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糊

2021-11-20 19:51  作者:夕枫香 8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面糊王建国
  
  已忘记了奶奶是什么时候走的了,只记得那些日子,我一直在哭。
  
  爸爸一直没说奶奶得了什么病,依稀记得那晚我和爸爸用车子推着奶奶匆匆去医院,奶奶只是不住的咳嗽,但她一直抓着小孙子的手,说不出话。
  
  十几年了吧,不知今夜,为何会想起。也曾记起院落里您亲手为我栽下的枣树,您说它和我一样大。今天,爸打来电话,说枣树虽经历了大旱但又发出了新芽,牢牢的守护着老家的院落,我才忽然想起,是我冷落了这个流逝的季节,也淡忘了您蹒跚的脚步。
  
  喜欢在放学后扑到奶奶的怀里,悄悄的对她说,我想吃糊糊。记得那时家里很穷,娘是从来不会给我做这种又耗面又废油还耽误工夫的东西的。娘总是忙着和放学的哥哥姐姐去干农活,幼年的我自然逃脱了应有的束缚。
  
  奶奶是负责看护我的,于是,我对这种“奢求”就有了便利的条件。奶奶在面瓮里刮了又刮,然后用炒菜后的油锅,为我煎糊糊,大多时候,都是掺玉米面的,有时,在我不经意的说自己嗓子疼的时候,她会少加玉米面,多放白面,多放油。
  
  娘有时看见会朝奶奶嘟哝几句,而奶奶好像总是很有成就感似的把娘说一通。
  
  那时的家境,是经不起我这么折腾的,哥哥上学的饭从来都是煎饼卷和大葱,姐姐也因为一次自己偷偷的煎糊糊而被娘揍了一顿,此后,我便也吃得少了。那时姐姐觉得很委屈,哭着去找奶奶,奶奶二话没说,拿着瓢就去盛面。
  
  娘是拗不过奶奶的,也只好如此。
  
  奶奶,虽和我们分了家,但记忆中,我是很少在家吃的,当然,娘是坚决不让哥哥姐姐去吃的,叔家的三个孩子,加上我,可想而知。况且叔的家境还不如我们,爸和叔每月会按时给爷爷奶奶送粮食或送钱,至于多少我就不得而知了。
  
  我们只管争着吃,而且吃得很香……
  
  记忆中,奶奶是不经常和我们在一块吃的,爷爷也只是拿着一壶散装的小酒,一根大葱,和用小碟盛着的我们争抢过后残剩的几粒花生米,看着我们喝得尽兴。
  
  那时,我只知道,奶奶是不吃韭菜的。后来的很多时候奶奶每顿吃的很少,到了生病前期也竟不怎么吃饭了,我逐渐感觉到奶奶是得了胃病。
  
  渐渐地奶奶只能喝稀饭,身体日益消瘦。那天,我拿着娘给的鸡蛋,去给奶奶送,娘特别交代要我为奶奶冲鸡蛋。先把鸡蛋打在碗里,放一点盐,然后用开水冲。如此简单,这却是我第一次为奶奶做,却也成了最后一次。娘说,你奶奶这辈子也没喝过几次。这时我看到了娘湿润的双眼。
  
  那些日子,奶奶已做不了饭了,所以那些天,我一直在家吃,可是一点胃口也没有。直到那晚,爷爷去叫我,说奶奶为我煎了面糊,我飞奔似的去了奶奶家,我竟全然不知奶奶已经病到了这种地步,奶奶在床头上倚着,手里拿着热乎乎的面糊,全是白面的,放了很多油,还加了鸡蛋。
  
  那晚,看着奶奶煞白的脸,我哭了……
  
  第二天晚上,奶奶躺在医院的床上,静静的走了。
  
  之后的很长时间里,我才听娘说,奶奶,是胃癌。奶奶在生命的最后关头,还想着小孙子最爱吃的面糊,而她自己却只会在桌子上打捞剩饭。
  
  我终于明白了,哥哥姐姐为何不常去吃了,是啊,奶奶又怎能……愧疚,自责,是不是只有我不懂事?
  
  娘经常说,她和爸亏欠奶奶的太多太多了,而奶奶留给我的记忆,会让我在多少个夜里流下幸福的泪水啊。
  
  今年清明,我特地请假回去给奶奶上坟,在奶奶的坟前,我没有哭,我说,奶奶,您不能吃韭菜,这是我专门为您包的白菜肉水饺……
  
  此后,我经常到学校的食堂里去吃面糊,只是我再也没有吃过那样好吃的面糊。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80386.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