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袋拳菜

2021-11-17 19:50  作者:夕枫香 17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拳菜其实是一种野菜。它喜阴怕阳,多生长在阴山地带,它一年可以采几茬。每采一把,就要在地面上擦一擦,以免被采断的地方“老”,吃起来硬。往往采一大篮子用开水榨后晒干只有一小捧那么些。吃时要用开水先泡泛,既可凉调,又可热炒,吃起来肉嫩嫩的。热炒时若兑上萝卜、粉条、豆腐或肉,那个滋味美得就别提了。年幼时,拳菜是我们全家人充饥的主食,那时妈妈往往是把它泡泛、淘净,用白盐子搅拌匀即可;上中学后,拳菜是我们做白米饭是吃的一道常见菜,那时妈妈往往要用猪油兑上萝卜、粉条一起炒,又香又瓤。放学回来,饥肠辘辘的我们总是吃得津津有味;后来拳菜只是在改善生活或者有稀罕的客人时才吃,妈妈总是上街割些肉和拳菜一起炒,味道更是鲜美;而今,拳菜却成了餐桌上罕见的美味,隔上一段吃不到它,心里总觉得空落落的。工作之余,我总爱和学生们谈论有关拳菜的故事,每次,他们都会听得津津有味。
  
  家乡虽然是在离县城一百多里的大北山,虽然家乡的村庄是四面群山环绕,但想要采到拳菜,必须到更深更远的大阴山才能采到它。参加工作十八年了,自从1987年母亲去世以后,父亲年年总是忘不了一次次去采些拳菜,用开水榨榨晒干后,给在城里教书的我和姐姐送些来。吃着那肉嫩嫩的拳菜,品尝着特有的美味,眼前不时出现年迈的父亲上山采拳菜的情景。我深深地知道,这一袋袋的拳菜包含着浓浓的父爱,浸染着悠悠的亲情。今年,74岁的父亲不小心摔坏了腿,一躺便是两个多月,虽然能行走,但是已成为瘸子,走起路来一颠一颠的,让人看起来十分难受。每次回去看望父亲,我和姐姐总是一边给安慰父亲,一边给父亲搓褪搓背。望着勤劳一生的父亲,老景时却成了这个模样,我们心如刀绞、泪如涌泉。
  
  转眼又到了新鲜拳菜上市的时候。正当我准备再过几天买些较便宜的二茬拳菜时,父亲又让妹妹送来了新鲜拳菜。妹妹还说,前些时,父亲对她说要来我们这里住几天。谁知第三天,父亲却担着两大袋拳菜回来了,原来父亲是怕妹妹不让他上山而悄悄地去采拳菜啦-听着妹妹的话,我的双眼被泪水模糊了,父亲那一瘸一拐的样子又浮现在我的眼前。父亲,74岁的父亲,残疾的父亲,您不顾山高路险,冒着生命危险、拄着拐杖给我们采喜欢吃的拳菜。难以想象残疾的父亲采拳菜时要翻多少坡岭,跑多少路程,忍受多少痛苦!我不禁想起父亲这些年来不时给我们送菜送面的情景;想起父亲每次见我一再叮嘱认真工作,和善待人,孝敬公婆的话语;想起幼时父亲为了我们的学费,经常上山砍柴卖柴的情景,想起父亲为了生计常年劳作的情景-父亲,您虽然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您虽然不能像有工作的父亲为我们送来钱财,然而这博大、深沉的父爱,是用金钱买不到的,是用尺子不能衡量的。
  
  父亲啊,您今年送来的拳菜将在我们的心中定格、永恒!您那无言的父爱呵护着我们不断健康成长,您那勤劳、朴实、憨厚的美德激励鞭策着我们,使我们在人生的道路上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只有踏踏实实不断前进。

赞                          (散文编辑:散文在线)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80244.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