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米粒《琴台文艺》

2021-11-17 19:47  作者:夕枫香 6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每当我从超市买一袋米回家,把米倒进米桶里去。望着那白花花的米粒,我就会想起很远、但珍藏在心底的米粒。那一粒粒米温暖着我、陪伴着、激励着我。
  
  我老家在离岳溪镇30多里的山坡住。初中在岳溪中学住校读书。周末回家背米到学校,我们自己将米装在碗里,学校的食堂负责给学生蒸饭。菜是自己从家里带来的油炒咸菜。
  
  读初三那年,妹妹与我同校读初一。学校组织学生周末补习,若我回家了,第二天需要打着火把才能赶到第一堂课。背米和菜的担子主要由妹妹承担。那时妹妹才13岁,一人背两人一周的伙食,还要背她自己的书本,走2个多小时的山路。每次到学校的时候,她小脸胀得通红,沉重的背篓压在妹妹的背上。她从校门蹒跚的进来,我远远的望见小不点的妹妹如豆芽一般弯腰挪移着脚步。到宿舍后,我接下妹妹肩上的背篓,瞧见背篓的背带将她稚嫩的肩膀压出一条条鲜红的裂痕。想到自己是姐姐,而让妹妹为我背米,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是妹妹从来没有怨言。
  
  母亲见妹妹每次背这么多,也总是不放心,但是父亲在外工作,她一个人要干很多农活,家里还有读小学的弟弟和耄耋之年的奶奶。妈妈只能乘到镇子上赶集办事的机会,顺便给我们背米。
  
  初中升学考试将决定我的命运。想到父母的希望,想到小小年纪的妹妹给我背的米、想到给她做好榜样。也为了自己能跳出“农”门,为了不要让背篓压在我们肩头一辈子,我尽力学习。
  
  上午最后一节课同学们肚子早就唱空城计了,下课铃声一响,同学们纷纷冲出教室,跑向饭堂,去端饭。我想到反正人多拥挤,不如在教室做作业,等他们从饭堂走得差不多了,我才去端饭。
  
  一天我如往常一样,同学们都离开教室了,我继续埋头做作业。正当我在计算一道物理题的时候,教室外面,有熟悉的声音传来:“草。”我算题正起劲,没有理会,接着又一声“草”传进教室来,我忙抬起头。
  
  只见教室门口站着妈妈。她肩上扛着一个大大的尼龙袋子,袋子胀鼓鼓的。妈妈的身子弯曲得如同挖地一般,口里喘着粗气,一张脸虽然又黑又瘦,但是幸福在妈妈的脸上写得清清楚楚。妈妈微笑着露出洁白的牙齿,让那张脸显得更加的黑瘦。我从座位上弹跳起来,叫声“妈”便飞跑出去。将妈妈背上的袋子接下来,妈妈忙推开我的手,“很沉的,免得放下来。”
  
  我拉开妈妈的手,“妈,我们一起抬吧。”
  
  妈妈点点头,将米袋放下来。我忙去提米袋,但是哪里能提动。妈妈又说:“有50斤呢,我到场上来买化肥,顺便给你们带点米,妹妹少背一点。”
  
  说完我们就一起抬起米袋,很沉、很沉!妈妈又说:“提的起吗?说的我扛过去,妈妈有力气呢。”一边从身上掏出一张蓝色手巾擦脸上、脖子上的汗水。
  
  我摇摇头,说道:“我行的。”但是眼泪却悄悄在眼眶打转。这么远的山路,妈妈背着米就走来了,我哪能叫苦呢?一个人在家干那么多农活,妈妈身体也不大好,哪里有多少力气呀?我们吃的白花花的米饭是母亲面朝黄土背朝天、是母亲用她那瘦弱的双手一锄一锄种出来的……我悄悄望望妈妈那汗涔涔的、皮包骨的脸,忍住泪水。
  
  那天中午我和妹妹一人分一些饭让妈妈吃,但是妈妈说什么也不吃。她说她自己到街上买一碗面条吃,然后要赶回家去干活。已经是中午了,我们知道节俭的妈妈一定会饿着肚子回去,她撒谎是为了让我们安心的吃饭。
  
  我们将妈妈送出校门,妈妈不断让我们快回去把饭吃完,不然吃冷饭肚子会疼的。我们姐妹站在操场,看着妈妈消失在赶集的人海中,妹妹“哇”的一声哭起来了,“姐姐,我想跟妈妈回家,想把那些饭拿去给妈妈吃。”我抱住妹妹泣不成声,“妹,……我们回去把饭吃完,……”
  
  有时我也想偷懒,想和同学一起玩耍,上课的时候想偷看小说。但是一想到那装米的口袋,想到那洁白的米粒,我立马拿起书,静静的坐在教室,将窗外的热闹关闭在教室外。
  
  想着那一袋袋米,想着从大山深处背出来的一粒粒米,我每一顿都吃得颗粒不剩,每次淘米就小心的用手掌捂住碗沿,生怕从我手指缝里漏出一粒米,好像生怕漏掉一丝爱一般。望着从指缝流淌的浓浓的白色淘米水,我心里有许多不舍,那里面不知有多少汗、有多少爱!!
  
  今天生活中有诸多的委屈,人生旅途中布满了荆棘,有时候我甚至想到撒手了了、想做生活的逃兵。但是想到那一粒粒洁白的米,想到妹妹肩上的裂痕,想到妈妈那张黑瘦的脸。我惭愧了,咬牙向前,迎接明天!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80230.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