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望村庄

2021-11-23 08:20  作者:夕枫香 9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记忆中的村庄呈现一派祥和拙朴的景象。那是镶嵌在东北大平原上一个小小的村庄。现在,我在烟雨苍茫的江南遥望村庄,便有一股温暖的潮水漫过我空旷的心田。
  
  那不起眼的小村庄便是我魂牵梦绕的故乡。
  
  自从20年前我从这里出发,走向异地的遥远和瑰丽,我再也没有购买回归故里的车票。一个浪子心灵的故乡,永远是在他艰难的跋涉的旅程上,那同我的生命息息相关的小小村庄,总是在我猝不及防的时刻,闯进我的脑海,让我茶饭无味辗转反侧……嵌进我骨髓里的小小村庄,从未拒绝过我心灵的亲近,我就在这遥远的守望中,使记忆繁衍成一棵绿叶婆娑的参天大树……我知道,我必须在生命中的某一个时刻,放弃所有的奔波和梦想,在这片迷人的荫凉下舒展我劳顿的筋骨和翩飞的思绪,而这一天,必将成为我平凡生命中的盛宴,我将醉倒在这一望无际的黑土地上,让灵魂的呼吸以独有的方式贴进泥土贴进村庄灼热而又怦然跳动的心口。
  
  那是一个满族聚居的小村庄。关于这个村庄诞生于何年何月早已无人查考,鄱阅那秋叶般驳而又发黄的村史,一股厚重的泥土芬芳扑面而来。这里没有产生过状元和威名远扬的将军,这里只有在默默无闻的土里刨食的日出而耕日落而息的庄稼人。他们平凡普通得如同野地上的一粒泥土。当然,他们也必将以最普通的方式回归和肥沃着这片土地。而关于先祖努尔哈赤的猎猎风骨,早已无迹可寻了。唯一的见证是家家户豢养的威猛凶悍的狗,然而它们的声影却突然在一个昼夜之间彻底消失了……那场惨烈的打狗运动,使这小小的村庄恬静的夏夜或大雪纷飞的冬夜,再也听不到那悦耳而又昂扬的犬吠声了。但这并不意味着一种精神的沦丧和消失,那潜进血馆里的努尔哈赤的遗风,一经贴近厚重的旷野,便如曳动的风铃漾动起来。
  
  我是在祖父的古侗色佝偻的背上认识村庄的。明净的稚眸久久凝视着游弋在天空朵朵如絮的白云,耳际回响着有关村庄古老而又离奇的传说。我伴着祖父的慈爱和唠叨告别了他古侗色的佝偻的背,我开始用双脚走路和用心灵感悟这片凝重的泥土上的生灵。那用泥土垒砌起来的房屋,拙朴原始却不乏温馨,生命的诞生和终结同这简朴的乡村风景息息相关,而生命的繁衍和生息并不在乎寒凝的大地和呼啸的的风雪,其坚韧和倔强常常使我联想到那些忍辱负重的老黄牛。作为村庄的老风景,老黄牛实在是一幅常读常新玩味不尽的图画。
  
  童年的记忆便是梦的另一种延续。村庄没有秀竹摇曳,但村庄却柳暗花明。当绿色的田野风悠悠拂过游子的耳畔,恍如桃花园的村庄,便涉过漫漫的岁月之河走进我温馨的回忆。村东的那条小河在涓涓流淌,村西的那座偌大的鱼塘波光粼粼,象梦境一样深邃和恬静,曾经无数次濯洗过乡村少年鲜嫩的肢体和心灵。而自从那个炎热的夏日的午后,当那秀发披肩的俊美的村姑从水面上青蛙般浮起时,那幽绿的一塘清水仿佛一夜之间成了狰狞的魔鬼。多少年之后,我还晴晰地记得大汗淋漓的我穿过鱼塘时不敢越雷池一步,生怕那冤死的女鬼会从水面上伸出长长的手臂……至今我仍然无法知晓,村庄里那美丽的村姑为何会心甘情愿地将自己绚丽的生命之花凋谢在这幽绿的鱼塘里……那是我第一次目击死亡,死亡是如此的恐怖和刻骨铭心。当我对这一切习为常时,才愈发感到生命的诞生和终结尽管形式不同,但其意义同样是隽永和深刻的。垂暮的老人是生命日落的最好写意,当一堆黑土将一切化为完整的句号时,我震憾的灵魂发出了如此悲壮的呐喊:生命象尘土一样,当尘埃落定的时刻。大地便敞开了她慷慨无私的胸膛。这永恒的无法改变的归宿,绝非是命运的一种冥冥的兆示。
  
  在我的记忆的深处,村庄曾一度饱尝了饥饿的蹂躏。那时的村庄,宛若一位衣衫褴褛的村妇,她干瘪瘦小的失去弹性的乳房,再也无法挤出一滴新鲜芳醇的奶汁,喂养她嗷嗷待哺的儿女,饥饿象虱子一样噬咬着贫困的村庄。时逢春天,田野里到处曳动着挖野菜的乡村少年瘦小的身影。那时村里的几棵老榆树,象汪洋里漂来的救命草,诱惑着乡村少年的眼睛和饥肠辘辘的肚子。那满树鲜嫩的闪烁着缕缕春光的榆树钱。使这群饥饿的乡村少年开始了前所未朋的冒险和尝试。悲剧就在某一年的春天发生了,一个十岁的孩子从高高的大榆上摔了下来,摔得脑浆迸裂,而他干瘦的小手里,还紧紧地攥着一枚小小的鲜嫩的榆树钱……一声大风呼啸掠过,所有的树和村庄一样,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悲鸣。
  
  时代的烙印准确无误地刻在村庄沧桑的胸口上。在无休无止的运动中,村庄演译的是一部沉重的荒唐的村史。依稀记得那年的忆苦思甜,所有的庄里人都坐在生产队的大坑上,悲切激昂的“天上布满星,月牙亮晶晶,生产队里开大会”的歌声此起彼伏,现场演讲的老贫农自然苦大仇深,伤痕累累,然后是第人一大碗看得到碗底的玉米稀粥……那是大年初一的早上,村庄很平静也很热闹,刺骨的寒风一股劲往庄稼人的胸口里钻。多少年以后,我的脑海里还清晰地滞留着生产队里那热气腾腾的大锅和两个壮汉挥锹搅动稀粥的场面,只是我不明白,村庄为什么越忆越苦,那无法愈合的伤口,象放倒的大树树桩一样,汩汩流出的不知是泪还是血!而村庄圆形的大石碾依然像岁月的年轮转动如初,嘎吱嘎吱发出的是村庄沉重的呻吟。
  
  当我最终以逃离的心态远走他乡,内心是复杂而又脆弱的,就象现在,我伫立在烟雨苍茫的江南遥望村庄,心情如水草般柔软而又细腻。从某种意义上讲,我的逃离是是最好的亲近村庄的方式。作为八旗子弟的后裔,我仍然可以看到先祖的热血依旧殷殷流淌在坦荡如砥的蒋北大平原上。我之所以对村庄心存感激,是因为那里蕴藏着我所有的梦想欢乐以及深远的苦难。
  
  当然,村庄伴随着岁月的脚步声,一定翻开了崭新的一页,但不论怎样,并不遥远的过去无法忘怀,并必将写进斑斑驳驳的业已发黄的村史,在我心灵的某一隅久久发醇,直到散发出醉人的泥土芳香。(全文2295字)

赞                          (散文编辑:月然)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80462.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