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守望我们的家园

2022-01-08 17:37  作者:夕枫香 2 Views 评论 0 条

【导读】她坐在床沿上,我也找个地方坐下。外婆说,你是谁家的,你的家在哪?我忍着泪水,是啊!我的家在哪。外婆接着又说,我想起来了,前日,我还去你家给小孩庆生哩,路北,也是楼。

  自从父亲去世,转眼离乡又快三年,虽然和母亲电话联系,总觉得少些什么。母亲听说我要回家看看,一连几个早上都没顾上吃饭,只想着和我一起用饭,等不见我又担心自己先吃,饭菜容易散热就不中吃了;所以饭菜都凉了,她也没吃。
  
  当我走到大门口,心里有种莫名的哀愁。小院里收拾得井井有条,枯草和落叶不是很厚,大门口的厦子里堆堵着零乱的柴草,只能容一人通过,往年都是这样,母亲总是担一万颗心,冬天没柴烧咋办?走廊下也是。我抬头细看,荒芜之气被人气荡开了数步,去楼上的台阶下长着一撮个大叶肥的麦油菜。我知道这不是人力所为,这是风做的媒介,人不会选择罅缝做自己的菜畦。小院里种的青菜丰富非常。有蒜苗,莴笋,也有我叫不出名字的菜蔬,个头都不大,可见它们在这里落户不久,新翻的土壤还冒着清香。几棵果树都落了叶,光秃秃的;我走的时候,柿树有擀面杖粗细,现在有胳膊般壮,夹在两棵柿树中间是棵蓬蓬勃勃的樱桃树,以前麦杆般展向四方,如今更加茁壮。母亲电话里常说,砍了吧,又吃不上果子。我说,多棵树,就多一种果子,给孩子们留下吧,我们的孩子吃不上,就给邻居的孩子吃,他(她)们吃不到,就留给鸟雀吃吧,总之,对谁它都是一棵果树。母亲默许了。北边还有一棵石榴树,及一棵花椒树,只是杏树不见了,也许母亲显它年年挂空枝,就除了名罢。
  
  我在院里站了片刻,也没看到母亲,老态龙钟的外婆坐在西厦门口问,谁啊!我说,您的外孙。她拖着苍老的声音所答非所问地说,今年97了,这院子里的草,我薅不掉,就用铲子铲,三天就除尽了,一人多高啊!我的眼睛湿润了,耄耋之年的老人,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力量呢!是什么信念支撑着她干完这项沉重的劳动呢,啊——,家园在她心田里多么重要啊!可是,我的家园又在哪里呢。我走向前去说,外婆,别坐在风口里,小心着凉。我弯下腰去扶她。她说不用。于是佝偻着腰拎着一张破旧的靠背椅子,走一步拎一步,原来那椅子成了她身体的一部分。
  
  她坐在床沿上,我也找个地方坐下。外婆说,你是谁家的,你的家在哪?我忍着泪水,是啊!我的家在哪。外婆接着又说,我想起来了,前日,我还去你家给小孩庆生哩,路北,也是楼。我摇摇头,大声说,我是小明啊!她“哦”了一声,指着桌上的零食说,你吃,这是您大姨前天送的,那是您三姨昨个来拿的,等你回来,也没等着。我说,外婆养女儿好啊,三天两头来看您,你看养儿,我快三年没回了。说着让眼泪静静滑落。
  
  这时母亲从外面回来了,她去邻村外婆家带一些生活用品。她说,等你吃早饭哩,左等右等不见人,自己拿了一个馒头就走了。母亲永远都这么忙,她比三年前胖了些,恢复得不错,精神矍铄,父亲去世对她的打击渐渐远去。我欣慰地拉住母亲的手说,只要你身体好,我就放心了,你的健康是自己之福,也是儿女之幸啊!我指着挂在树上的鱼说,我回来也没买什么,现在天冷了,什么时候吃就砍一块,也不用担心变质。又从兜里掏出两百元握在母亲手里说,你需要什么自己买吧。母亲说,我不缺钱花。我说儿子的一点心意你就收下吧。
  
  中午,吃饭的时候,母亲炖好鱼,我们围在一起。母亲殷勤劝菜,我觉得自己像客人似的,对母亲说,妈,别让了,都是自家的孩子,鱼是常吃,只是这家乡的馒头豆芽不常吃,还有您熬的又香又甜的红薯粥。我啃着馏了几次的馒头,拼命用力嚼着,豆芽菜线丝一般缠着喉咙,这就是母亲的家常食物啊。我放下筷子,对母亲说自己吃饱了,去楼上看看。陡峭的台阶一时不习惯,险些跌跤。终于爬到二楼,阳台上的铁栏杆锈迹斑斑,在风霜雪雨的剥啄下犹如一幅麻脸。我取出钥匙,插进锁孔,可是怎么也打不开。打电话给上课的妻讨注意。她说往锁孔里滴些油试试。结果弄得两手乌黑,还是纹丝不动,只好放弃。门上的玻璃有的地方烂了,上面还残留着鸟雀的粪便。我隔着玻璃向里面眺望,看见书橱上积满了灰尘,,书有的倒下来,像一具具没有生命的鸟尸。也许三年前,自己收拾过一次,再也无人眷顾它们了。
  
  我想拿几本书的愿望落空了,走下楼对母亲说,一会儿,你也去乡政府吧,办身份证还要换户口本,一家人都要照相,又让学校里的妻尽快赶来。自己孤寂地走到村后,来到父亲坟前,绕着走了一圈,然后直直地跪在尘埃里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头,看看坟头上长满了荒草,轻轻地说,老爸,明年再回来看你。
  
  2009.12.27

责任编辑:怡儿】

赞                          (散文编辑:可儿)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81055.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