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微笑【琴台文艺】

2021-11-19 21:04  作者:夕枫香 7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腊月天,雾格外浓。听到大伯的笑声,我赶紧追了去。见到我,大伯满脸灿烂,高兴得一把抓住我的手,“娃子,回来过年了!”
  
  一年不见,大伯的变化真是惊人,似乎又矮了好些。我的心情突然沉重起来,难道是因为半年前那场差点要了大伯命的病吗?老天开眼,大伯奇迹般地活了过来,一睁眼,就叫“永娃”(我的堂兄),拉着他的手久久也不肯松开。
  
  堂兄,是大伯唯一的儿子。大伯还育有三女。成家后,她们相继去了外地打工。守候在家的,除了大伯、大婶,就是我的堂兄。我的堂兄先天残疾,他的语言只是局限于我们的意会与猜测。四十三岁的堂兄,只有一米一左右的个头,毫无劳动能力,生活起居都离不开家人的照料。堂兄嗜好荤食,三天两头,若少了荤食,就会又吼又叫。因此,大伯总会提前为他做好安排。赶上天暖,堂兄会上桌吃饭;若寒冬,大伯不仅要早起先给堂兄预备,还要尽早地将饭菜送到他床上。
  
  如此情形,不说是身处农村的大伯,就是城市里富有的家庭恐怕也难以为继。钱,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作为父母所要面对的每一天。我不敢去想,多少人能如大伯般从困苦中坚持,能一路前行,一路微笑呢。
  
  八年前,大伯年过七十,正是体弱多病之期,偏又逢大婶中风后瘫痪在床。这样一来,大伯就必须同时照料大婶跟堂兄两人,其难度可想而知。有一天,因为精力、体力的长期透支,大伯在剁猪草时突然晕倒,菜刀掉到手背上,流了不少的血,多亏父亲及时赶到。为此,有姑姑曾婉劝大伯,将堂兄带去外地,让他自生自灭。当即,大伯脸上堆满了少有的苦笑:“姐,不管永娃咋样,他可是我的骨肉啊!常言说虎毒还不食子呢,更何况我是人,是他爹啊!”
  
  早在堂兄两三岁时,就有村里人在背后嘀咕,有的甚至直截了当地给大伯建议,何不趁早呢?等到将来,他老了,你也不能劳动了,姐妹们再嫌弃他,你该咋办?大伯摇了摇头,坚定地说,不管将来怎样,只要儿子好,我好好活下去就是了。
  
  文革期间,因为成分问题,二伯只好将两岁的丽姐留给了大伯,直到十四岁那年,二伯才将她接走。丽姐很少回来,更谈不上对大伯有什么照应。据说丽姐的小日子过得不错,但大伯无论过得多难也从未跟她叫过难。他说,家家都有自己的事,谁过得都不容易,何必去打扰他们。我不知道,大伯心里是否怨恨过丽姐。只记得去年春节,丽姐突然来电话,说她生了什么病,想大伯去成都。电话是父亲接的,大伯耳背。父亲考虑大伯会因为丽姐生病而担心,只告诉了大伯丽姐想他去成都。听罢,大伯朗朗地笑:“嗨,丽打电话来,要我去玩。算了,算了,我都七十八了,哪也不去了,这年头大家都很忙,能记得给我这个老头子打电话问问就很好了。”
  
  多年来,大伯照料家人、管理七八亩地,每年还出栏三四头肥猪。大伯定格在我心中的画面都是那么简单、自然而温馨。在他的身上,我几乎看不到任何困苦与无奈,更多的则是无私大度、与世无争。
  
  两年前,镇民政曾拨给村上几个低保名额。俗话说,落一个不如捡一个。消息一传开,就有人去找村干部请吃请喝,甚至不惜送礼,大伯却不屑一顾。后来,我爸还为大伯没能拿成低保急了,因为村里拿上低保的,居然是那些买了车去营生的,或是沾点干部关系的。见父亲恼火,大伯淡然地笑了,老弟啊,咱们不不去想那些,为了几个钱,那么费尽心机,累啊,让他们累去吧。再说了,不论有钱人拿低保,还是没钱人拿低保,也不是很荣耀吧。你看我,站直了腰,哈哈一笑多乐呵。
  
  随着大伯的朗朗笑声,我才发现,我们到家了,堂兄正倚靠在门前跟我招呼。也许大伯怕堂兄冻着,赶紧过去拉他上床,堂兄不肯。我抱他上床,他不愿意,只是傻傻地笑。于是,大伯又去逗他、抱他,堂兄总算愿意上床了。大伯忍不住冲我笑:“你看大伯,到底是老了,连你堂兄都抱不动了。”
  
  听大伯说着这些话,我的心里猛然一阵酸楚。
  
  除夕,也正是大伯的生日。大伯早早地张罗好了饭菜酒水,招呼大家去聚餐。大家喝得都很尽兴,要给大伯敬酒时才发现,他早已拿了一叠子钞票,乐呵呵地招呼着小孩子们领压岁钱了。
  
  一时间,大家都不知说什么好。提到更多的是堂兄,是大伯对堂兄的那份执着,无不为之感动。每天,大伯都早早起床,做好饭,颤颤巍巍地给堂兄端到床前,等堂兄用完餐,再将碗收回去。晚上,如果堂兄还没入睡,大伯一定会抽着旱烟静静地守护在床边。
  
  那晚,我本想将大伯请回去,让大家祝福他,可当我看到眼前的情形时,我打消了。床旁,是大伯特意开着的电暖器。堂兄,披着棉袄,端坐在床上,津津有味地吃着大伯喂给他的饭菜。大伯,不时拿起面巾给堂兄拭去嘴角的污物。见堂兄吃得欢,大伯满脸微笑,那感觉就是来自灵魂深处的幸福。其实,我们谁都知道,大伯这辈子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堂兄。大伯之所以每逢大病大灾都能坚强地活下来,这与他每一次顽强的求生欲望分不开的,而这种欲望正是来自于我的堂兄。只可怜,我的堂兄并不懂得,永远也不可能懂得。
  
  夜漫漫,风雨无情;秋飕飕,叶落满地。而我的大伯,几十年如一日,一路前行,一路微笑,就像那一轮太阳,把光热温暖都给予了世间万物,却从不问明日风雨兼程。

赞                          (散文编辑:散文在线)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80327.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