爸爸在那。姐姐和妹妹都结婚了,哥哥在县城里,而我却被世俗牵绊着在远方。
  
  我经常做梦梦见自己在飞翔,飞着飞着就飞到了家乡。什么时候我们兄弟姐妹才能飞到一起,飞到那个我们曾经住了十几年的房子里,然后让它为我们镀上一层层名叫思念的保护膜。
  
  我想你了我的那所房子,你可曾也记起了这个漂泊的我。

责任编辑可儿

赞                          (散文编辑:可儿)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81069.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