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的重量

2022-01-07 13:21  作者:夕枫香 1 Views 评论 0 条

【导读】第二天凌晨,为了赶车,我起得很早,但起的更早的,是我的父亲母亲和弟弟,弟弟给我做好了热气腾腾的早餐。母亲张罗着为我装着装那,不一会儿,东东西西装满一袋子。

  那次,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亲情是有重量的!
  
  在电话里,传来母亲熟悉温暖的声音:“家里的年猪杀了,你有时间就回来。我们一直在等着你”。听到母亲温馨的话语,我的思绪,早已穿越时空,飞到故乡山村,那个普通而熟悉的农家小院。在故乡,家家户户每年喂养一头肥猪,每到十一腊月的当儿,一家挨着一家宰杀肥猪准备过年了。孩提时,一年最盼的月份便是十一腊月,因为这个时候,我和弟弟可以吃到香喷喷的猪肉了。父亲在前一天就计划着要找帮忙的亲房族人、近邻亲友,一年忙到头,大家都只顾忙各自的活计,常不在一起聊,进入寒冬腊月农闲时节,趁着宰杀年猪的空儿,大家聚在一起,吃肉喝酒畅谈家事农活,庭院洋溢着浓浓亲情母亲在这天的心情很难过。她说:“自家养惯了的畜生,怪可怜的”。我从不到过宰猪的现场,倒不是我胆小,是我天生怜悯的性格。我和弟弟只顾等着母亲将肉煮熟了,好解解嘴馋。
  
  童年的旧事历历在目,几十年人间一瞬,一晃我已到不惑之年,弟弟也已成家。父亲母亲进入暮年。为了各自的生活和事业,子女们都远走高飞,在异地饱尝人间冷暖,只有弟弟留在父母身边照顾两位老人父亲母亲体弱多病,但常常念叨着远在异地他乡的儿女。每到周末,明知道我们都忙不能回去,但父亲母亲习惯地总要到门前朝着村口的方向望上多少遍。
  
  这次接到电话,无论如何我要回去的。看到我的到来,两位老人一阵兴奋,父亲问我怎么把孩子没领来,我说补课忙,走不开。母亲一个劲地说:“来了就好,来了就好”。不一会儿,弟弟端上香喷喷的肉菜,我贪婪地品尝着,仿佛又回到了无邪的童年母亲问我香不香,我一个劲地点头,“香,很香!”父亲一再让我多吃点,劝我不要“装假”,我笑着说:“自家的儿子,又不是旁人”。母亲对我说:“你爹常念叨着你,一天不知要念叨多少遍哩!”我急忙辩解道:“最近工作很忙,想来的时间长了,就是抽不出空儿”。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心里很是难受,还是儿子没尽好孝道,即使再忙,也该常回来看看的。何况二老常年有病。此时,我偷偷地瞥了母亲一眼,只见形容憔悴的母亲,双眼深深地陷了进去,两鬓霜染!
  
  第二天凌晨,为了赶车,我起得很早,但起的更早的,是我的父亲母亲和弟弟,弟弟给我做好了热气腾腾的早餐。母亲张罗着为我装着装那,不一会儿,东东西西装满一袋子。在我出门的一瞬间,向二老告别,看到两位老人依依不舍的眼神,不知何故,我的眼眶发热,心里一阵酸楚。时值隆冬,尽管寒风刺骨,但我感觉不到一丝的冷意,弟弟帮我将袋子一直背到了二公里之外的车站,我从弟弟手里接过袋子的时候,感觉很沉,我突然意识到,这不就是亲情的重量吗?很沉很沉的亲情,将永远压在我的心头!让我一生也无法轻松!
  
  从那天开始,我知道,亲情是有重量的。有着沉甸甸的重量!

责任编辑:怡儿】

赞                          (散文编辑:可儿)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80966.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