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是娘的小棉袄

2021-12-01 13:19  作者:夕枫香 16 Views 评论 0 条

【导读】我参加工作时都二十多岁了,几天不回家,娘就让大哥来单位看看我,如果回家勤了,又怕我路上骑车不安全,叫我少回家。娘的心啊!

  前几天,跟一个女同事出去办事,在回来的路上碰到她刚刚放学的女儿,一个聪明伶俐、美艳如花的小女孩。在她无意中看到我们的一刹那,立刻张开双臂,一边拖着长长的音调,兴奋地喊着“妈——妈——,妈——妈——”,一边像只花蝴蝶般“飞”进了妈妈的怀抱,紧紧地抱住了她的妈妈。那情那景那乖模样,真叫人打心眼里喜欢,羡慕之情也油然而生:还是女儿好啊!
  
  都说“女儿乖,女儿巧,女儿是娘的小棉袄。”这话真是没错。女孩的乖巧温顺和体贴,正如贴身的、柔软而温暖的小棉袄一样,让人舒服又欣慰。而身为女孩儿,也因了这份乖巧和体贴,会得到父母更多的疼爱、呵护和娇宠。
  
  记得小时候,每当做了一件让娘舒心喜欢的事,娘都会把我揽在怀里,一边拍着我的背或者摸着我的头发,一边念念叨叨地说这句话。那时的我只知道娘说这话是心里高兴,是在夸奖我,并不真正懂得这句话的含义,甚至觉得把女儿说成“棉袄”,也太俗气,太“没文化”了!但正是因为自己是娘最小的“小棉袄”,从小到大得到的是全家人的厚爱和照顾。家里家外的活由父母和哥哥姐姐们包揽,有好吃的却都让给我。农忙时节,大人们下地干活,我就留在家里听收音机或者看小说,能扫扫地、烧壶开水,娘就高兴得不得了。偶尔跟着去地里“干活”,来回路上也都是由哥哥们用小车推着,车两边的筐里装满地瓜或者玉米棒子,我就坐在车子中间的pingji(平脊?)上,美滋滋地闭着眼睛,感受着车子不是向前走而是往后倒的奇怪感觉,待睁开眼睛想证实真假时,也许就到村头了。现在想来既感到幸福又觉得不好意思,而那时却是理直气壮地享受着做娘的“小棉袄”的特权。既是“小棉袄”,自然是如影随形,不离左右。娘和邻家的婶子大娘们带着自己的针线笸箩,聚在家门前的小石桥上做针线活时,我就黏在娘的身边给她穿针引线;娘下地干活回来晚了,喂猪、拦鸡、拿柴禾时,我就提着“保险灯”,跟在娘的身边给她照明;跟娘去镇上赶集看到喜欢的东西时,我从不言语更不会哭闹,只紧紧地拽着娘的衣角不走,娘就会花上几毛钱给我买下,要么是一支糖葫芦,要么是一包大米花。在娘的眼里,她的“小棉袄”永远是长不大的小姑娘。我参加工作时都二十多岁了,几天不回家,娘就让大哥来单位看看我,如果回家勤了,又怕我路上骑车不安全,叫我少回家。娘的心啊!
  
  娘对自己的“小棉袄”疼爱有加,“小棉袄”对娘也是体贴备至。记得上班后第一次拿到工资时,给娘买了一件白底蓝花的棉汗衫,星期天回家时拿出来,娘当即脱下因为背孙子而揉的皱巴巴的旧凉褂,高高兴兴地换上新汗衫。以后,逢年过节或者娘生日,不管手头多么拮据,我都会给娘买件新衣服,娘会一边责怪我为她花钱,一边仔细地将新衣服端详半天,小心翼翼地穿在身上,心底的那份满足也一览无余地展现在脸上。没事的时候,就和娘坐在院子里,一边拉呱,一边给娘梳头或者给娘挖耳朵,那时,娘又会像我小时候那样念叨起来:“还是闺女好,闺女是娘的小棉袄”。当“小棉袄”真正长大成人的时候,娘也老了。前年,娘病重住院,正是年底,单位里事很多,我只能抽空摸空地跑到医院伺候娘。病情使娘身体的血液循环不好,导致娘的双脚又肿又凉,我把自己的手搓热后给娘暖脚、按摩,隔三差五给娘擦擦身子,那时娘已经没有多少力气,当我做这些的时候,却总是感叹一声:“了(liao)不得(di),俺那闺女了(liao)”。我懂得这声感叹,娘知道她没有白疼她的“小棉袄”。现在,娘与她的“小棉袄”早已是阴阳两隔,所有的温暖和疼爱都留在了记忆中。

赞                          (散文编辑:散文在线)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80508.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