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矿工爸爸

2021-11-19 21:05  作者:夕枫香 11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终于,在试了N次后,我将电影《盲井》看完了。我不敢看,就像我不敢关注山西王家岭的矿难一样。残忍的现实于别人,可以愤怒,可以怜悯亦可以置若罔闻。可,于我,我觉得罪恶。这一切只因为我的爸爸是名矿工。不同的只是他工作在山东,一个相对安全的矿井,从事的却也是和他们一样脏累的工作。
  《盲井》的故事发生在山西私人煤窑,缠绵的山丘,天地玄黄。镜头锁定在通往矿底的井口,斑驳的小铁门,错乱的台阶,井底的光线只能源于那一米见方的光亮。黑暗中的那一点光亮就是盲井。胶靴、井帽、矿灯,当这些似乎很熟悉的事物摆在镜头前,固定在矿工身上时,我才真切地感受到那就是我曾经遇见的真实。
  小时候,我最喜欢拿着那硕大的矿灯与弟弟玩捉迷藏。只知道那是爸爸工作时会随身携带却不让我们碰的工具。可我们会在爸爸睡觉时偷偷地拿来玩,我怎么就想不到,哪里的工作需要光亮?那里就一定充满了黑暗,阴森而且恐怖!
  矿工们排着队,矿灯固定在头上,扛着工具,通过错乱的台阶幽幽小道,走到再也看不到井口那一抹光的地方,仅凭借暗黄的矿灯开始一整天的工作。铁锹的碰撞声,众人的喘息声,声声都是惨重的呻吟。爸爸,你也这样工作吗?玄黄的灯光伴着身体的起伏在暗自交叉,握锹的手疼痛着,想到了我们,您还是继续着……
  在井口,在看到光亮时,一张张疲惫的脸,还有脸上那道道黑色的印记。爸爸能每天洗澡也是我小时候最羡慕的事。盲井外,寒风瑟瑟,厚厚的棉衣裹着他们劳累的身躯。盲井内,却必须脱掉棉衣,否则衣服会被汗水浸湿。所以,我明白了,爸爸为什么会拎着那个特大的茶杯,为什么需要每天洗澡。
  井下不是人呆的地方,可爸爸却在那儿呆了20年。小时候,小朋友开始体贴父母,总会说父母怎么怎么不容易:老师整天吸粉笔末、警察每天日晒雨淋……我说不出爸爸的辛苦,在我眼中,爸爸是一个挣钱很容易的人。我这样想了近20年!
  爸爸在一个不是人呆的地方呆了20年,只为了我们,让我们不比别人差。别人拥有的我会有,别人没有的我也可能有。所以,我感到罪恶。感觉自己就像个吸血鬼,爸爸的辛苦钱被我敲诈,然后竟残忍地以为理所当然。
  多么想时光能倒流,让自己很早就清楚爸爸的工作,那么我会体贴他,就不会要很多无用的奢侈品。也许,现在还不晚。爸爸的辛苦只愿换来我的成功吧!
  我在努力,为了您的辛苦与期盼。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80333.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