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我一生的生日

2021-11-16 21:14  作者:夕枫香 11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11月下旬的一天,星期日晚上,侄女一到家,就凑到我跟前,神神秘秘地对我说,“大爹,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怎么爷爷奶奶就没告诉我呢,他们告诉你了吗?”
  “没有啊,什么事情呢?”我有点好奇的摇了摇头。
  “那你猜猜看吧,按理说爷爷奶奶不会忘记啊,这是怎么回事!”侄女红彤彤的小脸上一下子写满了得意与喜悦。
  我没去猜,更没在意,一个小孩家,不过就是跟我这个大爹撒撒娇开心一下罢了,有啥重要事情她知道,我不知道的。这孩子,也真是太淘了,我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然后把她撵到了一边写字去。
  侄女乖乖的将书本摊到桌上,手头上却不停地玩弄着那个笔杆子,眼睛笑咪着,视线一直在我的身上扫描。我没好气地过去吼了她一嗓子,侄女却依然乐呵呵地冲我笑,突然镇静地对我说,“大爹,忙你的去吧,我一定不会惹你生气的,你放心好了!!”
  侄女一向很乖巧,学习也很刻苦。不经意的反常,对我来说,我不会去生气,更不会去教训她。想想侄女跟我们一起生活的八年,我的心里倒是增添了不少快乐与温暖。
  2003年冬天,弟弟去世时,侄女才两岁。可怜的侄女,刚刚会走路、颤颤歪歪的,随时都像要跌跤。说话也还不太利索,对于弟弟的离去,侄女根本就不明白怎么回事,只是看到大人们伤心地哭泣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往下来。弟弟葬礼后没几天,侄女妈妈就离开了我们家。她的离去,认真说来,是我们不太欢迎她那样的女人,尤其是那种为了钱什么都不顾及的个性。当她将所有的嫁妆一丝不剩地拉走,当她将一哭闹就只知道找爷爷奶奶的侄女留给我们时,一丝凄凉从我们心间划过,一缕幸福的味道也迎面扑来。
  每每看到侄女,我就总会想起弟弟,想起弟弟曾经外出打工归来,将我的孩子高高举过头顶,欢天喜地疯乐;想起我刚读初中那阵,弟弟常将父母给他的零花攒下来,每逢周末,便独自一人静静地在村口等我,塞给我那些零碎小钱的情形。
  转眼间,侄女也到了我们当年的年龄,俨然一个漂亮的小公主。慢慢地,我意识到吃穿、读书都不用愁的侄女,随着年龄的增长,居然变得心事重重,眼神里总是充满了忧郁,尤其是在她明白爸爸妈妈意味着一种什么样的血缘关系以后,她对妈妈充满了恨,恨妈妈八年没有打过一次电话问过她,因为听到一些大人的聊天,她更恨她妈妈的对爸爸的苛刻,以及她过去的一切。一旦说起她的爸爸,她就会默默地看那些发黄的老照片,静静的流泪。她就总会问个不停,问他爸爸到底多高,问她爸爸到底是病死,还是被妈妈谋杀;问她爸爸是否很爱她,甚至问我,既然那样,他们为啥不离婚,为啥要生我呢。
  孩子想的心事太重了,这哪里是她这个年龄该去思考的啊。我不知道怎样回答她。但我让她明白,父母是儿女无法选择的,但爱却是可以选择的,就如侄女深爱着我们。
  读小学四年级的侄女,从小学开始,几乎就是全级优秀学生、老师同学都特别喜欢她,但有时侄女会告诉我,甚至找我商量,“大爹,我怎么成绩好了就有点骄傲”,“大爹,要是有人欺负我怎么办?”“大爹,学校要举办写作班、跳绳比赛,我参加不,我怕不行啊!”
  哈哈,面对这些问题,我通常会做一些极其简单的处理。如果侄女做得对,我就充分肯定他;骄傲了,就刺激她;要是跟同学闹了别扭,我就会告诉她,那么可爱的同学,她怎么会欺负你呀,你干啥不想想别人对你的好呢;假如她怕参加活动失败,或者失败了,我就会极力鼓励她,凡事尽心尽力就好,哪怕跌了,起来继续。总之,“大爹相信你,你是最棒的!”
  渐渐地,侄女越来越自信,也开朗了一些。无论做事,还是学习,侄女的计划性都极强,常常用小本清楚的记着,做了或没做,总是有条不紊。这让我很欣赏,也很幸福,但眼下的侄女,我有点不懂了。
  第二天晚上,我还没上二楼,侄女就急匆匆从楼上跑下来,将我堵在了楼梯口,特别镇静地告诉我,“大爹,你先在这里等我,我喊你时,你再上去!”
  “好”应了侄女的话,却又感到诧异,她到底干啥怕我知道了呢?我纳闷,上到二楼才发现,门被侄女给反锁上了。敲了敲门,侄女让我再等等。
  五分钟后,当侄女开门的一瞬,我下意识地被震撼了:在我的电脑桌上,一张贺卡在显示频的正中,前面有两个盘子,分别摆放了一碟小鱼、一碟小螃蟹,还有一只棒棒糖、一个小饰品娃娃。不待我开口,侄女已兴奋不已地冲我喊,“大爹,生日快乐!”
  “今天,是我的生日吗?!”我真记不得了,心里特别的温暖。在我们这地方,一般只给六十岁以上的老人过生日。
  “没错,大爹,就是今天,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就忘了呢!只可惜我放学完了,没能买着蛋糕,那一块钱一杯的蛋糕,其实还挺多的!”侄女拿了个小本给我看,原来的我们全家人的生日都记在了那个小本上。当我回头看她时,一丝淡淡的遗憾正悄悄地挂在了她的脸上。
  这孩子,真是太用心了,我们大人毫不在乎的事情,她居然看得如此之重要。我忍不住摸了摸她的脑袋,“春燕,买这些花了多少钱?哪来的钱啊!”
  “小鱼两元,螃蟹三元,棒棒糖一元,总共花了六块钱。”侄女,一五一十地,如同往常地跟我说着这些有关生日礼物的花销,“钱嘛,你放心,大爹,我不会乱用的,这都是以前你给我的零花省下来的,那个小娃娃嘛……”
  侄女突然变得腼腆起来,“那个小娃娃,以前本来是奶奶生病时,我送给奶奶的,奶奶没要,我想,就作为生日礼物一起送给你吧,挺好看的,大爹,你喜欢吗!”
  “喜欢,喜欢!”其实,在我说出喜欢的那瞬,我心里就纳闷,这慰问奶奶生病的礼物,拿来当作了大爹的生日礼物,侄女到底很小,她哪里懂得有些事情啊。
  贺卡上,工工整整的写着:亲爱的大爹,祝您生日快乐,愿您工作顺利,天天喜悦!感谢您多年来像父亲一样的疼爱我!!侄女春燕。X年X月X日。”
  读罢此卡,我认认真真地收藏了起来,我的心情,简直无法简单的用“激动”、“温暖”与“幸福”这样的词汇来加以形容。“父亲”一词,又一次深深触动了我的灵魂。
  我又一次想起了我的弟弟,假如弟弟在,看到这么懂事的女儿,他会多么开心、幸福!我叫侄女过来,让她从今以后就叫我“爸爸”,她却当面拒绝了我。侄女说,“我爸爸已经死了,你是我大爹,我只能叫你大爹!”
  这时,我幡然醒悟,弟弟这个“父亲”,在侄女的内心深处,原来一直都占据着无人比拟的绝对空间。这是我最开心的,当然,也是我最担心的,可能妈妈的阴影会一直影响着她。一提起她的妈妈,侄女就立即怒火中烧。
  “大爹,今天是你的生日,别提她,她不是我的妈妈,这些挺好吃的,你快来吃呀!”说着说着,侄女就夹了一个喂到我嘴里,甜甜的,很好吃。
  “你也吃啊,好好吃的!”我夹一个小鱼给她,她却跑开了。
  “来,咱们一起吃吧!”我去拉她,她却坚决不来,“大爹,这是我专门为你准备的,你看我好多作业没做呢!”
  侄女转身就去忙作业去了。我说,“那就等哥哥回来了一起吃吧!”
  “不行,只有大爹您吃了我才最开心!”固执的侄女拿过那个棒棒糖,趁我不注意,一下给我喂进了嘴里,“大爹,这个甜甜的,意味着甜蜜快乐哦!”
  “嗯,嗯”,我不由自主地点头,“但我希望你跟哥哥都一起跟我玩,那样大爹的生日不就过得更快乐了吗?”
  “好吧!那就等哥哥回来!!”侄女,扭过头,顺势给我拌了个鬼脸。
  儿子终于到家了。东西不多,但都吃得津津有味。有生以来,这是孩子们第一次为我过生日,也是我第一次郑重地对孩子们说谢谢。那晚,在孩子面前,我毫不掩饰地留下了深情地泪水,因为我的生日,就是母亲分娩面临生命危险的那个日子。在为我庆贺生日的时候,我们是不是更应该感谢我的母亲,我的父亲呢,不管人生路如何,毕竟他们给了我们生命啊。
  十岁侄女为我过生日,将令我一生温暖。但同时我也深深感悟到,每个人活着都有各自的难处吧。没妈的孩子最可怜,我希望侄女的妈妈有一天能对我的侄女好一些。我也叮嘱侄女,不要再恨你妈妈了,对她多一些理解与感恩吧。
  只要侄女这一生能开心幸福,还有啥比这更重要的呢!!

赞                          (散文编辑:散文在线)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80170.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