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淡的香,深深的爱

2021-12-04 23:21  作者:夕枫香 18 Views 评论 0 条

【导读】睡梦中,我来到了一座苹果园,那满园红润的果子带着诱人的笑容结满枝头,甜甜的香味让我忍不住摘下一个,迫不及待的送到口中。

  我喜欢在卧室里摆上一盘苹果,倒不是多么的喜欢吃,而是喜欢闻着苹果淡淡的清香味入睡。那种透着甜味的清香,指引着我梦的罗盘,穿越时空的隧道又回到那个飘着雪花的夜晚。
  上小学的时候,我被父母接回身边,刚开始时,像所有不在父母身边长大的孩子一样,对于爸爸妈妈我总感觉更像一种称谓,心里没有建立一点联系,谈不上隔阂也谈不上热情。那时候我在妈妈的学校上学,而爸爸却在另一个地方工作,每周回来一次,对于爸爸,我觉得更像是一个偶然街口遇到的路人。我总是怯怯的和他们坐在一起吃饭,小心翼翼的提出我想要的东西。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心里还是念念不忘姥姥家的小河、阳光和那片打谷场。
  女儿总归是妈妈身上掉下的一块肉,骨子里的亲情不是距离能够分隔开的。随着和妈妈在一起的日子越来越多,我渐渐和妈妈亲密了起来,但是对于爸爸我还是停留在一个陌生而抗拒的心理上。因为和他见面的机会不多,而且爸爸不苟言笑,他总是很严肃,除了询问学习成绩之外基本上不和我说太多的话,因此,我总觉得他根本就不喜欢我,而那时恰好又有了弟弟,我更觉得我是他眼中多余的孩子。
  和爸爸关系的解冻缘起一只苹果,记得那是一个下着大雪的冬天,身体一向羸弱的我又感冒发烧了,妈妈带我去医院打了针拿了药,烧倒是退了,但是我却一天里什么都吃不下,因为发烧的缘故,我吃什么嘴里都是苦的,妈妈无计可施只好打电话给了爸爸。
  我不知道爸爸是怎么走回来的,三十多里的路程,大雪弥漫无法骑车,我也不知道他有没有顺风车可以乘搭,我只知道爸爸站在我床前的时候,就像是童话里的圣诞老人,只是那顶红帽子被满头的白雪代替,成了不折不扣的雪人了。
  爸爸问我想吃些什么,我模模糊糊的说想吃苹果。爸爸二话没说立即折转身去,我只听见妈妈在一边焦急的喊他:这么晚你去哪里买苹果,赶到城里商店也关门了,明天再买不一样吗?听不见爸爸回答了一句什么,我又昏昏沉沉的睡去了。
  睡梦中,我来到了一座苹果园,那满园红润的果子带着诱人的笑容结满枝头,甜甜的香味让我忍不住摘下一个,迫不及待的送到口中,忽然,手中的苹果不见了,我焦急的大叫起来,这一叫也把我从梦中惊醒了……手里并没有什么苹果,但是我却切实的闻到了苹果的清香,顺着这股清香望去,床头上放着两个红扑扑的苹果,清香的味道就是从这里发出来的,似乎爸爸的味道就在那一刻我也闻到了。
  拿起苹果我哭了,要知道县城离我们家有十五公里,在这样风雪交加的一天,为了我,爸爸走了将近一百里的路程。
  有人说,父爱是一片海,深沉而博大;有人说,父爱是一本书,厚重而翔实;但我却想说,父爱其实就是在你生病时最想吃的那个苹果,淡淡的清香里却蕴藏着深深的爱。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80743.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