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

2021-11-16 21:16  作者:夕枫香 14 Views 评论 0 条

  正月初七,我整理一下小小的行囊,不敢和年迈的母亲多说些话,我就匆匆坐上返程的车,我的泪早在眼里打转,每次回家都是如此行色匆匆,泪眼婆娑,尽管母亲还站在路口;尽管母亲还唠叨着没完;一年,又一年,回家的感受不敢说,家乡的景物不敢看,尽管日子好了,尽管一切都平平安安,可一切总是变得那么令人揪心,那么心惊胆颤,匆匆来,匆匆去。一如那匆匆的流年……
  
  办完现实的大事小情,理清公私的千头万绪,照顾好江湖上的方方面面,当车子停在母亲的门口已是大年三十的中午十二点,从车上卸下对母亲的愧疚和心情再找母亲时,母亲已怀里搂着她的已上初中的孙子,我急忙帮正在贴春联的大哥一起贴春联,然后再又烧锅的烧锅,做饭的做饭,母亲说洗刷了一上午,腰痛的已不能站。吃饭时,我搬了一个长凳,把饭放在坐在藤椅里母亲的面前,我和大哥也把碗放在长凳上和母亲边吃边聊,母亲和对以前我们小时候一样把自己碗里的鱼肉往大哥和我碗里夹,说太油吃不下,自己碗里只剩一点汤,我把自己碗里的瘦肉给母亲她也说吃不下又夹给我,一顿饭母亲只吃了半碗咸汤和一个馒头的二分之一!
  
  下午,在县城的堂兄堂弟侄子们都开回来了,我们聊着天南地北,诉着亲戚四邻。三十晚上,我们的传统习俗是要祭奠逝去的亲人的,我们把一丁丁的黄裱纸展开,再一刀刀铺平码齐,然后拿出一张一百元的人民币铺在上面用手掌用力拍一下,拍后拿起来再挨着刚才的钱印铺好继续拍打,直到把黄裱纸印完,(这个过程叫打纸,就是印钱)印好后再一打一打的把原本整齐的纸捻开如扇形以便在坟前能充分燃烧这个过程叫花纸就是花开成一打一打的小单位)。自父亲去世后每次回家给他上坟,打纸花纸时我都是心情沉重的,一是对他老人家的思念之心因此会更甚,二是会回想起关于父亲的许多往事,所以大家有说有笑的,我只默默地做我的活。
  
  傍晚的时候,我们便去坟地里上坟,挑着纸钱抬着一盘盘鞭炮,提着酒,几十个每家的男丁排着长长的队伍,老的小的只要在家过年的全要去,先给曾祖父(我们家乡称老太爷')和祖父去上坟,我曾祖父和我祖父的墓地在村子南面的一块墓地里,那块地的南头有一条东西方向的小河,小河向东一直连着淝河,这儿也是记载着我儿时许多快乐时光的小河。我小时候经常在那儿玩耍,割草,钓鱼,捉青蛙,游泳。这块地就叫南沟邺,是我们村地身最长的一块地,我们的祖坟就埋在这块地最西边的中间,总的有十几座坟,父亲在世时每逢上坟总是在上坟时逐个给我们年轻人介绍,这个是谁的坟,那座是谁的坟,遗憾的是那时我们从来没有认真听过用心记过,我现在只知道靠西边第二座是爷爷奶奶的,中间那座大的是老太(曾祖父)的,我们兄弟们没有见过爷爷的,只认识奶奶,至今还记得小时候我们三四个孩子围着奶奶把冰凉的小手伸进奶奶棉袄里暖手的事情,那时大人要干活挣工分,四个儿子的孩子都要奶奶自己带,奶奶很慈祥,也特别会讲故事,冬天,晒着太阳,吃着烤红芋,听着奶奶讲牛郎织女的故事,是我童年最开心的事情。那个四合小院(正房四间我家和奶奶住,东面四间,三叔一家住北面四叔一家住南面,二叔一家住前面,西面四间住着二奶的一家)奶奶那张清瘦慈祥的笑脸还经常在我的梦里出现。把鞭炮围在奶奶的坟头,把纸钱放在奶奶的坟前点了火,大哥又在上面倒了酒,给每一个坟都匀了纸钱,老太爷的坟前放的特别多,也在坟头上围了长长的鞭炮,这是我父亲生前特别交代的,有一次我们弟兄们只在我奶奶坟上放了长长鞭炮,父亲就很不高兴,父亲说,一皮差一皮呀,你们光疼你奶奶爷爷,不疼我爷爷了,你爷死的早,我那时还在上学,都是你老太爷教我农活,一大家人,几十口,里里外外都是他一个人操心,六零年,闹饥荒,他怕饿坏了孩子,几天不吃一口饭,省下给孩子们吃,最后终于倒下了,父亲每提起这段往事总是流泪的,在他的心里,老太爷的死他是最难过的,作为那时家中的顶梁柱,他没能保住疼他护他教他做人教他生活,教他农活,把心操碎的爷爷,最慈爱的爷爷竟饿死了,这是一种怎样的心痛啊?所以每逢春节上坟父亲都是心情沉重的,那种心情正是现在我思念他的心情。从此每次来上坟,我们都在老太的坟前放多多的纸钱,在坟上放长长的鞭炮,一是为了父亲,二是感谢为了我们这个家族劳心劳力,鞠躬尽瘁的老太爷,一位代代尊重的长辈。烧了纸,放了鞭炮,我们几十人一字排开跪在坟前的麦地里,给祖先们磕了头,再去另一个墓地。
  
  父亲的墓地在村子东面的一块叫大老坟(清朝时,我村出了一个在朝中当官的,后来被太平天国的部队杀在淝河岸边,他的子孙把他敛在一口柏树棺木中,埋在村东的一块地里,六零年由于村人对他的崇拜,才没把他的棺木扒出来,烧锅,这是全村唯一幸免的一口棺木,每到清明,村里人都不分远近的自愿在他的坟上添�y土,所以他的坟叫大老坟)的地里,从奶奶的坟地北头的田间小路向东有两个芦苇滩,沿着滩南沿,穿过小溪上的小桥便到了大老坟地,父亲的坟紧挨着大老坟在东面,西面依次是二叔,四叔的坟,和家族里另外几座坟。父亲的坟被堆得很大,很正,上次被堵上的那个鼠洞又被打开了,坟头上枯了的茅草在北风中舞动,像父亲迎接我们的心情,我找了一块硬土帮父亲堵上那个鼠洞,泪立即模糊了双眼:爸,儿来晚了,您的房子漏了,进风了吧,冻着了吗?哥哥他们分了纸,孩子们盘了炮,烟雾里,炮声里,我把儿子按着和我一起跪在爸爸坟前哽咽说,给你爷磕头。自己把头埋在土里再也不想起来:爸爸,儿想您,每天都在想您,多少次在路上望着白发老人发呆,幻想到跟前正是您在等我;多少次在城里看到别的老人坐在小吃摊前悠闲地喝着麻糊,吃着油条,羡慕的不得了,羡慕老人的幸福,羡慕他的儿子有一位慈祥的健在的父亲。那是怎样的一种幸福啊!这种精神的财富,因为您的离去我永远得不到了……我多少次在公交车上给老人让座时,也想着在阴间您乘车可也有人给您让座……每当坐在电脑前时,就想为您写的什么,想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有一位伟大的父亲,满脑子都是您的影子,您教育我的话,关于您的那些令我刻骨铭心的往事;但多少次都因我的才识浅薄而无果而终,多少次我为此伏案痛哭泪湿键盘。许多东西可以一分为二的,但历史却不能分成两半:一半属于过去,一半属于现在,一半属于痛苦,一半属于甜蜜;尽管儿已步入不惑,尽管儿已学会点坚强;面对现实生活儿从没掉过一滴眼泪,只要想到您,我就无法控制自己……
  
  那一年,您骑着自行车给在二十多里远的利辛县城复习的我送馍,当时的那个情形我至今记得,中午我们在我租的几平方的房子里吃着您送的馍,我买了几毛钱的豆腐,没有买一点荤菜,您说:仨,上学的时候苦点没啥,孟子说,故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增益其所不能。只要好好干,有你享福的那一天。当时我暗暗发誓,一定要争气,要出人头地,将来父亲再来看我我要买很多很多好吃的招待父亲。
  
  那一年,我结婚了,由于刚参加工作,我没钱办的风光,只赊了张床和一套家具,结婚那天您和老家的人来了,尽管一切很顺利,我却发现您表现得很不自然,从饭店吃过饭回来的路上,您掏出二百元钱给我,说本来你结婚的事是该我操办的,家里只能拿出这些了,我说爸我说过不会再花您的钱了,家里的账还没还完呢,这钱您拿回去吧,好给他们付车费,爸,我看到了您转身擦去的泪水,那个情景永远留在我的记忆深处,经常浮现。爸,尽管结婚我自己办的,至今我们夫妻没有为此有一句怨言。爸,您为儿把最后一滴血都流尽了。
  
  那一年,我买房了,您很高兴说要来阜阳看看,当时我妻子还在几十里外的厂里上班,我在城里照顾孩子上学,您来待得不到四天就要回家,原因是我每天都烧几个菜,您说像招待客人一样,太花钱,爸,你养育我几十年,我用几天的时间烧些菜给您吃都算奢侈吗,——-那也是儿一生唯一一次服侍您的机会。一�y黄土,九泉之下,您冥冥沉睡。爸,您可知道:您的坟前跪着的大孙子刘念已考上大学,二孙子刘畅已上高二,最小的刘啸也上了初中,成绩也名列前茅,我也经常给他讲故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娜娜已到北京工作,贝贝正在苏州读研究生,一家人都在沿着您指引的方向向前走,您为我们画的彩虹正铺满我们理想的天空,您给我们的力量和勇气将成为我们生活的动力和精神支柱……把酒洒在燃烧的纸钱上,爸您可能闻到酒香?儿的泪滴到您坟前的泥土里,爸您可有感应?
  
  夜幕四合,回到家,也是从外地回老家过年的三姐来帮着我和母亲包了饺子,除夕之夜,她没有走,抛开缠她的孙女,在娘家和母亲一起过了年。县城的都走了,我和三姐听着母亲讲着小刚从苏州带了个媳妇,发财娘生病了,长民娘已可以自己拄着棍走路。儿子在看春晚联欢会,母亲很是兴奋,不知讲了多少家的事,我开始还接几句,后来只是听着,又忙着捣手机回好友们发来的祝福短信,不知什么时间睡着了,醒来是已是六点,外面的鞭炮声一夜也没停过,起床,净手焚香,放了开门炮,开始烧饭,每年的正月初一男人都要烧饭的,让累了一年的女人们睡个懒觉。每人沏了一碗红糖茶,寓意一年生活甜甜蜜蜜,馏了馍,下了饺子,再喊儿子起床,给母亲端了糖茶并默默为她老人家许了愿。城里的大队人马已回来,吃了饭,又上了坟,我又安排儿子给他不在一起的姑姨舅逐个拜年,又随着众人挨门挨户给全村的长辈们拜年,接着,酒战便打响了,中午,晚上,中午,晚上。一天,两天,三天。
  
  又是一年,又过一年,年年花相似,岁岁人不同;蹉跎了岁月,深沉了情感。古人云:说尽人情便是仙。流年似水,似水流年……

赞                          (散文编辑:散文在线)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80181.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