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父亲洗脚

2021-11-19 21:00  作者:夕枫香 7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父亲因为上山砍柴扭伤了腰,在床上一躺就是几天。妹妹在乡里找医生为父亲治病,谁知越治越厉害了。73岁的父亲哽咽着对妹妹说:“青儿,打电话让你两个姐姐回来吧,回来晚了,我连句话也不会说啦……”
  
  接到电话,我泪如雨下,如五雷轰顶。国庆节回去看望父亲,父亲还那么硬朗:割草、喂牛、喂猪、锄菜园,一天到晚没闲过,怎样说病就病了呢?
  
  第二天,我和姐姐便回到家里看父亲。父亲见到我们又是热泪纵横。我和姐姐噙着泪花,一边给父亲擦泪,一边安慰着父亲。下午,我便把父亲接到了县城。下车,已是夜幕降临。我搀扶着父亲在街边一家羊肉汤店里,让父亲喝了一碗羊肉汤,又叫来三轮车,把父亲接到了家。放好坐垫,扶父亲坐下,我便拿来一双拖鞋,端过来一盆热水,坐在父亲面前给父亲洗脚。看到我要给他洗脚父亲一个劲地说:“我自己能洗。”我知道父亲是怕自己脚脏袜臭而不好意思。我笑着说:“爹,你就让我给洗一次脚吧。”
  
  父亲不再争执,顺从地让我脱鞋脱袜。我搀起父亲的裤腿,望着父亲那枯瘦如柴的双腿和粗如树皮的双脚,阵阵酸楚涌上心头。小时候,劳动一天的父亲多少次在晚饭后为我们姐弟四个洗脚。尤其是每年的除夕夜,父亲和母亲在忙过一切年活之后,会专门烧上一锅热水,为我们姐弟四个先洗头,再洗脚,然后再试穿新做的衣裳。那时,四十多岁的父亲是那样高大、健壮,身上好像有使不完的劲儿。每逢秋天掰玉米,父亲总是先为我们选几根最脆最甜的玉米秆,刮得光光的,然后,父亲便会担着100多斤的两大筐玉米,迈着有力的脚步,手里拉着我和妹妹,背着弟弟回家。路上,我们吃着那甜脆的玉米秆,吮吸着清香的甜汁,伴着扁担“咯吱”“咯吱”的响声,那种自得其乐的感觉至今令我回味无穷。
  
  更难忘的是在乡初中上学时,一个大雪纷飞的上午,我正在班里听课,老师让我出去,说有人找我。我出去一看,惊呆了:父亲像雪人一般,眉毛、胡子上都结了冰,一双鞋已被泥水浸湿。他从怀里掏出两个热乎乎的火烧和五元钱,说是让我交伙食费,又嘱咐我穿厚一些……
  
  我轻轻地揉搓着父亲的双脚,水由热变温。我又换来一盆热水,放了些盐,慢慢地搓着、搓着,我突发奇想:多么想让时间停下来,让我抱着父亲的双脚多洗一会儿,这双脚为了我们这个家,为了我们的成长走了多少路,出了多少少力啊!
  
  再抬头望父亲,我清晰地看见两行浊泪从父亲眼里流出来,眼下父亲住在城里,经过治疗和调养,腰疼病基本上痊愈了,饭量增加了,脸色也红润了。我一如既往地天天给父亲洗脚,尽着女儿的一片孝心。

赞                          (散文编辑:散文在线)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80306.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