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乐年华

2021-11-19 21:03  作者:夕枫香 9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有一首歌这样唱道,“生活是一团麻,那也是麻绳拧成的花;生活是一条路,怎能没有坑坑洼洼;生活是一杯酒,饱含着人生酸甜苦辣;生活是一片霞,却又常把那寒风苦雨洒;生活是一首歌,吟唱着人生悲喜交加的苦乐年华。”我想,我和妻子三十年的婚姻生活,何尝不是一首充满了酸甜苦辣、寒风苦雨、悲喜交加的苦乐年华呢。
  
  (一)、贫贱夫妻
  
  我不记得什么时间结婚。因为,从不知什么是吉日吉时,没有举行过像样的婚礼,更没有燃放象征喜庆吉祥的鞭炮,两个人去了一趟长春,就算是正式结婚了。新房是由单身宿舍改建而成,一个立柜,一个书桌,四个方凳儿,就是我们的全部家当。因为结婚,我们还欠下500元的巨额债务。要知道,当时妻子的工资是42元,我的工资是54元,两人加起来还不足百元的啊!
  
  为了还债,我和妻子节衣缩食。没有水果,没有猪肉,每天的土豆、白菜,还谈什么营养健康啊;冬天,没有取暖设施,脸盆里放的水,都结了厚厚的冰;更为严重的是,那个时候,我们还两地分居,她在农场子弟学校,我在城里柴油机厂。为了调动,妻子带着好几个月的身孕,往返于农场与城市之间,找关系,托门路,谈何容易。
  
  说到那时的生活,一个字可以概括,“穷”。因为穷,女儿总是穿破旧的衣裳。衬衣,是用旧背心改成;裤子,也是用手工缝制。孩子上托儿所带饭,永远是米饭土豆丝。偶尔有两块带鱼,还怕卡了孩子的喉咙。
  
  有一回,家里来了个朋友,炒土豆丝时放了点肉,油也比平时多一些,可能是好吃一点吧,菜很快就吃光了,于是朋友端起盘子,说“我最喜欢喝汤了!”我们在旁边的那个急啊!心说,“朋友!你就手低点吧,我们孩子还要带饭呢!”
  
  我至今记得,1984年中秋的晚上,我和妻子骑着自行车,走在去厂长家的路上。路边街灯齐放,家家户户都在过节,可我们一家人的生活之路又在哪里呢?事情是这样的。一年前,妻子调入柴油机厂,在财务科任现金员。可没过多久,就被安排到厂属的劳服公司,在工艺美术社任营业员。从此,没有了星期天、节假日,经常晚上加班,对于孩子尚小的我们,生活非常的艰难。我们找谁都没有用。我们要求调出,厂里又不放人。实在是没有办法,我们才出此下策。
  
  可能有人问我,“为什么选择教师这个职业呢?”我的回答是,“实在是没有办法,这是生活所迫呀!”很多人可能不信?如果我告诉你,那个时候,我还身患重病,如果不是生活无着,怎么可能选择离开呢?
  
  (二)、疾病来袭
  
  1983年12月,就在女儿出生不久,妻子刚刚休完产假上班,一场突如其来的疾病袭击了我。这场病的严重程度,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期,以致于医生拒绝治疗,等于宣判了我的死刑。
  
  记得那是一个周未的傍晚,我突然腹泻不止,找来了厂医和江湖高手,一阵手忙脚乱之后也无济于事,最后由朋友找来担架,把我抬到了医院。最初的治疗是顺利的,医生确诊为急性黄疸性肝炎。但是,随着治疗过程的延续,病情起起伏伏,肝功能始终不能稳定。在一次长达40天的住院治疗后,化验结果说明,我的肝功能不仅没有好转,而且有些恶化。主治医生不无调侃地说,“我们的化验员是个疯子,你到三五二医院去做个化验吧!”
  
  但是,当我拿回三五二医院的化验单时,这一次是医生无语了。只见她拿着化验单,沉默良久给我一个建议,让我到外边的医院去看看,主要是外边设备先进,可以帮助诊断。一旦有了结果,还可以回来继续治疗。我知道,这是医生请我走了,这也让我的心情低沉到了极点。因为在我的前面,已经有两个病友先后转院,无一例外没有好结果。难道,我会比他们好吗?
  
  带着十分沉重的心情,我住进了白城一家部队医院。这里有完全隔离的传染科病房,治疗肝病的方法也很独特。他们不是像传统医院那样,病人进来就挂吊瓶,而是采用看自己配制的“狗根液”,进行肌肉注射,效果也很不错。就在我住进部队医院的第七天,发生了严重的消化道出血。
  
  那天晚上,刚刚吃过晚饭,我躺在床上休息,突然感到喉咙一热,我本能地向病友喊了一声,“快去找医生!”就奔向了卫生间,大口的鲜血喷涌而出,根本没有办法止住。于是,抢救开始了。我已经感受不到痛苦,十分清晰的意识告诉我,也许死亡就离我不远了。
  
  抢救小组由多个科室组成,目的就是止血。可止血又谈何容易,我不知道医生都采取了哪些措施,只看到医生在一盆一盆地接血。后来,医生告诉我,那天晚上,已经摸不到脉搏,量不到血压。护士女兵还夸我表现得十分坚强。其实我想,如果没有了对死亡的恐惧,还有什么可害怕的呢?
  
  应该说,能在病情那么危重的情况下,恢复健康,正常工作,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能够创造这个奇迹,归功于妻子无微不至的关心和照顾。她用自己并不宽厚的臂膀,承担起家庭的全部重担;用自己全部的热爱,哺育女儿健康成长,给了我一个温暖的家;用坚毅、乐观的精神,鼓舞我不抛弃、不放弃,勇敢地去面对疾病!
  
  在妻子的身上,我看到了希望,感受到了温暖,也让我能以从容、淡定的心情面对人生的磨难!人们常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我听多了夫妻之间,只能同享福,不能共患难的故事。在妻子这里,我看到了中国女性的伟大!她像一座大山,让我终生依靠;她像一棵大树,危难中为我遮风挡雨;她像一座灯塔,照亮了我人生的航程。
  
  你说,有这样患难与共的妻子,还有什么困难不能克服,什么疾病不能战胜呢?
  
  (三)、女儿结婚
  
  从1983年8月22日女儿出生,到2010年10月3日女儿结婚,在长达27年的漫长岁月里,女儿是我们这个家庭的全部。从伊呀学语到蹒跚学步,从托儿所到幼儿园,从小学到初中,从高中到大学,从硕士到博士,在女儿成长的道路上,我们作家长的有太多的辛酸,女儿洒下太多的汗水和泪水,留下了一串蹒跚和成功的足迹。
  
  女儿找男友,妻子表现出的是挑剔。我知道,妻子是用一颗母亲的心,去关爱女儿。关心女儿的生活,关心女儿的成长,关心女儿的幸福。用充满审视的目光,评判女儿的同学,评判接近女儿的男性。在妻子的心中,有她自己完美男性的标准。而完美的男性,在现实中又到哪里去找呢?
  
  女儿要结婚了,妻子表现出的是热情。从婚房的选择到新房的布置,从婚纱的挑选到礼服的修改,从婚礼的过程到诸多的细节的敲定,她都要亲历亲为,追求完美,不留遗憾。从她的身上,体现了母亲对女儿的爱。我知道,妻子是想让女儿风风光光地出嫁,结一段幸福美满的姻缘。
  
  在筹备婚礼的过程中,妻子付出了很多很多,让一向健康、乐观的她有时也会焦虑、急躁,追求完美的过程往往不会完美。比如,婚礼前夕,一场秋雨袭击了我们的城市。小雨淅淅沥沥,持续了四十多个小时,也让我们对精心挑选的日子产生了怀疑。
  
  庄严的时刻到了。太阳终于露出了她久违的笑脸,一场缠绵持久的秋雨清刷了红城的每一个角落。空气是那样的清新,幸福写在了每个人的脸上。我们的虔诚感动了上帝,我们的幸福让大家一起分享!
  
  在隆重热烈的婚礼上,女儿是那样的美丽,让在场的朋友和嘉宾都惊呆了!女儿是那样的幸福,浑身洋溢着女性的光彩;女儿深深地感动了,止不住的泪水滚滚流淌。
  
  我们衷心祝愿女儿,婚姻美满,家庭幸福,真爱一生!
  
  (四)、永远的家
  
  如今,我和我的妻子,已经成了相互的家。不管走到哪里,都会不由自主地想到,在我温馨幸福的家里,有一个想你疼你爱你的她,内心深处总有一种归属感。所以,只要人在旅途,总有一种想家的感觉,轻轻地萦绕在我的心头。
  
  我爱家,更离不开家。我们每个家庭成员,就有责任共建一个美好的家。在这个家里,不一定要有汽车、别墅、巨款,有一个“爱”字就已经足够了。虽然,这个“爱”字不能吃,不能喝,但是只要拥有它,就是天底下最珍贵的东西,也会变得平淡无奇黯然失色。
  
  所以我想,在这个世界上,家是一个充满亲情的地方,它有时候在竹篱茅舍,有时候在高楼别墅,有时在无家可归的人群中。没有亲情的人,没有爱情的人,就是没有家的人。当然,他也不可能有美满幸福的人生。
  
  回忆自己五十年的风雨人生,我总结出一句发自内心的话,那就是“人的一生不能没有家。”我想,不论我的人生航船能走多远,我都会格外地珍惜。珍惜我的亲人,珍惜我的家人,珍惜一起变老的她。因为,她就是我心中永远的家!

赞                          (散文编辑:散文在线)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80321.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