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回忆

2022-01-07 13:17  作者:夕枫香 1 Views 评论 0 条

【导读】今夜我还要陪她度过,却再也听不到她熟悉亲切的有节奏呼吸了。她寿终正寝,正平静的躺在绣着八仙过海的紫红锦缎下,想来现在也是腾云驾雾,正去往神仙居住的琼楼玉宇。 

 

  就在不到5个钟头之前的21:47,奶奶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离开了我。
  就在她走的那一刻,我忍不住泪水,不舍得我还没有来得及和她老人家道别就离开了。
  她的五个儿女在她周围,给她穿好了衣服,戴好了帽子,她的神态是那么安详和宁静,她的呼吸逐渐变弱变缓,直到停下来。她平静的走完了87年的生命路程,终于停下了脚步,开始永远的休息了。她真的太累了。
  此刻的我,带着复杂的感情悲伤又欣慰。她是这个世界上我最爱的人了,如今已经阴阳相隔,再也看不到了,我无法掩饰内心的伤感,更不愿意接受这样的永别。令人欣慰的是,她儿孙满堂,没有遗憾,没有留恋,没有痛苦,只有幸福伴随着袅袅香烟升腾着。
  就在24个钟头之前的昨天晚上,我还一直坐在她身旁,听着她沉重的呼吸,看着她慈祥的脸,用手撑开她的下巴,为了让她的呼气更顺畅更舒坦(她用鼻子吸气,用嘴呼气)。那时的她,已经没有意识,只有呼吸和脉搏,可是我还是希望她不要太难受,所以一直陪她到天亮。我守在那里,似乎想弥补常年在外无法探望的遗憾,可是我知道,我现在真的永远无法弥补这些了,我永远没有机会报答她给我的那些无私和伟大的爱了。我心里却依然感到高兴和满足,我在她生命的最后阶段,陪她走过一整夜。直到今夜,我看着她渐渐模糊的脸,渐渐远去的呼吸,那一刻,时间停在了那里,爱停在了那里,生命也停在了那里。
  在那无尽的哀伤中,拾起几个记忆的片段,留作以后的回忆
  小心的敲打这键盘,生怕这�O�O�@�@的声响,吵了她的睡梦,真的希望她这样安详的睡去,安详的休息。
  一个深刻的记忆是小学时候,闹情绪顶撞奶奶,没有吃早饭就到了学校去,没过多久,奶奶在风中,从家里一步一步走过来,给我带来了热乎乎的我最爱的炒鸡蛋,她依然是那副慈爱的笑容,在我看到她远去的蹒跚背影的那一刻,已经泪流满面了……
  小时候的我,总是没大没小,顶撞奶奶,颐指气使的,奶奶从来没有打我骂我,她是那么能够忍受忍耐,她是那么无私和伟大,我常常想,这个世界上,这样的奶奶只有她一个。庆幸的是,大概从高中时代开始,开始懂得尊重她和热爱她了。
  中学时候的我,在城里上学,每周骑车回家一次,奶奶都给做最好的饭菜让我吃,临走还带上能吃三四天的饭菜,记得冬天常常带的菜是酸菜炒肉,油很大,很香很好吃,在爸爸学校的宿舍里热菜,整个学校老师都能在走廊都听得到奶奶做菜的美味。
  后来的我,在假期回家喜欢奶奶烧火,抱草,刷碗,虽然她永远都不用帮忙。对,她是一个从来都不需要帮忙的人,儿女子孙亲戚朋友,能自己干的自己干,不能一个人干的活也自己咬牙坚持干。她的毅力,只能说是非凡,我永远也做不到,只有由衷钦佩和赞美。就在她突然生病住院的前一天,还是谈笑风生,行动自如,也一直是她照护爷爷的日常尤其是夜间起居饮食。她没有给儿女带来一点儿麻烦,就这样突然倒下了,又忽然的离开了。
  庆幸的是,我以前每次回来都用相机留存了一些奶奶的照片和影像,这些宝贵的记忆将来会唤起我更多的记忆,重温奶奶对我的伟大的爱。
  六个月丧母的我,是奶奶一把屎一把尿的拉扯大的。养大一个小孩,对于一个祖母来说,意味着更多的艰难和付出。每天的三顿饭,洗衣服,叮咛,牵挂……所以她是这个世界上给我爱最多的人
  好多儿时的记忆都很模糊了,近些年的事反倒有很多在脑中浮现。
  最近一次见到她笑着和我说话,大概是去年的十月份左右,我放假回来,也是出国前的最后一次来看她,我告诉她我要去南朝鲜了,她说南朝鲜啊,她知道这个地方。我说:奶,你八十多了,看你的头发还是那么多那么黑。她说:咱不知道怎么三十来岁,就拔顶了,呵呵。她的笑容永远都是那么温馨,那么舒服。她常常会问的是,再赶多会能回来?我常常不知道怎么回答她。现在我回来了,就在她的身边,可是不孝的我,再也没有看到她的笑容,看到的是她紧闭的双眼,沉重的呼吸。
  昨天我回来看她,家里好多人,来不及都打招呼,我趴到她的床边,泪水已经夺眶而出了,哽咽的说:奶,我回来了。她没有回应我,我期盼着她能睁开眼睛看我一眼。可是她太累了,她要休息了。我很高兴还能见到她活着的慈祥的样子。
  她真的很累,早在还住在乡下的老家后北的时候,天天喂猪做饭,她的腿很早就有问题了,行动不便,她就是能超乎常人的坚持着,从不喊累,春夏秋冬,为的是过年时杀一头猪给儿女子孙们吃新鲜猪肉。
  此时,不知怎么,想不起很多事情来了,庆幸的是,曾经留了一些影像资料,那些都是最美好回忆。时常翻起,对奶奶思念就会更多。
  她老人家此刻正安静的睡着,正如她一如既往的安静一样,她是集中了中国传统女性所有优良美德的一个奶奶。她勤劳,从来不知道休息,如果是在休息,一定是实在太累了。记得深刻的是,拣地蛋,就是收获回家的地蛋都放在柜底下或厦子里的地上,由于新鲜的地蛋容易烂,所以要每天拣,挑出来先Hu给猪逮。这是个不厌其烦的活,我看她她每天都是趴在那里,一个一个认认真真的拣着,没有结束,只有不知疲惫。她善良,帮助那些别人不愿帮助的亲戚,帮助那些现在已是花甲古稀老人的年轻小孩子,在他们饿着肚子的当年,从来都不吝惜把自己并不赋予的饭菜分些给他们,而今那些人还不忘奶奶,在过年过节和她生病的时候来看她。
  今夜我还要陪她度过,却再也听不到她熟悉亲切的有节奏呼吸了。她寿终正寝,正平静的躺在绣着八仙过海的紫红锦缎下,想来现在也是腾云驾雾,正去往神仙居住的琼楼玉宇。就是在那里,奶奶也是乐于助人、吃苦耐劳、勤俭朴素、无私温暖的。希望她在那里能开心的生活,别太劳累,别太记挂家里的爷爷和儿女子孙,也别太记挂还没有找到对象三十有四的孙子。
  我相信命运,相信来生。
  目送她离开人世,希望她来生一路走好。
  仅以这些献给天堂里我爱的奶奶
  2010.12.053:54

[责任编辑:怡儿]

赞                          (散文编辑:可儿)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80953.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