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碟纸菜

2021-11-21 22:42  作者:夕枫香 9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三表哥是医生,在村里开了十几年的诊所,也算是知名人物了。三表哥最幸福的一件事莫过于有一双儿女,两个孩子都聪慧,读书不太让他操心。更让人羡慕的是,三表哥的儿子叫帅帅,女儿叫柔柔,帅帅真帅气,柔柔真婉柔,两个孩子漂亮得让人实在喜欢。
  帅帅从小就是很调皮但也很乖巧,不好三五成群,也不惹事非。帅帅读书一直很顺利,没有什么叛逆的事情发生,三表哥对他是一百个满意,最担心的是女儿柔柔,柔柔温顺,又长得美,表哥怕她有什么差错,所以对女儿更是关心多些。男孩有什么好担心的呢?只要不上网不早恋,就让人阿弥陀佛了。
  帅帅上初中三年,成绩一直不错,只有一段时间开始下滑,但三表哥太忙,也没有深想,虽然有时有病人暗暗透露一些信息,但三表哥一直未放在心上,那信息是说,帅帅好像谈恋爱了,三表哥呵呵一笑,十五岁的孩子谈恋爱?简直笑死人了,他只当是别人跟他开玩笑,吃饭时还当笑话跟表嫂讲,表嫂天天忙于十几亩地的活计,更没有时间管帅帅,加上嘴笨,说出来的话帅帅也用话抵她,表嫂总是摇头笑笑,不跟他计较,孩子呢,有什么好计较的,大了,就好了;大了,自然懂事了。
  到中考的那一段时光,帅帅天天苦命地学习,三表哥看在眼里疼在心头,唉,孩子不容易啊,但愿能考上一所重点学校吧。看帅帅学习的劲头十足,想必能有九成的把握,三表哥更是吃了定心丸。
  帅帅虽然同学多,但常来往的也只有家门口的那几个孩子,帅帅不太带同学来家玩,所以三表哥也没有机会跟他的同学聊天,更不知道帅帅的一些小心事。
  考试结束后,帅帅无所谓的样子,似乎很镇定,倒是三表哥有些急,心想,真有这么大的把握吗?
  千辛万苦地期盼,终于盼来分数的下达,三表哥吸了一口凉气,天哪,帅帅连普通高中都没有考上,更别说父子平时向往的重点高中了。
  三表哥气得想骂,但看见他蔫蔫的样子,有些不忍,三表哥开始想,仔细地想,想知道原因。从来不愿求别人的三表哥打电话问老师,问同学,终于知道了一个事实。
  三表哥心跳血涌,他镇定着,怕自己倒下。
  三表哥不动声色,趁着帅帅和同学去玩的时机,在他的房间里翻腾,一本本的搜,一本本的找,一页页的翻,一张张的查,还真搜出来一大堆信件,有红色的,紫色的,黄色的,蓝色的,各色纸张,颜色鲜艳,五彩缤纷,想必是一个浪漫的女孩子写的。
  三表哥一封封地看,直看得心惊肉跳,直看得头皮发麻,直看得心痛如绞,真想不到现在的孩子如此能耐,也如此让人惊心动魄,太小瞧了啊,太把他们当孩子了啊,三表哥后悔得恨不得想打自己一顿,怪自己,怨自己,烦自己,更恨这两个无知的孩子……
  三表哥默默地下了楼,又回头看了看这间漂亮的大房间,为了儿子有一个美好安静地学习环境,他盖了三层小洋楼,只想着房子有多宽,心就有多宽,装修多亮堂,孩子的空间就有多明亮,他哪里懂得越宽阔的房子越有阴暗的细菌在滋生呢,孩子们需要的往往不是房子的宽敞而是心地的纯净啊。
  三表哥艰难地煎熬着,一直等了帅帅三天,他才从同学家尽兴而归,并且一脸的开心,似乎上不上高中跟他无关一样,似乎他的责任是痛痛快快的玩,而不是学习。
  三表哥手握拳头,紧紧地捏着,他担心自己控制不住,一拳会砸在他嫩白的脸上,儿子个头和他差不多了,再打已经失去了意义,打如果能解决问题该有多好,三表哥幽怨叹了口气,帅帅听到父亲的叹气声,惊讶地看了一眼,父亲从来都乐观很少生气的,也许当医生的人都是那样憨憨的不急不慌的,帅帅真没有看过父亲焦灼的模样,他有些畏惧地看了父亲一眼,悄悄地从旁边绕过去。
  晚上,一家人围坐在桌前吃饭,以前都是开开心心温温馨馨的,自从帅帅没有考好,饭桌上的气氛变得沉重紧张起来,包括平时俏皮的柔柔都不敢大声出气,也不敢和母亲撒娇说笑了,怕看父亲那张严肃死板的脸,看上去阴沉沉的,吓人魂魄。
  吃到一半的时候,三表哥起身去了里屋,端出来一碟菜,五颜六色的很是好看。三表哥重重地往桌上一放,对着帅帅说:把它吃了,吃掉肚子里比放在心里消化好。
  帅帅吓了一跳,这碟菜可不是真菜,是纸做的,一片片像蝴蝶一样静静地躺在碟子里,他有些不懂父亲的意思,也不敢吭声,只是呆呆地看着碟子,不知道哪里来的这些五彩缤纷的纸碎片。
  三表哥冷冷地说:怎么,想不起来了?这可是你的精神食粮呢?因为它们你才六神无主,丢掉了一半魂,所以才考不上高中啊,你记性这么差啊,不是说得挺肉麻的吗?就差准备结婚了,我想问问你,你拿什么去养活你的少年爱情啊?
  帅帅蓦然明白,这碟纸菜是自己和嫣然的情书啊,好多封呢,他一直留着,悄悄地隐藏在一些不要的书之间,就怕妈妈收拾房间发现了,他自以为做得很隐秘的,想不到老奸巨滑的父亲还是找了出来,心里在用这个词的时候,他有些恨父亲。
  帅帅不敢做声,也不敢真的去吃。
  三表哥一拍桌子,怒声说:你吃不吃?不是说爱吗?说爱这么容易,吃爱难啊?
  帅帅求饶地看着母亲,母亲无奈地看了他一眼,一脸的忧伤,这个孩子真是让她操碎心了,她低下头,自顾吃自己碗里的饭,她已经无力包容他了。
  三表哥夹了一筷子纸菜,递到他眼前,冷冷地说:吃掉它,一片也不许剩下,还多着呢?我每天让你吃一碗,让你吃个够,看你的爱情到底是什么滋味?是香还是苦,是酸还是涩?是痛还是悲?最好那个女孩也吃掉你的信,看你们谁有本事说出爱的滋味!
  帅帅躲避着,不敢接,也不敢拒绝,他的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柔柔替哥哥求情:爸爸,饶了他一回吧,哥哥知错了。
  母亲抬起头,叹了口气,说:算了,再给他一次机会吧,还是想办法怎么解决高中的问题吧,帅帅,你这回真不懂事,伤了我们的心哪。
  看着帅帅的眼泪,三表哥突然心一软,这个孩子可是从小就没有哭过,再大的痛他也不会哭,这份倔强像他自己。
  三表哥猛地推开桌子,回到自己的房间,一个劲地抽烟,从来不抽烟的三表哥从那天开始有了烟瘾,看来男人的烟瘾也常常是有缘由的。
  后来,不想复习的帅帅被送到了一个亲戚当校长的所在学校,是另外一个省份的小县城,学校还不错,但帅帅在那热闹的县城里,常常逃课,亲戚气坏了,看也看不住,只好请三表嫂去陪读。可怜老实木讷的三表嫂一边担心着家里十几亩地,一边百无聊赖地照顾着帅帅,但帅帅和母亲玩起了捉迷藏。他已经没有心思读书了,他想出去打工,他要逃到上海去,在那里,有他的小姨,小姨嫁了一个有钱人,开了一家工厂,他一心一意想去上海,趁着母亲睡着的时候,他悄悄地摸去母亲口袋里的钱,一个人义无反顾地去了上海。小姨父苦心劝慰了他几个晚上,安排他进了一所名校读高中,想让他学业有成。帅帅安心上了两年,实在受不了学校的约束,又逃了出来,小姨父没有办法,只好安排他进自己的公司跑业务。
  一晃三年过去,看着村里一个个的孩子上了大学,要面子的三表哥终日唉声叹气,他的烟瘾越来越大,前年回家,看见他才四十二岁的样子,头发已经白的差不多了,三表哥很少出门,虽然病人很多,但他的心已经越来越清幽,我常常看见他在处理完病人之后,坐在柜台后静静地迷惘,我不能进入他的内心世界,但他的心一定苦涩之极。
  那天感冒去他的房间找他配药,三表哥正对着电脑发呆,我看见他的书架上赫然放着一碟传说中的纸菜,色彩斑斓,就像一朵硕大的花儿在绚丽开放,也许每天他看上一眼,就会心痛一次,可是他纵然是医术高明的神医,又能如何呢?他救得了得病的人,却救不了自己滋生细菌了孩子的瘦心,只能任由他一点一滴的走,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叛逆和成长,在成长的路上,再神通的父辈们,除了痛苦最后只剩下了祈祷与观望,也许和我们成长的时空一样,也曾经让父母在身后忧急与焦灼吧。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轨迹,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故事,而这一代孩子尤其让人头疼,或许不是他们病了,而是我们也病了吧?否则,天下怎么会有那么多束手无策的父亲和母亲呢?孩子们的奇怪世界往往是大人们无法理解的,或许这就是青涩少年吧,只有少年才会犯一些可怕而又可悲的错误,当大人们选择原谅他们时,心痛的往往是自己。可是我们却眼睁睁地看着孩子走一条弯弯曲曲的人生路,这一路上的过程只有他们自己去领略痛苦与后悔与迷惘,而父母只有沉默与煎熬,直到他们长大的那一天,才能真正放下失望与希望吧。
  帅帅还在打工的路上拼搏着,应该二十岁了吧?我不知道他的人生怎样了,但是我相信,他一定会后悔的,在如今人才辈出,大学生一抓一大把的今天,他哪里有立足之地?如果不是那能量强大的小姨父,只怕他也是流浪街头了。
  我不知道三表哥为什么留着那碟纸菜,或许是后悔自己当初的忽略,或许是太相信自己的孩子了罢?我一直也是相信孩子的,但我更相信自己的眼光与敏感,当孩子有什么不好的状况发生时,最先感知的应该是父母,而不是当所有的人都知道都在背后惋惜都在作为谈资时,做父母的却是最后一个才知道,我以为这样的一种父母也是不尽职责的。
  一碟纸菜是三表哥的悲哀,亦深深地铭刻在我的心里,因为我的儿子也在渐渐成长为少年,我做为一个母亲,是要有事先防备的,希望这一碟纸菜的故事,不会发生在我的宝贝身上。
  我永远不会让它如此发生,也相信一个阳光乐观的孩子,一个倍受关注,一个民主家庭的孩子不会有如此忧心的故事。
  爱,往往是双向的事情,而爱需要父母与孩子的交流,只有驻在孩子的心里,才能成为孩子最知心的朋友,而不单单是父母的角色。
  早恋的孩子通常是孤独的少年,是心的孤独。当那一份成长的激情没有得到合理的释放,它的能量就会散发一种危险的信号。父母即时出现,充当一个知心人的角色,孩子的心就会得到滋润的疏导,走向温暖成长的轨道。
  一碟纸菜,是一段伤心的故事,一如三表哥的烟瘾,深深烙印在我苦涩的心上。

赞                          (散文编辑:散文在线)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80412.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