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儿女情

2021-11-23 08:29  作者:夕枫香 19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黄土高坡上的槐树叶还没有来得及完全落下,山沟中便传来了阵阵的鞭炮烟花声。隆冬岁末的这一刻春节,使久久奔波在外的儿女们怎么也平静不了对家乡,对父母的眷恋。我们离开家的时间太久了,一年仅此片刻。为了感恩,我们用一份年礼,往来往昔的亲朋好友;用一个响头向老人们倾怀自己的不孝;用一份压岁钱换的晚辈们的笑脸;用一阵阵鞭炮声告慰生我、养我的大山,我爱我的家,爱我的家乡,我是大山的儿女,不管走到哪里,走了多远,大山永远是我的后背,我的靠山。
  山里的浓情没有感染阿雅的执着;家人的牵挂没有动摇阿雅的信念;大雪封山没有抵挡阿雅的顽强,她依然扛起虎钳,穿上火红的石油工作服,带着他的小组向深山进发,盘行在高坡上,时而穿行沟底,时而绕行陡坡,就像热烈的血液流淌在身躯之中,红与白、浓与烈交融在一起。两小时候,阿雅和她的小组来的了指定的井上。站在山顶之上,群山白茫茫一片,阿雅想起了当年毛泽东翘首黄土高坡的群山之巅,写下了惊叹古今的《沁园春·雪》。她惠贤温馨一笑,仰天背诵: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须晴日,看红妆素裹,分外妖娆。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阿雅内心叹道:这不是为我写的吗?她内心切语,我一定要为石油钻井的再下深度攻克难关。片刻的陶醉激起了内心的火焰,她忙乎于机井的设备检测。山上了然静寂,偶尔有几声工具与机械的碰撞的叮当之声。
  “我在马路边拾到一分钱,交给警察叔叔手里面”阿雅儿子小东东给她打来的电话。
  “喂,儿子”阿雅脱下手套,将手机扣在耳边。
  “妈,你怎么还不回来啊!天快要黑了?”小东东期盼的问道。
  “乖儿子,妈妈在加班,说好了,你爸爸会回去和你,爷爷奶奶一块过年。好儿子,妈妈忙了,你找爸爸。”阿雅挂了电话,忙了。
  一分钟后。“我在马路边拾到一分钱,交给警察叔叔手里面”小东东又打来的电话。
  “喂,儿子,怎么了?”阿雅问。
  “妈妈,爸爸不理我,要我找你。”小东东在电话里委屈的说。
  “今年说好了,过年爸爸回去的,妈妈要加班啊”阿雅有些责备的口吻。
  “妈妈,爸爸说我,要我找你,你又说,要我找爸爸,你们都不理我,是不是不要我了”小东东在电话里哭了起来。
  “不是的,东东,妈妈爱你,爸爸也爱你。但是妈妈得加班啊!这样东东,你等等,我给爸爸打电话,让他回去找你,好吗?”阿雅说完,电话打给了丈夫。
  “阿雅,请讲?”丈夫声音很大,很急促。
  “你在干什么?今晚不是说好了你回去陪儿子和爸妈过年的吗”阿雅抱怨的说。
  “什么?你说什么?你大声点。”丈夫说好的声音似乎在吼,听起来周围很乱。
  “你在做什么啊?”阿雅也提高了嗓门。
  “注水井出了问题,伤人了,我们在抢······”电话里没有了声音,手机挂了。
  阿雅意识到丈夫那边的井口一定出事故了,心想丈夫是后去的应该是安全的。不自觉的阿雅呆站在哪里发愣。周围的同事喊了一声雅姐,才回过神来,又打通了儿子的电话。
  “妈妈!”小东东还在委屈着。
  “东东,对不起啊,今晚爸妈都得加班,就不会来了,你和爷爷奶奶一起吃吧!改天回来给东东补上,好吗?”小东东没有回声。
  “东东,爷爷在身边吗?让爷爷接电话。”阿雅听到孩子哦了一声。
  “小雅?”
  “爸爸,对不起啊,今年过年又回不来了,东东又在闹了吧?让您二老操心了。”阿雅愧疚的流下了眼泪。
  “小雅,请放心孩子挺乖的,你们倒是在外面要注意身体,外面很冷吧!还有路上注意安全啊!我听广播上说,最近一直下雪,路上都结冰了,外出一定要多多注意安全。东东很乖,你们放心吧!我们在一起煮饺子吃,你也快下班了吧!”阿雅在电话里不住地点头答应着。
  雅姐,机井检修完备,没有问题,这是检测报表,你看。好的,大家收拾东西,收工回去。此时天已渐渐暗了下来。下山又走了两个小时的山路,天已全黑,她们刚进单位准备休息,阿雅的电话响了。
  “喂,你是王队的老婆,小雅吗?在注水井抢修时,王队受了伤,现在在市医院抢救,你快过来吧!”打电话的老人说话很是紧张。
  “什么?抢救!市医院!”阿雅一下子就傻在了那里,头脑、身体被电击了一般酸麻。
  “快,快,快给我配车,到市医院”阿雅扔下手中供给,没有来得及换件衣服,喝口水,就坐上了去市医院的专车。山沟里天已黑全了,在车光下雪更大了,车上的阿雅急切的想马上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丈夫的病情如何。她一遍遍地打着丈夫无人接听的手机。“师傅你再快点好吗?再快点!”此时,无助的阿雅坐在座椅上只能默默祈祷丈夫平安。一分钟、半个小时、一个小时,“车怎么这么慢,路怎么这么远啊!师傅你快点好吗?再快点!”无助的阿雅再次督促司机师傅。
  “老婆、老婆我爱你,就像······”丈夫打来的电话,阿雅既兴奋有紧张,颤抖地接听了电话。
  “喂!”阿雅侧身,试探的问了一声。
  “喂,老婆,你回去了吗?丈夫好像没事人一样的问道。
  “你怎么啦?出什么事了?我在去市医院的车上,就快到了。”阿雅急切的问道。
  “没事的,老婆,你放心吧!就是刚才在注水井口被一根掉下来的钢管碰到了安全帽上,将我给撞晕了。现在好了,没有任何问题了。这样吧,你既然回到了市里,一会在医院碰面,咱们一起回家去,给儿子和爸妈拜年。”
  “好、好的、好的!”阿雅哭着答应着丈夫,是有惊无险,是惊喜,还是······。
  车还急驰在山路上,山沟里的鞭炮声,烟花声响彻了山谷,一颗悬浮的心有了几分安慰。阿雅看着车前灯光下的雪花漂浮不定,就像儿子在前面欢快的跳着、唱着、举起鞭炮跑着。看着车前仅有的灯光阿雅惠贤的抿嘴一笑。
  苏野书于秦书斋
  2011年10月3日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80497.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