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如苦瓜的爱

2021-11-20 19:48  作者:夕枫香 13 Views 评论 0 条

  小时候不喜欢吃苦瓜,跟人厌苦喜甜的本性相关,对苦瓜本身竟然曾有市场觉得很难理解,尤其是,当自己被母亲逼迫着吃掉苦瓜的时候。母亲是个很会生活的女人,当时我们那很少有人吃苦瓜,母亲买来苦瓜,把瓤子去掉,小心用盐腌过,焯水,炒鸡蛋给我吃,夏天的时候,可以去火。因为我怕苦,所以炒得时候会加砂糖,但是我还是不喜欢吃,嫌它给舌尖带来的痛苦,每每在母亲的督促之下,仓促吃上几口,不嚼,囫囵吞枣般吃下,还紧皱眉头,唯恐咽得不够迅速,沾染上苦味。
  
  有的时候,觉得母亲对我来讲有点像苦瓜。她本身是个很要强的女人,在我的记忆里,曾为了在职大专的论文每每熬到深夜,多是我夜半醒来,还看见母亲伏案的身影,清晨起身,她已经起床给我做早饭了。然后依然神采奕奕地去工作。她的要强,她的追求完美,给我很大的压力。她从不曾琐碎的训斥我,只是会很安静地看着我,然后,平静地说要和我谈谈,多是一针见血地指出我现在的小聪明,小算计。不骂我,却让我感觉到羞愧。与吃苦瓜时的艰涩有几分相似。所以,那时的自己,只想逃脱母亲的一针见血,于是选择了远离家乡。去了外地上学,毕业了留在外地工作。
  
  工作几年以后,有一阵流行苦瓜减肥,生苦瓜,去了瓤子,打汁喝或者直接吃。味道苦得实在。为了美,也曾经尝试过,去瓤子,直接吃。但是,过不一会,胃就疼的难受,后来查了医书才知道,苦瓜是大凉的蔬菜,直接生吃会伤胃的。于是作罢,开始怀念母亲做的苦瓜鸡蛋,隐藏在清香之下若有若无的苦味,抓寻不着,咽下去,其实还会有丝缕的回甜,如同母亲给的爱,严格,却又不失温存与尊重。
  
  后来年纪渐长,为了身体,也会在夏天自己弄苦瓜吃。没心思弄那么细致,最多焯水,炒鸡蛋吃,也放糖,只是自己弄的怎样也不如母亲弄得好吃,吃到嘴里是扎扎实实的苦味。懒的时候,就拿雪碧泡苦瓜,然后吃,只是,甜腻腻的雪碧把苦瓜弄得失去了本真的味道。
  
  母亲来看我的时候,看我吃苦瓜,觉得很惊喜,一边帮我收拾苦瓜,一边絮絮地说我小的时候如何不愿意吃,她又如何想尽办法想让我吃的经历。我顺口跟母亲提起自己做苦瓜老是苦的扎口。母亲说,其实,原来炒苦瓜的时候,不光放砂糖,更要提前拿蜂蜜浸泡才不会如此苦涩难当。
  
  我恍然大悟,低头看着母亲的白发,心里不由涌上一股酸楚,孩童时的我是如何的执拗莽撞,让性格同样要强的母亲怎样的为难啊。若不是如苦瓜般的母亲,在我贪图捷径的时候点醒我,又怎会有现在扎扎实实的自己。母亲的爱,正如渗入苦瓜里的丝丝蜜糖,微苦,回甜,让人久久不能忘怀。母爱,很少轰轰烈烈,多是淡如清水,却渗入心灵的每一个角落。
  
  母亲节将到,不想送什么鲜花,只想为母亲细细地做一盘苦瓜炒蛋,切片,用盐腌过,焯水,用蜂蜜泡过,鸡蛋打碎,小心翻炒。把自己对母亲的爱,也渗入这苦瓜之中。让母亲也体会这一道,苦瓜的爱。

赞                          (散文编辑:散文在线)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80364.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