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手

2021-11-20 19:48  作者:夕枫香 7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在一个周末,我回家看望父母。刚到门口的小路上,母亲挑着粪水和我不期而遇。她老人家一见到我,就把粪桶放到路边,像招呼客人,又像见到久别重逢的亲人一样激动,一直把我领到家里对我问长问短。
  
  这时,我看到了母亲的手,那是一双瘦弱得只剩下一层皮子包着骨头的手,手掌却又布满老茧,手指也开着大大小小的裂子。小时候,我总喜欢躺在母亲的怀抱中,让母亲为我抠背。母亲就是用这双布满老茧的手在我的背上轻轻的摩娑。我感到无比的舒服,一次一次在她的怀中入睡。光阴似箭,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一天天长大,母亲却一天天变老,现已满头银发。但是母亲为我搓背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
  
  我想要帮着母亲做点什么,她不让。从小到大,母亲从不让我做饭,只有在每年过年时,才会交给我一个任务,就是把家里的碗洗净,其余任何一个时候,她都会用那双包揽一切家务的手为我做好饭菜。我读书时如此,每天天不亮,母亲就早早起来为我做好早饭,现在依然如此。
  
  吃完饭后,母亲、父亲和我一起去挑点粪水浇苹果树。先是母亲用锄头刨塘,我和父亲挑;后来母亲抢下我挑着的木桶,叫我休息一会儿,我不让,母亲就生气了。我只得把桶让给她,心里却有种痛的感觉……
  
  不一会儿,母亲挑着桶回来了。我见了,赶忙迎过去想从她肩上把它接过来。母亲严厉地对我说:“你坐下歇一会儿,好久没挑了,不要把肩膀磨破!”母亲对我说话,从来不让我反对,这是我清楚的。我只能跟在母亲身后,再次感悟她老人家心痛的声音——这是一种伟大的母爱对子女心痛的声音。这声音使我心情有些沉重。
  
  母亲挑着木桶,步履蹒跚地继续往前移动。我看着她老人家佝偻的背部和那木桶里有些发干的大粪——只有半挑,大概四五十斤左右,却如泰山压顶,压在母亲的背上,又像是压在我的心里,我有些窒息的感觉。母亲的青春,白白地浪费在时光里,为了这个家她付出了一切。母亲年青时,正逢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时期,为了苦工分养育姐姐们,后来又为了让我完成学业,成年累月在田地里劳作,不论黑夜和白天,不分天阴下雨,也不管是严寒还是酷暑。母亲早已积劳成疾,曾经连续两年得过重病住院、做过一次手术,再加上多年的风湿病,时好时坏,有时空手走路都很吃力,现在又是到了七十多岁,她怎么能挑得起一担大粪?但她挑不起一挑还挑着半挑。没有人想得通,七十多岁的人了,还为了啥。也许这个问题全世界的人中只有我才知道,但我说不出口。我也曾无数次劝过母亲,不要再种地了,也该闲下来享享清福。她说,现在还动得起,不能给你增加负担,你要节约点钱把房子买起,等到哪天我和你爹老了,只能靠你了。其实她和我的父亲都已经很老,只是一直放心不下我的事情,先是因为我工作的地方太远,现在我总算是调到了城里,她们又焦虑我没有房子。
  
  他们对我总有操不完的心,不知何时是个头。
  
  我默默地注视着母亲挑着半挑粪水的背影,心像是被钢针狠狠地扎了一下,又像是被什么把我的心从腹腔里给掏了出来,整个身体都成了一具空壳,连大脑都像是失去了知觉。
  
  母亲把粪水倒在地里,喘息未定又准备去挑。我抓住扁担说:“妈,你歇一会儿,我去挑两挑。”母亲仍然固执地想要从我手里夺过扁担。我不放,她瘦弱的手怎抢得过我。她老人家就用手来想要把我紧紧抓住扁担的手扯开,母亲像锉子一样的手捏着我的手背。那种刺鳞鳞的感觉,钻进我心里。
  
  很久很久,我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80363.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