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忆祖母

2021-11-20 19:52  作者:夕枫香 11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我的祖母过世已有三十多年的光景了,许多记忆早已变得模糊不清了。可是不知何故,我总想给祖母写一些纪念性的文字,这种持续的想法驱使我终于拿起笔来,将过去同祖母印象相关的点点滴滴粗线套的勾勒出来。这或许就是我对祖母在天之灵的最好告慰吧。
  
  我是在东北大平原上一座朴素的村庄出生的。我对祖母的最初记忆,竟然是她狠狠的打了我一巴掌。那一年的春天,年少的我和更小的妹妹在水井边玩耍。我和小妹几乎把脑袋探进了井口里,用井底清澈的水当镜子,来照我们那天真顽皮的小脸。正在和小妹在井边忘情地嬉闹时,从田里回来的祖母发现了我们。那时候我的祖母还不是很老,估计六十岁左右吧,身体硬朗、步态稳健的祖母,乐乐呵呵的摆着手招呼我向她走过去。我以为慈眉善目的祖母会给我什么好吃时,就撒丫子欢快的奔过去了。没曾想,祖母麻利地揪住了我的一只耳朵,照着我的脸狠狠的甩了一巴掌,我的一张小脸顿时火辣辣的,我被祖母打工蒙了打傻了,然后放声嚎啕起来。祖母用手心疼的抚摸着我打肿的脸,说有你这样当哥哥的吗?你不晓得去年夏天村里的二丫就掉到这口井里淹死了吗?……立在井边的小妹见势不妙,赶紧一溜烟地跑回了家……有了这次疼痛的教训,以后我再也不敢带小妹到井边玩耍了。
  
  但是,我对祖母更多的记忆是她那张慈祥欢快的脸。自打我老叔成家立业后,祖父祖母就松了一口气,他们总算把四个儿子抚养长大成人了。这时候祖父祖母身子还算结实,他们自己吃自己住。我记得很小的时候,祖父祖母家做了什么好吃的,祖母就会叫上他们喜欢的孙子孙女来一块吃。看着我们几个小燕似的争抢着吃,祖母的一张核桃脸简直乐开了花,好像比她自己吃还要开心。我记得祖母最拿手的是韭菜炒鸡蛋,弄好了放进盘子里,绿是绿黄是黄,看着就让人止不住流口水。
  
  小时候,我和小妹最盼望的便是过年了。大年初一的早上,穿着一身新衣的我和小妹,给父母拜完年后,不顾寒风凛冽,,就兴冲冲向村西头的祖父祖母家跑去。这时,穿戴整洁的祖父祖母坐在热炕头,正笑眯眯地候着我们呢。我和小妹奔进屋,瞧到祖父祖母各举着一尺多长的烟袋杆,正扑哧扑哧地不紧不慢地抽着罕烟呢!我和小妹跪在地中央,向一脸慈爱的祖父祖母连续叩了三个响头,然后站起来不动声色的坐在炕沿上,焦急地等待祖父祖母赏给我们压岁钱。给我们压岁钱的多是我们的祖母,祖母把一只干柴般的手伸进了怀里,颤颤巍巍的扯出一个布包来。祖母把布包放在炕上,她小心翼翼地打开,从里面拣出几张皱皱巴巴的角角票,乐呵呵地塞给我和小妹。我和小妹接了压岁钱,心里头就甭提有多么开心了!要知道,生在农家的我和小妹,口袋里一年经常空空落落的,只有到了过年,我们才会装进块八的零钱。我们可以用这些压岁钱买我们梦寐以求的糖葫芦、冰棍,甚至到供销社柜台上买那芳香扑鼻的面包和琳琅满目的小人书……多半情况下,在拜完年后,这个上午我和小妹基本上是在祖父祖母家度过的。我和小妹一会吃着零食,一会到院子里放炮杖,玩得就甭提有多么开心了!中午吃了一肚子香喷喷的饺子后,我和小妹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了祖父祖母的家。我拉着小妹的手,又马不停蹄地到二叔、三叔和老叔家拜年。
  
  我考上大学跳出农门的那一年,我的祖父已经过世,年逾七旬的祖母生活不便就住到了我们家。祖母虽年事已高,但耳不聋眼不花,听说我考上了大学,祖母孩子般乐出声来。她从怀里扯出一个布包,硬是塞给我二十块钱。那时二十块钱可不是小数目,我执意不收,祖母气得直哆索,说你不收我就不认你这个孙子了!我只好含泪收下了,临行前,我将这二十块钱交给了母亲……再后来,怎么说呢?大学毕业后在新疆工作不到两年,就收到了小妹的来信。小妹说祖母已经无病无灾地走了,小妹说祖母走的前几天,还念叨着我的乳名呢!说是走之前要是能看在外地工作的大孙子一眼,她就知足了……读罢小妹的来信,我止不住泪如泉涌,我脑海里一遍又一遍浮现出祖母慈爱的眼神和脸庞。可是由于路途遥远,我无法及时赶回老家奔丧,我只有在遥远的西天默默地祈愿,祈愿我平凡而慈祥的祖母在另一个世界里永享安乐。
  
  在决定写这篇稿子前几天,我接到了老家小妹挂来的电话,电话里小妹说这些日子夜里经常梦到早已仙逝的祖母……也许是心有灵犀,也许是爱或亲情的力量,让我和家乡的小妹不约而同地想到了祖母。我在想:那些远去的亲人们并未走远,他们依旧行走在我们那美好而温暖的记忆深处……1600字

赞                          (散文编辑:月然)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80393.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