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旧的母亲

2021-11-20 19:47  作者:夕枫香 8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初冬的夜晚,尽管窗外飘着雪花,寒气有些逼人,但我们家里却格外的祥和而温暖。在一盏忽明明暗的煤油灯光里,在平坦而暖和的农家土炕上,坐着少不更事的我和小妹,还有我们年轻的慈祥的母亲。我们围坐在一个破旧的簸箕旁边,簸箕里面装满了瘦小干瘪的棉桃。我们一边费力的掰开棉桃,取出里面柔软的棉瓣,一边迫切的追问母亲那么后来呢?这时年轻的母亲不知是累了,还是故意卖了一个关子,母亲伸了一个懒腰,然后才慢声拉语继续的往下讲。
  
  伴随着初冬的第一场雪,庄里的孩子们都忙碌起来了,大家伙纷纷跑进大片的萧瑟的棉田里,争抢采摘那些没有来得及吐絮的棉桃。因为棉田已经开放了,生产队长说谁摘了棉桃就归谁的。我和小妹伸出差点冻僵的手,我们奋力采撷那些剩余的有些干瘪的尚未绽放的棉桃。我们知道,这些藏在棉桃里的棉絮,经过母亲一双巧手的加工,最终将会成为我们挨过漫长冬日御寒的棉衣。另外,让我和小妹盼望已久的是,趁着夜晚剥棉桃的机会,母亲又会像去年初冬那样忙里偷闲,给我们有声有色的讲述那些老掉牙的惊心动魄的讲旧了。
  
  所谓讲旧,就是讲述那些久远年代的民间轶事或传闻,这也是俺东北人一种独特的叫法。初冬的傍晚吃罢晚饭,父亲就出去溜达去了。这时那盏昏暗的温暖的煤油灯光,装满了农家简陋的屋舍,有点凄清还有几分神秘。我和小妹早早的端坐在土炕上,心不在焉的剥着簸箕里面的棉桃。母亲终于忙完了,她盘腿坐在我们中间,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随手卷了一支纸烟,慢腾腾的抽了起来。我们知道,这是母亲讲旧的前奏同,她趁着这个空当,正捉摸着今晚给儿女们讲个啥讲旧呢!这个讲究除了吊人胃口外,还应该有一定的启迪作用。就像母亲前几年讲的那个放羊的男孩,小孩子是不能说谎的,说谎的孩子失去了大家伙的信任,危难之际就没人帮忙了……但我和小妹听厌了这个讲旧,我们巴望着初冬的每一个夜晚,母亲都能给我们讲一个耳目一新、扣人心弦的讲旧,这样我们小小的稚嫩的心田,就可以沐浴久远的民间文学的阳光或月光,让一些憧憬和梦想像春天田野上的禾苗一样快乐的成长。
  
  母亲是庄里出了名的故事篓子,她肚子里似乎装着永远讲不完的讲旧。说来母亲没有读过一天书,她斗大字不识一个。母亲之所以有那么多讲旧,完全得益于我的姥爷。我姥爷过去是个睁眼的说书先生,他经常走村串户,给乡里乡亲带去不少的欢快,因此讲旧的姥爷很受人们尊重。后来上头不让讲旧了,我姥爷闲着闷得慌,就在家里眉飞色舞的讲给他的儿女听。我母亲年少时记性特别好,那些有意思的讲旧,她听了一遍就牢牢的记住了。
  
  还是说母亲讲旧吧。母亲往往是抽完了一支纸烟,她一边剥着棉桃,一边爱恋的打量着她的儿女。我想这时候年轻母亲的内心深处,一定充满了春风春水般的暖意和爱意。在我们再三催促下,母亲终于开讲了。伴着那盏忽闪忽闪的煤油灯,母亲光洁的额头上泛着某种神秘而生动的光彩。母亲的语调时而舒缓时而急促,时而轻松时而沉重。讲到动情处,母亲的眼窝里不由自主的汪着两潭清澈的泪珠……母亲说从前有一个大财主的闺女,一天夜晚到户外解手,不小心被一头无比凶残的蛇妖给抢走了;母亲说从前有一个大财主为人特别吝啬,有一回到别人家吃酒席,为了把自己的礼钱顶回来,她把肚子吃得西瓜般滚圆,结果活活把自己撑死了;母亲说从前有一户贫穷人家的姐妹,姐妹俩长得一模一样,长大以后嫌贫爱富的妹妹,竟然把出嫁的姐姐推到水井里淹死了,自己冒充姐姐做了大户人家的阔太太;母亲说从前有一个儿子,很不孝敬自己的母亲,结果招来雷公的愤怒,当一串串惊雷追赶着想劈死这个不忠不孝的逆子时,是母亲让绝望恐怖的儿子躲藏在她的裙底下……母亲还讲到了《三国》、《西厢记》和《封神榜》书里的一些情节或片段。后来长大了,我发现母亲的讲旧有诸多错愕之处,我估计这是说书人以错传错,或者说是母亲临时发挥瞎编的。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母亲那些散发着泥土芳香的讲旧,仿佛是从陈封的岁月里开启的一瓶瓶陈年老酒,让我和小妹在满足和陶醉的同时,还让我们那颗小小的单纯的心,可以像小鸟一样自由自在的翱翔在想象和憧憬的天空。
  
  那些乡村初冬漫长而美妙的夜晚,我是和小妹在母亲倾情的讲旧中快乐地度过的。年少的我们屏住呼吸,伴随故事情节的发展,有时捧腹大笑,有时紧张有时难过。当母亲讲那些妖魔鬼怪的吓人讲旧时,我和小妹不由得手心里捏出了一把冷汗,眼皮一阵颤抖,头皮一个劲发麻。我们的一双小眼睛滴溜溜乱转,不停的扫视着房间里昏暗的角落,生怕那凶恶的暗鬼冷不丁从哪个角落里扑过来。
  
  后来我如愿以偿的考上了大学,我想我有充分的理由将母亲曲折生动的讲旧书写出来,变成铅字让更多的人们享用这道精神美餐,当然里面肯定有我的发挥和想象。但不论如何,我必须感谢曾经坐在煤油灯下给我讲旧的母亲,年轻而慈祥的母亲,已经在他长大成人的儿子的脑海里永远定格。
  
  这是许多年前的旧事了,今日重提,心里头不免惆然,因为给我讲旧的母亲已经远行到另一个国度去了。作为她的儿子,我多么巴望着昔日重来!让我和小妹重新坐在乡村夜晚那盏昏暗而温暖的煤油灯下,再次聆听母亲讲述一个又一个让我们着迷的讲旧!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但我知道,远在天国里的母亲,她老人家身边一定簇拥着一大群天使般洁净的孩子,他们中间应该有曾经少不更事的我和小妹吧,侧耳聆听母亲那舒缓的天籁般的话语……应该是这样的吧?讲旧的母亲永远不会被浩荡的时光之水所吞没,母亲就站立或微笑在我书写的一个又一个民间传奇里。在文字的耕耘和芳菲中,我看到了天堂里正在向我招手微笑的慈祥的母亲……2300字

赞                          (散文编辑:月然)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80358.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