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里,母亲的大蒲扇

2022-01-08 17:45  作者:夕枫香 3 Views 评论 0 条

【导读】:半睡半醒之间,仿佛回到了依稀的、儿时的光景,大门前纳凉的场地,用井水一泼,摆上竹床,等着月亮升起来了,仰望星空,母亲拿着用旧布缝补了扇边的大蒲扇,慢慢摇,为赶蚊子,不时还在我们身上打得噼啪有声,重复讲那几个故事,等我们在夜色里静静入睡…… 

  在天寒地冻的三九冬,总会想念盛夏的好;而睡不得、蚊子咬、不想吃的三伏酷夏,又有留念冬的感觉。
  
  天气炎热,月色如水,由于是祭先祖的月半,鬼节自然显得宁静而悄然。我不能放松的心似水中的一朵浮萍,冥冥中梦见母亲,噫!她不是已在百日前离我去了另外一个世界吗?至今还为没能见上她最后一面而扼腕苦叹,我迷迷糊糊地又睡过去了。
  
  母亲惊诧地问:“老三,有空调不开不热吗?”
  我笑笑说:“空调有些旧,房子空间小,爱抽烟,又点着蚊香,您是知道的,我怕蚊子,很少开。”
  
  母亲兴奋地说:“床头有个小电扇,给吹吹风。”
  我心里刹时涌满羞愧,忙拦着她那老的皱皱的手:“不碍事的,不热的,您自己去睡吧。”
  
  母亲执意拿起大蒲扇,压低声儿:“你睡,我又没有多少瞌睡,慢慢给你摇扇,还可驱蚊子。”
  “心静自然凉。”我随口梦呓。
  
  半睡半醒之间,仿佛回到了依稀的、儿时的光景,大门前纳凉的场地,用井水一泼,摆上竹床,等着月亮升起来了,仰望星空,母亲拿着用旧布缝补了扇边的大蒲扇,慢慢摇,为赶蚊子,不时还在我们身上打得噼啪有声,重复讲那几个故事,等我们在夜色里静静入睡……
  
  我的睡意,好象被冷水浸泡了一下,打个激灵,是梦。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平平淡淡的话,却满载着够我受用一生的慈母情。
  
  我立即坐了起来,恍惚间再也无法入睡,想一想:生死如同四季的运行,酷夏寒冬要度,春花秋实也要过,既不能变,也无法抗拒,顺天安命,是对现实准确、清醒的认识,是“聚散离合本是缘”的达观。
  
  盛夏里,怀念母亲的大蒲扇。

责任编辑:田少宇】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81068.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