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妹(投稿)

2021-11-19 21:00  作者:夕枫香 7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知道吗?每当我看见《西绪福斯》那幅油画,我就想起了你,我的妹妹,
  
  命运决定西绪福斯那永无休止的苦,他艰难地推巨石上山,眼看就要推到山顶了,巨石却又从山顶滚落到山下,命里注定他必须再推,年复一年推,推,推。没读多少书的你,当然不知道这就是“原罪”,这就是农民。
  
  在那挣工分的年代,小小的你已能从父亲那疲惫而挣扎的劳作中,从那风刀霜剑的皱纹里,读出他们的可怜与无奈。还没上小学,你柔嫩的小手就和镰刀、草篮、小山羊打上交道,你的小嘴上就挂着一个新词:工分。父母和村里人夸奖你,小小的你竟然成了村里小孩子们的楷模。小妹。你知道吗?你懂事得让人心酸。
  
  那年实行分田到户,当时老百姓都高兴疯了,农民也能吃饱肚子了。但是那繁重的体力劳动和沉重的经济负担,是城里人和大款、干部们想象不到的。家里分了六亩多地,两头耕牛,我和姐姐考入了重点中学要交学费,弟弟还要吃药。你读书就象干活一样踏实,期期都有奖状、大红花。可看到辛苦的父亲,你执意辍学回家了。和善的父亲第一次用棍子狠狠打你,母亲流着眼泪劝你上学,你扑到妈妈的怀里哭着说:“妈,你和爹快六十了,还长年有病,地多活大,小弟弟还有病,我上学还要花钱,我该回来帮助你们哪!”
  
  几句话说得父母热泪涟涟。我和姐姐也争着要回家干活,论力气也比你大。你却说:“你们眼看就跳出老山窝了,书读到这地步,不读就太可惜了!”妹妹,你成熟得让人吃惊。这哪像个十几岁的小姑娘说的话。就这样,年仅十二岁的你,却过早地帮父母挑起了生活的担子。放牛、喂猪、做饭、挑水、割草……一天天、一月月、一年年,繁重的体力劳动过早地压弯了你那本该笔直的脊背,生活的风霜粗糙了你那双本该纤嫩的双手,可你毫无怨言。你坐着班车往学校给我们送衣送面,你小大人似地坐在学生寝室里和两个姐姐拉家常,说家里有你帮着,日子好过多了,让我们安心学习。你竞然引得那群年龄都比你大得多的女同学们都围过来,听你说,听得津津有味;和你玩,玩得恋恋不舍,她们为这个懂事的小农民叹息不已。
  
  一到秋天,你就到山坡上拾橡壳、摘山楂,然后挑到街上卖,每年都要卖几十元钱。山路险峻、汗流浃背、口干舌燥,你舍不得买2分钱的冰棍,却为姐姐和我买来衬衣、鞋袜,唯独没有自己的。星期和假期回家,总能在村头那棵老槐树下看见你在盼等我们。你给我买的衬衣虽然早已破旧不堪,但是依然把它珍藏于衣柜之中。每逢看到它,我就想起妹妹你,想起了你那份挚情、那份渴盼、那份希冀,激励我无愧人师。
  
  1987年7月22日,勤劳能干的母亲因病医治无效终于撒手西去。家里天塌了,我们灵前哭得两眼红肿,面目全非,瘦老的父亲那压抑不住的嘶哑苍老的哭声,似万箭穿心,傻子弟弟竟然也呜呜哭了起来,哭得满脸肮脏。特别是小妹你,哭得天昏地暗,死去活来,哭得婶子大娘们也泪流满面。人们怎样劝慰也无济于事,农家破院更增添了无尽的凄楚哀伤。你一声声如刀剜心,一句句撕人心肺。是啊,父老弟傻,落在你肩上的担子更重、生活的历程更艰辛!
  
  我和姐姐终于相继师范院校毕业飞出了山坳,而你却在艰难的劳作中出落成大姑娘,美好的名声和秀丽的美貌引得媒人如云。懂事的你看着年迈的父亲和傻呆的弟弟,怎忍心为了个人幸福而远嫁他乡呢?为了这个特殊的家,你只好招了个老实本分的上门女婿。十几年来,你受尽了傻弟的气,出尽了难以斗量的力。虽然我把你的儿子带在身边上学,虽然我们尽最大的努力贴补家里,但是我们深知,妹妹,姐姐们对不住你,这辈子欠你的太多、太多!
  
  1997年冬,父亲做胃切除手术,我和姐姐凑齐了医疗费,而你硬拿出两千元。你说俺们就几个死工资又才盖新房外债高筑。你说你这几千块算是高利贷,将来你的孩子要进城住我们家上学。说死说活非要掏医疗费不可。几年来,父亲极少来城里住,说我们家太干净,说家里来客了他没处钻。长年累月是你伺候父亲。你深知爹为了我们,苦累了一辈子,更孝顺他。你为父亲做小锅饭,烧茶递水,洗脚洗头……精心的照顾让十里八村的乡邻们都羡慕、惊叹!你那耐心的服侍使身患癌症的父亲竟然至今安然无恙,大家都说是你创造了一个奇迹。
  
  虽然前几年摊派提留较多,你却以你的勤劳简朴、豁达能干,以你的起早贪黑,锄、犁、耕、种,带头积极上交,还让小土房变成了封闭式的平房;你心地善良,先后为贫困的李大爷、王二叔垫付近千元买西瓜种子香菇菌种,教他们给西瓜下苗打蔓;给乡邻们传授种香菇的温度、湿度……生活的重担使你变老了,老得像是姐姐们的姐姐。
  
  你叹息为什么农民永远就没有退休那一说?你感慨工人下岗领最低生活保障,农民为什么就没有?你眼馋城里人能在夜晚和爱人一块跳舞,能在星期天和孩子上儿童乐园。我们要你领着孩子也去开开,你说玩一次就够农民一年的盐钱。
  
  你的女儿聪明伶俐人见人爱,老人们都说简直就是小时候的你。姐姐和我多次说你可该歇歇心啦,你亲着怀里的闺女说,再拼个十几年,等俺闺女考上大学,我就过上舒适的日子啦。可谁知祸从天降,仅两岁多的宝贝女儿患了感冒而被村医误诊突然夭折,你哭得昏死过去。苍天无眼,绝人于此!电话打来,我寒颤难禁,泪洒衣衫。我们连夜雇车回去,我苦命而多难的妹妹,我知心知腹的亲人,你怀抱着爱女的尸体,表情痴呆,不言不语,成了僵硬的木头。乡邻们百余人围着,劝你,女儿的夭折,把你的心碾得血肉模糊,把你编织的梦幻击得七零八落。
  
  搂着不吃不喝的你,我们也心碎肠断。灾难已经降临,我们安慰的语言是那样苍白无力,哀痛永远无法弥补,创伤永远难以愈合。可妹妹呀,年迈的父亲、憨厚的弟弟、痴情的妹夫、多灾多难的家都离不开你。好妹妹,在苦难面前你再一次站起来吧,姐姐求你了。
  
  妹妹,我的亲人,无论生活给予我们的是阳光、是狂风、是阴雨,我们都会相依为命地生活下去!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80305.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