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一场病改变人生的父亲

2022-01-08 05:16  作者:夕枫香 4 Views 评论 0 条

【导读】现在父亲一直住在分给我的房子里,楼上住着一位小侄儿,最近经我的提议和出资,重建了卫生间,生活环境有所改善。我和妹妹曾经想过把父亲接来番禺居住,但是父亲一口拒绝了。

  人生七十古来稀,父亲属猪,今年七十一了。母亲早年去世,剩下年逾古稀的他独自在乡间生活,我们兄弟三个和妹妹都远离故乡,不在父亲身边,多亏弟妇及侄儿们还在乡间,他才不至于十分孤独
  
  父亲的高血压病发于1999年,当时正逢炎夏,父亲在田里收割稻谷,突然间眼睛一黑,就晕倒了。同样在田里收割的大嫂忙请人把父亲回家里,请来医生打点滴,并打电话告诉在广州的亲人。当夜,我和弟弟连夜从广州乘坐长途客车回家
  
  第二天上午我见到了父亲,在我印象中一向结实强壮的父亲此刻脸色苍白,处在昏迷的状态,他稀疏而花白的头发让我感到他突然老了!疾病无情,病发如洪水,此言千真万确啊!
  
  大嫂的弟弟詹振声在潮州中心医院做医生,经我们商量,决定请潮州中心医院的救护车过来把父亲送去医院诊治。潮州离我们乡村有一百多公里,如果没有熟人,医院一般不肯派救护车的,多亏振声从中帮忙,并亲自陪救护车过来。第二天中午,父亲被抬上了救护车,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跋涉,父亲被送进了病房。拍完片,医生让我看父亲的片子,在一张黑白胶片上,父亲颅脑有一个明显的白点,那就是这次脑血管破裂形成的血栓。医生说,只要经过耐心的治疗,便可医好脑血管创伤,不过,后遗症是不可避免的,将来父亲就算能康复,也会出现手脚不灵便的情况。
  
  经过治疗,父亲逐渐恢复了知觉,大小便和饮食都由我们兄弟照顾,父亲有些难为情,说了很多消极的话,我和弟弟便努力劝说他振作起来。幸好潮州地区的饮食和家乡的相似,都是吃粥的,父亲也还习惯。七天之后,父亲的手脚也灵便了许多,此刻我的工作比较紧张,我就跟弟弟商量请一名护工照顾父亲,我先回去上班,父亲和弟弟都同意了,我留下医疗费就回了广州。数天后,大哥也从广州到了潮州,帮忙照看父亲病情。
  
  父亲在潮州医院共住了半个月,病情渐渐好转,后来在他的要求之下经医生同意办理了出院手续,父亲回到了家乡
  
  病前和病后,父亲仿佛变成了两个人。生病之前的父亲,自己开辟了一块荔枝园,园里种着二十多株优质荔枝,每年夏天,荔枝像红霞一样笼罩着果园的时候,是父亲最开心的时刻,他日夜守着果园,直到把荔枝采摘干净才回家。病后,他再也去不了半山上的荔枝园,他心里那个难过的程度,做儿女的十分理解,后来他把荔枝园给三叔管理,日日还是念叨着果园,生怕三叔不给果园剪枝、施肥、除草。因为不能像正常人那样行走,他一度很消沉,多亏妹妹和我每天打电话回去开导他,使他恢复了对生活的信心。对父亲的心态,我把我祖父和舅公的前事来劝导他。祖父和舅公,也是因为高血压瘫痪在床的,加上家贫,病中的祖父和舅公晚景十分凄凉,甚至连饭都吃不饱,这情况父亲是知道的。父亲出院之后,生活基本能够自理,这也是父亲不幸中的大幸。
  
  现在父亲一直住在分给我的房子里,楼上住着一位小侄儿,最近经我的提议和出资,重建了卫生间,生活环境有所改善。我和妹妹曾经想过把父亲接来番禺居住,但是父亲一口拒绝了。父亲曾经母亲去世之后到过番禺在我和妹妹的家里住过几个月,都因为语言不通、睡得不好、儿女孙子又要上班上学,不能多陪他使感到不习惯,所以他不愿出来。现在我们除了一年一两次回乡看望父亲,平时只能靠电话联络了,细细的电话光纤,牵动着儿女的关切之情。父亲是睿智的,直到现在,我还是佩服他对人生见解的透彻,向他请教工作中或人际关系中遇到的难题。
  
  父亲生活朴素,饮食清淡,每晚看完新闻联播就早早入睡了。他饭菜自己煮,衣服放在洗衣机里洗,买菜不用自己上市场去,有时有小贩送来,有时邻里要上镇子里去会帮他捎回来。父亲从不对我们子女提出这个那个的要求,就是身上的衣服,也是我们不经他的同意买给他的。就算是今天的生活好了,他依然保持着俭朴,自足的习惯,尽量不给儿女带来沉重的负担。他的良善和正直,在子女心中、也在乡亲们的心中得到尊重!

责任编辑叶子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80994.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