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寄母亲

2021-11-20 19:52  作者:夕枫香 8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一
  我已经没有母亲了,在北方深秋的冷风里,在北方空旷的原野上,我的母亲悄然离开了炊烟渐起的村庄,走进泥土的深处,走进旷远的沉寂。当原野真实的袒露出黝黑的脸庞,当南飞的大雁在长天排成人字形,我再也看不到母亲清晰的身影了,感受不到母亲目如秋水双眼里深沉而真挚的爱了。
  我像被遗弃在时间荒野上的孤儿,不论是奔跑还是哭泣,我都留不住独自远行的母亲。我感到天空倾斜,大地颤抖;我感到整个惊栗的身心正在被故乡的冷风彻底击穿。
  我想说母亲您为何不辞而别?我想说母亲您怎么忍心抛下您重残的儿子?我想说母亲我还有更多的话儿子还未来得及向您诉说……可是我的呼唤只能被冰凉的秋风听见,可是我的呼唤是如此的苍白脆弱!在另一个世界,我的母亲永远睡着了,她再也无法睁开那双守望的眼睛了,站起来向遥遥的南国手搭凉逢,深情眺望她卧病在床的儿子了。在故乡阴冷鸣咽的秋风里,我的母亲是真的踏上天涯不归路了。
  
  二
  原谅我敬爱我的母亲,我没有办法踏上长长的归途,重返故里,最后一次深情地看看您慈祥的容颜,我没有办法摇动沉重的轮椅融进长长的送葬队伍,披麻戴孝,长歌当哭!我没有办法,我只能在远天远地,在南国小城红尘四起的一个较为安静的角落,让内心的泪水辗转成窗外飘舞的落叶,我只能把内心的伤痛投进浩淼的时光之水,让流逝的时光埋葬我的痛,我的悲伤,还有您给与我的卑微但同样可以高贵的生命,我只能坐在一个清冷的房间里,倾听冷雨敲窗,在脑海深处勾勒您昔日的身影和脸庞,我仿佛回到了深秋的故乡,我停留在一幢北方颓败的普通民居旁,那是我久违的温馨的家,可是我怯怯的脚步没有勇气踏进虚掩的房门,我不敢正视那从天而降的噩耗,我只能久久地滞留在房门之外,让昔日的温馨重现,让您的身影重现,让您永远活在我今生的记忆中。我带着一个虚幻的梦逃离了家园,在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追忆或缅怀,都有了母爱的气息,和康乃馨般温暖的花香。
  我只是想骗骗自己而已。我知道那不是真的,您已经悄然上路,走进了泥土的深处和时间的永恒。在这宁静的江南秋夜,我一遍遍聆听帕瓦洛蒂《重返苏莲托》,让那感伤的男高音充满内心。可是我知道,纵使我千百次购买回归故里的车票,我再也无法看到敬爱的母亲了。家乡空旷无垠的天空,只能留下我一串凄楚的悲歌。
  
  三
  想起母亲,想起母亲的养育之恩,就会想起母爱的摇篮,那是生命的源头漂流而下的一叶轻舟,舟上坐着不黯世事的我和为我掌舵的年轻慈爱的母亲。正是这位普通平凡的乡村妇女,给予了我比珠宝还要珍贵的生命,还有毕生的关爱、温暖与牵挂。那是我降临人世间第一缕明媚的阳光,照亮了我幼小的内心,也照亮了我一生的旅途。我沐浴着母爱的阳光,坚韧的穿行在人生的凄风苦雨中,哪怕是泰山压顶,我也不会轰然倒下;哪怕是行走在没有道路的荒原上,我也会发现醒目的路标。
  想起母亲,就会想起母亲陪伴我一起走过的灰色的凝重岁月。当我像一只鸟飞翔在湛蓝的天空,当我像一只鸟突然折断了骄傲的翅膀,当我悲哀的落进了厄运的黑谷,是圣洁博大的母爱,帮助我踏上了重生之路。在医院的抢救室,在医院的特护病房,在700多个灰暗绝望的日子里,是慈祥的母亲为我擦干了脸上的斑斑泪迹,是慈祥的母亲帮我找到了生命的支点,是慈祥的母亲帮我重燃了希望的火花……在我一生最困难的岁月,是年迈的母亲搀扶着我走出了厄运的黑谷。
  母亲,给予了我两次生命的母亲,却在贫病交加的72个年轮的旅程上停止了行走,一去不回。此情难忘,此恩难忘,在这秋风萧瑟的季节,我像一根长长的伸向故乡的洞箫,我吹奏的每一个颤动的音符,都是咸涩的滚动的泪珠,都同那博大深厚的母爱息息相关。
  
  四
  母亲走了,走进了家乡浩荡的秋风里,走进了缄默的泥土深处,从此这个世界开始孤单,在缺少母爱的旅程上,我该怎样面对岁月的风剥雨蚀?我该怎样在无情的灾难面前一次次燃烧明亮的跳跃的生命箐火?无论是跨越还是驻足,我都会拒绝懦弱,因为母亲依旧微笑在我记忆的旷野,用她无言的目光为我照亮前行的方向。
  假如还有来生,我相信母亲在一个温暖舒适的地方,继续着她平凡的行走与歌唱;假如还有来生,母亲安歇的地方再不会冷寒有贫病有伤痛……安息吧,我长眠在地下的慈祥而苦命的母亲!1697字

  2005年10月22日病书于午夜  

赞                          (散文编辑:月然)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80391.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