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岳父大人

2021-12-07 20:48  作者:夕枫香 11 Views 评论 0 条

【导读】闲聊的时候,我渐渐听岳母约略说一些岳父的情况。岳父年轻时很有才华,喜欢文学,很有抱负。当老师,学教的好,又多才多艺,后来县委抽去搞审干、宣传什么的。  
  时间一晃,岳父大人去世快三年了。在这三年里,我时常想起他老人家,想起他的音容笑貌,想起他的举手投足。
  在和岳父相处的二十多年里,我从他那里学到很多东西,接受了很多教诲,甚至在潜移默化中影响到我的人生态度。每想到他,那个长长的眉毛、大大的眼睛、弥勒佛似的老先生便在我脑海里重生了,仿佛又看到他敞开胸怀,手摇芭蕉扇,乐呵呵的冲我说,“来啦,来了啊,哈哈哈……”
  岳父是个达观的人,很少见他有什么烦恼。在我的记忆中,岳父性格豁达,快人快语,敢想敢干,为人果敢,遇事决断。岳父家学渊源,出身教育世家,他爷爷一代就是私塾先生,据说祖上还出过有功名的人,虽说是生在乡下,也算是书香门第了。岳父智商很高,人很智慧,小的时候就读了很多书,上师范的时候,几乎读遍了所能借到的各类中外名著。老人记忆力很好,七十多岁的时候,还能大段大段地背诵古诗,小说里的很多人物、细节还记得很真切,这让我这个中文专业毕业的后辈感到吃惊——很多我看后都忘记了的人物、事件,他能说的活灵活现,岂不让人惭愧!岳父是建国初期的师范生,父母去世的早,靠当教师的姑表兄弟邓先生支持,才受完师范教育。师范毕业后分配到蒙城当小学教师生活很拮据,但他还是省吃俭用,买了大量的文学名著。在那个动荡的年代,各种政治运动容不得个人爱好,好不容易积攒的几大箱子图书,寄存一个熟人那里,后来都失散了。岳父常常告诫我,“现在社会升平,正是男儿大有作为的时候,能干点什么,就干点什么,多好啊!”我喜欢文学,岳父很支持我,闲谈的时候,还经常和我谈到他的一些体会,虽不够系统,倒也有自己的灼见。每当这时,他长长的眉毛都会挑起来,仿佛回到了青春年少的时候,勃发的英气从脸上掠过,但很快又黯淡下来,淡淡的失意从眉宇间轻轻划过,“唉,学了那么多年的文学,也就在写大字报的时候派上了用场,那个时代……”他的眼神里有一丝痛苦飘过,虽然很短暂,但是还是让人感到那痛苦是来自骨髓里的。岳父对我很有期望,仿佛想从我这里捡回他青春时期的梦,他支持我搞创作,即使在他最后的几年,已经不怎么能下地走路的时候也没有忘记支持我,亲手给我抄录了他早年搜集的民歌、儿歌。后来他已经羸弱地不能下床了,躺在病床上,还是坚持看完了我创作的一部三十多万字的电视剧本,每当想及此事,我心里总有几分的酸楚和歉意!最遗憾的是,当他撒手人寰的时候,而我恰好出差在外,等我匆匆赶回的时候,他已安详地躺在安冰冷的棺材里,默然无语——对这个世界,他已不想再说什么了。
  闲聊的时候,我渐渐听岳母约略说一些岳父的情况。岳父年轻时很有才华,喜欢文学,很有抱负。当老师,学教的好,又多才多艺,后来县委抽去搞审干、宣传什么的。岳父家是地主成分,这成了他发展的最大障碍,一起工作的同事一个一个提拔了,最后他又回到了教育一线,继续教学。在十年浩劫中,他戴过高帽子,游过街,挨过批斗。时间的沙石,磨砺了他的性格,锻炼了他的意志,也让他对生活的本质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他依然豁达,乐观,脱掉游街的高帽子,他依然乐呵呵的,有说有笑,有事没事,还喊两嗓子梆子戏。
  岁月能让人变老,雕刻出人脸上的皱纹,淘尽人内心的浮躁,但最终剩下的是筋骨,是人的精神。岳父由小学教师,进而当小学校长,中学校长,教办室主任,饱经沧桑时间改变了他的容颜,却没能改变他孜孜的追求和骨子里的倔强。岳父为人和善,但是从不畏惧强暴,不畏惧权贵。记得有一次,某乡镇领导到学校横加干涉教学,瞎指挥。岳父忍无可忍和他争执起来,最后弄地那领导很尴尬,灰溜溜地走了。同事关心地说,“老张啊,你这下子麻烦了!”他却不在意,“有什么大不了的?大不了卷铺盖走人!”
  岳父是个博学多才的人,深受大家的尊重。他早年好学,天资聪颖,不仅仅是文学,各方面的知识都相当渊博,受到同事和群众的尊重。岳父早年上师范,接受过音体美多方面的专门训练,特别是音乐方面很有特长,吹拉弹唱都能来两下子,特别是二胡,拉的真不错。在我的记忆中,岳父高兴的时候,喜欢拉二胡,我听过他拉的《二泉映月》,还真是有点阿炳的味道呢。岳父不仅会教书,还会干农活。那时候,我爱人兄妹四个,年龄都小,家中的农活岳母一个人无法完成,很多农活岳父要利用工作之余帮忙。岳父啥农活都干过,喂牛喂猪,切草拌料,积肥拾粪,槎把扫帚扬场锨,样样都能拿得起,干得好。比如扬场、犁地、靶地,都是农村工作的技术活儿,岳父都会干,而且干的还真不错。我亲眼看见岳父扬场,嗨,还真是个好把式,一锨一锨的麦子,划着弧线迎风抛起,圆实的麦子堆积到一处,秕子糠皮飘落远处,你不能不惊叹,劳动也是一种艺术。岳父在邻里,在本庄爷们的眼里是一位受人尊敬的长者,是一个知识渊博的老师,处处受到人们的尊敬。谁家遇到难解的题目,首先会想到他,大家都说他知道的多,见识广,只要他说了的,那准没有错儿!张家的猪瘟了,问问他该打什么针?李家的鸡不好好下蛋,请教他这是咋咋一回事?老大和老二两家发生了争执,请他评评理;老三老四不赡养父母,那也要请他出来说道说道;马五哥的闺女要出嫁了,最好还是请他看个好日子。他啥都懂,有求必应,只要是力所能及的,他都乐意帮忙。在我的眼里,他是个岳父,在同事们眼里,他是个好领导,在邻居们眼里,他是个无事不晓、无所不通的圣人!
  岳父是一代人的缩影,是个壮志未酬的人。我最爱和岳父闲聊,俺爷俩有共同的爱好,有很多共同语言,啥都能聊到一起去,唯独一件是不能苟同的。岳父是建国初期就参加工作的人,他最美好青春都是在那个政治混乱的年代度过的,这一切影响了他一生,也直接影响了他对社会、对人,对那个时代的看法。岳父年轻时,英俊潇洒,有才华,有理想,又写地一手好文章。早年理想作家,在知识上、生活上都做了很多积累,但是“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很多他爱戴的作家一个个被打倒了,一个个被迫害死了,他很不平,很伤心,内心也很沮丧。很多书,不能看了,很多东西不要说写,就是想也不能想了。慢慢地,随着时间的流逝,一颗火热的心,如同火炉子里掏出的热铁,慢慢地就凉了,成为内心的一个创伤,不愿意去触摸,也不能去触摸。每次岳父谈及此事,都不免一声叹息,那是他内心的痛,我也不好深问。我想,他多半是感叹逝去的年华,感叹被耽误和冷却的志向和追求,总有一种烈士暮年,壮志未酬的悲哀。
  岳父的志向不在当官,他是个心态和知趣比较自由的人,不愿意受太多的拘束。可能是经历了太多的政治动荡,心理上受到的压抑太多,虽然后来打倒了“四人帮”,结束了多年的政治动荡,但他依然不乐意在仕途上发展,只想享受自己内心的恬静,做一个逍遥散淡的人。偶尔会不经意地轻叹,“我这一辈子,经历了太多的动荡,大好的青春,都交给他老人家了!”我不怎么和他谈“他老人家”,因为俺爷俩在这个问题上不大统一,我是“他老人家”的信徒,而他则有他的看法。——我想,也许他有自己的道理,毕竟他是过来人,我只是一个过往文章的阅读者。社会的动荡在他的心灵里留下了太深的阴影,太多的创伤,需要太长的时间去抚平,绝非我三言五语所能及的。他常常告诫我,看人啊,别光从他嘻嘻哈哈的表面,要从他做过的事情来看。文革中,很多人昨天还是朋友呢,一夜之间,就把你告密了,成了你的敌人!看报纸,不要只看文字,不仅要正面看,还要颠倒来看,从文章的字缝里看,从字里行间看,这样才能看到真正的新闻,看到新闻背后的新闻……总之,他有一整套的,从“文革”得来的政治哲学和经验。今天,这些已经远离我们了,也许我们应该尊重它,毕竟,那是用血泪凝结的深刻教训!
  岳父大人离开我们快三年了,我时常感到他就在我们身边不远的地方,或许正敞开胸怀,手摇芭蕉扇,慈祥地注视着我们,仿佛正笑容可掬的对我说,“哈哈,来啦,来了啊……”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80753.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