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

2021-11-21 22:50  作者:夕枫香 26 Views 评论 0 条

  2000年对我来说是悲喜交加的一年。我失去了父亲,迎来了儿子。和普天下父母一样,我望子成龙,和普天下儿女一样,我养儿方知父母恩!
  
  儿子今年两岁多点,很可爱,很聪明,最喜欢听我给他读书、讲故事。儿子现在可以背《锄禾》、《静夜思》两首诗和一首儿歌《小兔乖乖》。因为我和爱人工作忙,儿子一直住在丈母娘家。我每次去,他都要紧紧地跟着我,怕我离他而去。吃饭的时候,每当他不好好吃饭,只要说“你不吃,爸爸走呀”,他就会张开嘴大吃起来。怕他哭闹,我每次返回都要偷着走。偷着走的次数多了,他就更加警惕,一发现我有离开迹象,就开始大哭,我心底的弦被很痛地拨动,觉得自己亏欠了儿子很多。
  
  而我对父母的回报是远远不够的。没有工作的时候一直是上学——小学、中学、大学,随着我一天天长高一天天成熟,父母也就一天天老去,一天天精神不济。记得我把第一个月工资拿给父母时,父母那双习惯给我钱的手突然颤抖不已,“终于盼到娃挣钱了”,简单一句话,我眼圈红了。当我突然发现父亲头发已经白了许多时,忍不住流下了泪。工作之后的时间是不由自己安排的,单位离家远,所以我不能经常回家看父母。有时想想,父母拉扯我长大是如此不容易,我不能忘记父母恩情,但也只能是隔几个礼拜回家一次而已。一九九九年春节晚会上陈红一曲“常回家看看”听得人荡气回肠,我看见包饺子的母亲用袖子擦眼睛,我的眼圈也红了。
  
  记得儿子一岁多的时候,发高烧,住院打点滴,我守着儿子焦急万状,魂不守舍,恨不得代替他经受痛苦。因为儿子小,只能在头皮上扎针,我用手抱紧儿子不让他动,医生找准血管扎下去,受痛的儿子大声哭叫:“爸爸,爸爸……”我一下泪流满面,却只能下意识地抱紧他不让他动,回看妻已经伏在病床上嚎啕大哭了。文字无法描写出这样的场面这样的感觉,只有亲身经历过的父母才可以清晰地看到当时场景,才可以理解当时刻骨铭心的感觉。晚上儿子要拉屎,因为上火拉不出来,儿子大声哭喊,妻提着儿子泪流不断,焦急的我最后直接用手去帮儿子抠了出来。儿子终于平息哭泣,睡了,我躺在床上却没有睡意。作为父母愿意为儿子去做一切,甚至抠大便,而儿子长大后又会回报多少呢?其实我是没有想要他回报我的,就像我的父母从来没有想过要我回报他们一样。
  
  那时,父亲因为胃癌已经去世。我出生时,母亲没有奶水,父亲每天四点起床,骑车去四十里外的村子取羊奶,然后赶六点参加村里劳动。夏天还好说,一到冬天,父亲骑车回来胡子上都是冰茬。以前母亲给我讲这些,我并没有很深的感触,现在我懂了,我想象着父亲在凛冽的北风里骑车瑟瑟发抖的样子,怀里揣着刚挤的羊奶,他尽量回避寒风迎面的时候,他会想什么呢?
  
  因为父亲的病,我经常回家,后来父亲不让我频繁回去,怕耽误工作,也怕来回太累太花钱。但是我还是执着地隔一两个礼拜回去一次,因为我知道见一次就少一次了。每次回去父亲抱怨着我不该回来,但是我能发现他眼底的笑容。我每次回去父亲的精神都很好。后来才听母亲说那是为了让我放心他硬挺的,我不在的时候,父亲的难过和痛苦只有她一个人看见。父亲到晚期,吃不下东西,瘦得更厉害,十几天才能大便一次,其痛苦不可言状,都是母亲一点点地抠出来的。在父亲下葬那天晚上,母亲把我们大骂一顿。是啊,本来该儿女做的都让母亲代劳了!我在父亲遗像前长跪不起,心酸的泪擦也擦不干。母亲拉我起来说:“你爸不怪你,妈也不怪你”。一句话听完,我放声大哭……
  
  父亲面前我没有尽孝,尽管村里提起我都说这娃是好娃,但是相对于父母给予我的,我回报的不足百分之一。有好几次,父亲病重,母亲让给我打电话,父亲都摇头不让,他告诉母亲,不到咽气的时候别让儿子知道。
  
  那天我正在上班,电话打来说父亲病重,让我赶紧回去。我坐了四个半小时的汽车,到县城租车回到家已经是下午了。父亲躺在母亲怀里,眼睛已经散了精神。母亲在他耳边大声叫着父亲的名字说儿子回来了。父亲睁开眼睛,一刹那眼里充满泪水,一滴滴从母亲手掌边缘流下。他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能看着我。我叫着:“爸爸,爸爸!”我能感觉到父亲用柔和的目光回应我。他示意要起身,母亲摇摇头,轻声说:“不敢动地方,一抱起身就怕不行了”。于是父亲示意要写,哥哥拿来纸、笔,父亲用了好久写出一个“足”字,我们都以为他脚不舒服要移动,就把脚来回动动,只见父亲眼光里透露出失望。我们不想让他带走一点遗憾,都伏在他嘴边,问:“什么?你想说什么?”但是父亲颤动的嘴唇已经发不出声音,哥哥又把笔给了他。父亲终于什么字也没有写成,只划出几个横线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我一直在苦苦思索父亲的最后遗愿,直到他去世一周年祭日那天,我在坟前痛哭一场后脑袋里灵光一闪,父亲写的是“足”字,意思是他满足了,他——心满意足了!他的一生圆满地结束了,儿女都长大成人,成家立业了,他了无遗憾!
  
  现在每次去丈母娘家,看着儿子迎面叫着“爸爸”跑来,我心里涌动着作为父亲的责任与幸福!人,就是这样一辈又一辈地延续着的啊!无论再累我都会伏下身,把儿子抱坐在腿上,用一个父亲慈爱的目光望着他,耐心地、拉长声调地和他一起说:“小兔乖乖,把门开开……”

赞                          (散文编辑:月然)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80448.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