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步踏香梦归来,有你就好!

2022-01-07 13:13  作者:夕枫香 0 Views 评论 0 条

【导读】多年后,我已长大成人,尽管一些记忆岁月的磨砺中隐去,但那车站上空的哭喊声,以及那一声声稚嫩的“哥哥”和那手掌间触目的血泡,永远都在心里刻画下了一道道永远不灭的痕迹。

  月亮儿缺了芽,莲荷弯了腰,虫鸣的声音,也凄苦,嘶哑。奶奶最终还是走了。
  那一年,莲儿虚岁12,我14。
  要坚强,要自立,要活下去!为人要真,对人要诚,成了奶奶对莲儿最凝重的嘱托。
  
  从那天之后,莲儿就来到我家落了户。那时候莲儿,纤细柔弱的身体像一颗营养不良的小草,乱蓬蓬的头发干菜似的披散在后脑勺,有些惊惧的眼神忽闪忽闪的望着我。
  
  母亲抹擦着泪说,“莲儿命苦,没爹没娘的,是她奶奶在路边草丛里拾回来的,你要好好待丫头,不许欺负她。以后大了,就做你媳妇”。
  “唔……”在我的意识中,还无知地认为媳妇只是不过是玩过家家的伙伴罢了。
  我扒拉一下她的手:“这么瘦,像芊担一样,以后叫你芊芊吧!”
  “嗯……”莲儿怯怯的点了点头。声音小的像蚊子。
  从此,我上学放学的路上多了一个纤瘦的身影,像小尾巴一样在身后。
  村里的人都说:阿南这娃仔好福气,白捡了一个漂亮媳妇。
  
  瞅瞅身后跟随的芊芊,我撇撇嘴,黄黄的头发,虽然母亲给她梳了两条小辫,比刚来家的时候好看多了,可总觉得还是没有我们班级的班长耐看。如果说班长是篱笆墙上的那株开的正艳的牵牛花,那若瘦的芊芊就是路旁饱经风霜的小草花。简直都没法比。
  
  看到我俩出双入对,班里的那帮坏小子就常常在放学路上在我俩面前蹦,一边蹦一边唱:“大媳妇,小媳妇,大小都你媳妇,带着媳妇来上学,真害臊啊,真、害、臊!”唱和蹦配合的天衣无缝,节奏明快而朗朗上口。看着他们得意神色,好几次我都想发作,都被芊芊拽着跑开了。
  
  有一天放学路上,那帮坏小子又在我们面前蹦来蹦去的唱,芊芊红着脸怯怯地躲在我身后,紧紧地拉住我的衣服,声音小的像蚊子叫:“哥哥,咱们快走吧……”“不!”我甩开紧拉着我衣服的芊芊,指着那帮坏小子怒骂:“你们才害臊呢,只会欺负小女孩,下流!”这一张嘴就像捣了马蜂窝似的,嗡嗡的触了众怒。“打他”不知谁说了一句,那帮坏小子一哄而上把我掀翻在地,拳头雨点般落在我的头上背后。芊芊大哭起来,死命的趴在我背上,一边替我承受雨点般落下的拳头,一边苦苦求饶:“求求你们别打我哥了,你们打我吧,是我不好,都是我要每天跟着他的!”纷乱的拳头终于在芊芊的哭喊中停歇下来,那帮坏小子面面相觑地愣了半晌,转而就跑得无影无踪。
  
  “你——”我从地上坐起,狠狠的把她推开。芊芊立即停止了哽咽,也不抹泪来。她睁大眼睛看着我,怯怯地说:“哥哥,你……是不是不喜欢别人说我是你媳妇?”
  
  我愣了一下,忽然想起母亲说的话,要我好好照顾芊芊的。见我不吭声,她突然又哽咽起来,泪珠成串地往下滚:“哥哥,如果你不喜欢芊芊跟着你没关系,以后芊芊就离你远远的,只要能让我看到你就可以了。以前和奶奶去讨饭的时候,奶奶也叫我离她远点,说怕有狗狗窜出来咬人。”
  
  “唉——”我叹了一口气,该怎么对她说,我喜欢的是那株牵牛花呢!
  
  这件事过去后,那帮坏小子再也没有在路上截住我面前又蹦又唱的了,芊芊她也不在放学路上像小尾巴一样紧紧地跟随在身后了。只是她好像觉得欠了我什么似的,除了处处依顺我之外,在上学前我的书包里面总是会有出现一些花花绿绿的糖果。说老实话,那些甜得腻人糖果,我在之前也从未没有吃过。我知道,这是芊芊悄悄放在我书包里面的,因为每天,我都看见芊芊放学回家时,手里总是大包小包拎着从外面拾捡回来的空塑料瓶和废旧的包装纸。而村里的废品收购站来来往往的拾荒者里,由此多了一个纤弱的身影。
  
  那是一个夏天的傍晚,火红的流云在将落未落的夕阳下流溢七彩的眩晕。因为贪玩而晚了回家时间的我路过一个工地,看到一大群人围在一起议论着什么,隐隐约约有熟悉地哭喊声传来:“我没偷,那些不是我偷的,我只是捡一些废旧的贴片。”
  
  当时我真是怀疑自已的听觉出了问题,赶紧挤进人群一看,果然是芊芊。芊芊被一个粗壮的男子拉着衣摆,仰着惊惧地泪脸可怜巴巴乞求着:“叔叔,我真的没有偷东西,我只捡了两根废铁,下次我再也不来了,放了我吧,叔叔,放了我吧!”那男子摇摇头,似乎根本就不相信芊芊的话。
  
  我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勇气,一个箭步冲上前去用头猛的撞向男子:“芊芊快跑。”可我们那跑得出密实的人群,转眼就被堵了回来。“小王八蛋,你敢撞我。”话音未落,男子一记耳光就结结实实地掸在我脸上。当我暴怒的从地上摸起半截砖头要和男子拼命时,芊芊扑过来死死抱着我,转过头对那傻了眼的男子喊:“叔叔,不关我哥哥的事,别打我哥哥,要打你就打我吧!”男子似乎也不愿看到事态逐渐夸大,于是转身忿忿地丢下一句话:“下次在看到你们在这里捡东西,非打断你们的腿不可。”
  
  看着我脸上红红的指痕,芊芊伸出双手捧住我的脸,泪眼凝睇地一个劲问:“哥哥你疼吗?哥哥你疼吗?哥哥?”见我不吭声,又说:“哥哥,芊芊真的没有偷东西,请你相信芊芊,真的没有偷东西。奶奶走时告诫,要坚强,要自立,为人要真,对人要诚!芊芊一直都不曾忘。”我忽然感觉芊芊的手在脸上有异样的感觉,我死劲拉开她紧握的手指,看到掌心里,满满一手的血泡。
  
  “你、你、怎么……”我看着芊芊,泪涌了出来。原来,那些美丽的糖纸里,包含的是着她一颗柔爱的心。
  
  芊芊忽闪着眼睛望着我:“没什么的哥哥,我是你媳妇啊!不是么?我问过别人了,他们告诉我,媳妇就是很亲很亲的那种,像爸爸妈妈那样。”“别说了,芊芊,跟哥哥回家去”我的眼泪,早已像决提的河流,泛了滥。
  
  回家的路上,我背着芊芊。那天的傍晚很静谧,只有天空星星忽闪忽闪的陪伴着我们,像极了她凝望我时的眼睛。而芊芊在我背上,一直睡的很安详,只是偶尔会在梦里呓语:“哥哥,等芊芊能挣钱了,给你买糖吃。”
  
  两年后,芊芊终于要离开这里了,她的亲生父母得知奶奶离去后便找寻来要带走芊芊。听母亲说,那是远在中原的某座城市,离这里有好几天的路程呢!
  
  那天,我没去读书,早早的从学校偷偷跑了出来,在去车站的必经之路等待着见芊芊最后一面。等看到芊芊时,她几乎是被她父亲拖着走的,一路走,一路哭喊着要找哥哥。就在长途车快开动的瞬间,芊芊看到了躲藏在一旁的我,不顾一切的探出车窗对我喊道:“哥—哥—记住芊芊—我是你媳妇!记得来找我回家”撕心裂肺的声音,在车站上空,久久地飘荡。
  
  我终是没能遏制住自已的眼泪,随着远去的车鸣声,滴落在尘埃……
  
  多年后,我已长大成人,尽管一些记忆岁月的磨砺中隐去,但那车站上空的哭喊声,以及那一声声稚嫩的“哥哥”和那手掌间触目的血泡,永远都在心里刻画下了一道道永远不灭的痕迹。
  
  正如你所说:莲步踏香梦归来,有你就好!
  是的,曾经的那一缕莲香,一直都在梦里萦萦绕绕,有你,就好!

责任编辑可儿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80940.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