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仨

2021-11-16 21:18  作者:夕枫香 9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我们仨,2012年元月9日下午走在一起,在街上穿过来来往往的人群,随意走来。我出差路过,本来下午要回小城的。一个电话打给鸿弟,他说别走,下午兄弟们聚一聚。我说好。就给家里电话说今天不回去了。他便找过来。坐在我的住处给几位哥哥们打电话,通知,预定。说我来了,我们一起会聚一下。问坚哥忙什么,说正在带孙女呢。
  
  才3点多,鸿说我们转街去吧。就走到大街上。他给弟妹电话,说也在街上,约好等。过会儿不见,就电话说我们走了,不再等,口气好大的。我看着他底气十足的样子,就想兄弟这么多年,怎么就没有得上“气管炎”呢!在步行街上转到南门,电话又打过来,弟媳说就过来了。于是等会儿,弟媳来。笑着问好。问我们往那儿去,鸿说去“彩虹桥”,她说不去了,带母亲检查身体去。
  
  我们过马路,说着话往市场里走。市场里永远人声鼎沸。上午我来过一趟,门口买了点干果之类,并未进入。鸿掏出一打红钱,问我有没零钱,要上厕所。我翻开钱包,拿了10元。找厕所,转了好几圈问人才知道就在跟前。出来来回转,看衣服鞋帽、日常用品、农具锅碗、鱼虫花卉等等。鸿说,他每月总会专门找时间来转转,特别是要看看农具类的东西,不看看心里不舒服。正转着,坚哥来电话,问我们在哪儿,干什么。他说就到来。我们就到说好的门口等着。才几分钟,他就手里拿着两个灯管到了:正好也要买个东西。
  
  上哪儿?坚问。鸿问我:看过石头吗,想看吗?想,去看看。于是他带头往南走。冬日的下午4点多,天淡光浅,我们在街道上晃着步子走。坚哥敦实的个头,鸿弟稀疏的头发,在我眼里演化成绵绵激情。四五十岁的兄弟,是不是第一次闲散地走在一起?小时候肯定在一起过,但那时候没有走在一起的意识,更不可能有过什么珍惜。坚哥长我一岁,始终是我的榜样。要不我会相信相有心生,是因为我的兄弟们的特点都写在脸上的。坚哥做事踏实,做过的事情没有不让人放心的。并且也是孝顺至上的人。父亲生前就多次跟我说过,“没有见过坚那么细心的人。每次去城里住在他家,热情招待不说,早上还早早准备吃的,送我上车,跑前边去把车票买好。”父亲他们这辈都是独子,父亲是老大,鸿弟父亲排二,坚哥父亲第三。堂兄堂弟,至亲兄弟,这种好传统传到了我们这里并得到发扬光大。坚哥二十多岁就成为某单位的中坚骨干,但由于行业在改革开放中落败,所以早早选择了挂在单位自己干。前几年,又果断结束生意,回到单位应付工作。我总觉得他的生活收放自如,如行云流水,自愧不如。当然,我们还是从小打打闹闹跑跑跳跳一起长大的伴儿,直到初中毕业前,我们几乎总在一起。刚刚工作好长时间里由于种种原因我们断了联系,走到1990年代又见面,时光流逝没有冲淡我们的情感,反而在那些细碎事情的回忆里,更加深化了我们彼此的感情。兄弟,知根知底的人!
  
  鸿弟比我小四五岁,打小聪明。在我们跟着他的亲哥英跑的时候,他也跟在后边跑,但小时候的印象还是有限。他给我的印象大约是从我工作之后才有,他参加高考,发奋学习,说头都学疼了。父母跟我说他努力学习的精神,我也为之佩服。好象他在读大学的时候,我还学着书本里的样子,跟他写过一封不怎么通顺的信呢。后来他从中学老师,到宣传部,再到乡长书记,到常委宣传部长,现在是一个专业学校的校长。我问当校长怎么样,忙不忙,还写不写诗,做不做文章。说没时间,大大小小的事,虽然一般不管,但只要上班总有事的。当官的事,鸿弟是完全浸染过了,难能可贵的是他并没有沾染上那么多世俗的官气,仍然在兄弟面前义气满怀。我想一个人最终起作用的,还是血脉里的东西。勤奋努力,忠孝节义,并不是想学就能学会的。而那些见利忘义、不认兄弟的东西,也不是想学就能学进去的。鸿弟的孩子和我的孩子同岁,我的已经放下书本,他的女儿还在研究生的课堂里。看来,他的孩子是完全继承了其衣钵了。
  
  我们走着,鸿弟遇着熟人说话,我们等着。就像在故乡的田间小道上,又像在我家那棵果树下。小时候我们的家园就是各家的草圈果树。冬春在草圈里躲猫猫,夏秋在树上树下找果实。尤其是坚哥家的大杏树和我们家的大果树下,留下了我们多少希望多少欢笑。过去的冬天,这样的好天气下,我们一定是抬粪,或者打土块,或者拉架子车拉垫圈土拉粪拉沙。再小些的时候可能会去放羊,几个放羊娃凑到一起,拾些柴禾点燃了跳着笑着。再晚一点,就是家家炊烟升起晚饭快好的时候,这时候,我们会听到从每个家门口传来的苍老或清脆的声音:生娃葸,回家吃饭了!强鬼,吃饭了!社娃子哎,跑那儿去了,快回家喽!于是我们从聚集玩耍的地方一哄而散,向着各自的温暖回家。
  
  我们走进了城市有名的石头街。嚯,名不虚传!高大矮小色彩纷呈形态各异的石头矗立街边,有了高达十来米,有的彩纹斑驳。走进加工石头的地方,那里堆积了更多的原料。有钱啊!我不由得赞叹。据说是家俱公司的老板弄的,他经人算命,命里缺石,便大肆购置、到处囤积石头。进得大展厅,各种奇石目不暇接。赞叹之余,也只能说这是个用钱堆集的东西。改革开放几十年,为一部分人发财致富创造了条件,也更好更快挖掘了自然财富。鸿弟说,他有几块石头,也有点儿意思。坚哥说,有些东西我们平时并不注意,似乎也是见过的。我说,看来,美与财富有时候就在我们脚下,只是我们没有一双发现它的眼神。
  
  我们又在鸿弟的带领下走进超市。琳琅满目的商品,摩肩接踵的人流。我说:过去想吃没有条件,现在有条件了又吃不了。鸿弟说,那不就是说老了。坚哥说,是啊,时光不饶人。转了一圈,看肉鱼蛋菜虾蟹糖果,看花红酒绿特产特价,一分钱也没掏就走了出来。“我们这样的顾客让超市不高兴吧!”“不见得,我们也为他们增加了人气的呢。”“对的,这是一定的。像有些饭店把先到的顾客安排到进门的地方,包厢什么的宁可空着。”“是,我们送来了人气,也沾了喜气福气。看这节日物品好看好吃美满丰富的。”我们兄弟仨,就这样说着话,打的到了饭店。
  
  坐在饭桌着等其他客人到来,我们仨喝着水六眼对视,会心地笑了。我想:今天跑得可不少,但一点儿也不累啊!
    
  2012年1月14日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80191.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