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遥

2022-01-07 13:01  作者:夕枫香 1 Views 评论 0 条

  我晚你几分钟看到这个世界,所以我是你妹妹。虽然不甘心,却也不是多大不了的事情。这前后竟成了我们相处的姿态,我在你背后,接受你的保护。
  
  很小的时候,母亲恶作剧地给我们穿同样的衣服,左手牵你,右手拉我,邻居常认错,我们咯咯地笑,你扬起小手,指着钻到母亲背后的我,说那边的是雨歌,我才是哥哥,稚嫩的声音却带着无限的骄傲。母亲和邻居都笑,你冲我吐舌头。这是多么美好的回忆。
  
  大一些的时候,你就再不愿穿和我一样的衣服,四处躲闪着母亲,你说那是女生的衣服。我偷偷看你的侧脸,我们已经不一样了,你的唇边和眼角淡出骄傲和冷俊。你把目光移向我,尽可能凶吧吧地说,丫头看什么看,做你的题。我冲你努嘴,低头偷看村树的小说。我们都大了,而你没意识到我的成长。
  
  听说你恋爱的时候,我们都还是孩子,可你已经觉得你是大人了,可以保护两个人了,一个她,一个我。我什么都知道,却对母亲装傻,潜意识里,我也是要保护你的,即便是错的。从那时起,我开始拒绝和你同路回家,尽量规避你和她,其实,我想的是,你的自行车后座是无法载两个人的。
  
  那年冬天,我骑着自行车,独自一人去了那片白桦林。你说那里铺满了厚厚的落叶,很美。你曾说一定要带我去的,可你大清早就没了人影。这里真美,美得像个梦,可我看着看着却生出悲伤,生出心疼。回程时,我从车上摔下来,腿上划了长长的痕,痛却不如心。母亲的哭声夹杂在吵闹里。我看见你了,你躺在担架上白布下,安静如婴儿,浅浅的血迹如花。我拨开人群,走向你,扶起扑倒在你身上的母亲。让我看看雨辰,我不是向谁请求。母亲向后退去,被人扶住。雨辰,我在你面前,跟你说话,温柔地喊你的名字,请你原谅,我不要喊你哥,因为我小心眼,对那几分钟耿耿于怀,虽然确实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雨辰,很痛的吧,你的伤口,我已经感觉到了。我们是相连的啊,我伸右手抚摸你的伤口,左手放在自己胸口上,那种痛蔓延开来。我开始笑了,真好,我始终都是与你最近的人。父亲撇开了脸。
  
  醒来的时候,母亲握着我的手,脸色虽然确实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雨辰,很痛的吧,你的伤口,我已经感觉到了。我们是相连的啊,我伸右手抚摸你的伤口,左手放在自己胸口上,那种痛蔓延开来。我开始笑了,真好,我始终都是与你最近的人。父亲撇开了脸。苍白,不似记忆中美丽年轻的母亲。她说,雨歌,你醒了。我没有答她的话,却问雨辰呢?母亲沉默着低头,父亲说你去白桦林了。
  
  我去了你的新家,和你那美丽的女孩子一起。傻瓜,你都不开门看我眼,我们是一家人啊!你的女孩,站在我左侧,哭哭啼啼,我侧眼看她,觉得我是比她爱你的。可我不能哭,我知道,即使你在另一个世界,也能感受到我的难过。
  
  雨辰,家里除了我的房间,已经没有你的东西了,因为母亲总是想起你,偷偷哭。而我,只当你住进我身体里了,我们又合二为一了。所以,我用你的杯子喝水,用你的钢笔写字,听你喜欢的CD,甚至在房间里穿你的外套。知道吗?所谓双生,便是同生共死。

【责任编辑:怡儿】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80908.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