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喊娘

2022-01-07 13:08  作者:夕枫香 3 Views 评论 0 条

【导读】想娘的日子是甜美的。考上了中师,乡人羡慕,他们说,这是娘您在保佑我。我相信,哪有娘不保佑自己的儿子呢?我自考拿专科文凭,考完一段时间后,我常梦到我考试的结果.....

  娘,今天是清明了,我想您了,妈——
  
  喊着娘,我两泪流淌。三十八年了,我竟然不知道,娘的声音是啥样!三十八年了,娘,我竟然不知道,您是啥模样!您在的时候,您喜欢什么颜色?您有多高?您是胖还是瘦?我竟然没有一点我娘的印象!要是有一张——娘——您的照片,我该是多么幸福啊!听爸说,您走的时候,留下了许多您编织的围腰带,许多您搓成的纳鞋底的麻绳,还有很多您已经给一家人纳好的鞋底,还有您准备给我们做衣服的布料。听爸说,娘,您自己一辈子都舍不得吃,舍不得穿;总是节省下来给孩子们吃好的,穿好的。您知道您要走吗?妈!不然,您为什么准备那么多的东西?可,我们三兄妹一样也没穿到,爸都给了姨娘她们,满以为她们会照顾我们,可……我记得,我读初中时,穿的依然是白布染成的黑色衣服。那时,我想得最多的,要是我妈还在,我肯定能穿上其他颜色的衣服。娘——呀,您为什么走的那么早,走得那么忙?您竟然让儿想您时,完全想不起您的模样。我的娘呀——
  
  我一直是寄养在外婆家的。那年,我五岁。那一个夜晚,我在围帐里,迷迷糊糊地感到床榻前有人在和外公外婆说话。第二天,我带着瓜皮帽,捏着一根高粱杆,坐在外婆家那条对着我家方向的田埂上,整整一天,一言不发。娘——我怎么知道是您走了呢!我怎么就那么不懂事呢?我随着大舅母回家,我看见许多人在我家山坡上挖坑抬石,我竟然就没想到那就是给您修的“房”。我还在家东窜西跳。当我跑进我家的睡房,木柜两边的床弦上坐着两个人,穿着一模一样的绿色服装,我竟然以为是您,我竟然喊出“妈妈——”爸爸把我牵到搭在露天的棚子里,推开一个木板,您躺在里面,眼睁着,嘴张着。爸拉起我的小手,抚摸您的脸庞,您的眼睛闭上了,您的嘴闭上了。您是在等我呀,娘——木板盖上,父亲牵着我坐在厅房的门槛上,我“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我知道我再也没有娘了。
  
  我从此走上了没娘的生活。爸的脾气很暴躁,我们稍微有点过错,便会挨骂挨打被罚跪。我记得我跪过瓦子,跪过石凳,跪过磨盘。我和哥的书包经常被爸烧掉,我不知道我们犯了什么过错。看见爸烧掉我们的书包,又一针一线的重新缝书包,我和哥都是怕!现在的我很孤僻、懦弱、不会办事。我常想,妈,要是您在,有您的庇护,我肯定不会这样。我六岁就开始煮饭,学切菜,我的手常被菜刀切上一道道口子。现在,我伸出手指,我手指上的疤痕清晰可见,我就想,妈,要是您在,有您的庇护,我肯定不会这样。后来,哥残疾了,我要洗衣做饭挑水补衣裤割猪草。我到现在炒的菜也不好吃,每当听到别人夸赞他们做菜的手艺,我就想,要是我妈在,她肯定会教我许多。没娘的日子是屈辱的。我傻乎乎的被人指使去喊路人的歪名,结果我当着全校的学生被罚站高板凳,站高板凳是什么意味呀,娘——您知道吗?那是斗争坏人呀!我常被人戏弄,说某某是我妈,说我爸又怎么样啦。从此,我宁愿一个人关在家里,一个人背着小背篼去扯草捡柴,我也不愿和小伙伴们玩耍。我的衣服是黑布或蓝布,都是不入流的;我初冬还光脚上学;在初中和师范校里,我除了得到可怜,其实得不到圈子的欢迎。教书后,我看到学生们的活泼可爱,我就想,娘——要是您在,我也会这么可爱的。
  
  妈,您走了。我好想娘呀!初二的期末考试作文题目是看图作文。四幅漫画,一个小男孩踢足球,把人家的玻璃窗打烂了。我写到那个小男孩就是我,我吓哭了,妈妈在安慰我,妈妈在教我怎么做。语文老师说,我那篇作文得了片区最高分,还在评卷组上念读了该文。妈,那时您已经走了好多年了。我真的想您,要是您在,您肯定能教我什么对什么不对。可没有人教我。我作文中只是一种我真情的幻想,我幻想着妈在时的情景。
  
  我结婚了,我有了丈母娘,她也疼我,可我总觉得没有在自己娘面前那么自在,那么无拘无束、无所顾忌。如今,丈母娘瘫痪了,我们很好地照顾她,我想我不能没有娘!妈,您知道吗,这就是我善待丈母娘的唯一理由。哥残疾了,不能挖,不能挑。但我常说,我必须照顾他,就当我妈还活着,我的双亲还健在。我想,这肯定也是妈的愿望。妈,要是您还活着,该多好啊!
  
  想娘的日子是甜美的。考上了中师,乡人羡慕,他们说,这是娘您在保佑我。我相信,哪有娘不保佑自己的儿子呢?我自考拿专科文凭,考完一段时间后,我常梦到我考试的结果,成绩出来了,与梦的结果一致。几次后,我感到奇怪了。于是,我想,娘,肯定是您的灵魂看到了结果,为了让儿放心,不焦虑牵挂,您提前告诉我的。妈,真的,我这样一想,我以后考完试睡觉都安心,我的娘会告诉我结果的。于是,每一次考完试,结果出来前,我都会做这么一场梦。娘——真是您在担心我妈?娘!您在哪里呀!我怎么从来就看不到您的模样啊,我的娘——
  
  娘啊,我想您。您在的话,也该68岁了。您离开三十八年了。想您最苦,苦的是我想不起您的容貌,您的声音,您的事情。我只在心里喊:娘——您在天国好吗?娘——当我们母子见面时,儿怎么辨认您?您还认识儿吗?哥在2008年农历四月二十五就到了您哪里,您和哥见面了吗?您们母子要相互照应呀,我的娘啊!您有心脏病,哥又是残疾,您们能照顾好自己吗?娘—

责任编辑:怡儿】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80926.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