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感伤的亲情歌谣

2021-10-13 13:45  作者:夕枫香 4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小雨是一个女孩的名字,小雨是在某一年缠绵淅沥的春雨中诞生的。现在,小雨就在我所居住的城市读书或歌唱。可是,因为一道无形的人为的栅栏,我却极少见到她。我为此痛彻心扉,我为此辗转反侧,我为此日渐憔悴。然而,近在咫尺的小雨却远若天涯海角,我伸出长长的思念的手臂,也无力把小雨拉到眼前。我知道思念无罪,我知道亲情无罪,我知道有一种无法割舍的感情,让我尝尽了人世的悲欢。
  
  小雨不是别人家的女孩,小雨是我的亲生女儿。你应该知道,作为父亲很难见到他的爱女,看到她的微笑或哭泣,该是何等的痛定思痛!然而事实如此,我无力改变,我无力改变的还有对女儿日复一日更加深切的思念。许多清寂无声的夜晚,我梦到了花朵般绽放的女儿,她奔跑在舒缓的清凉的雨夜里,她奔跑在空旷无际的荒野上。她稚嫩的脸颊上滚动的不知是泪水还是雨水,她拼命地跑啊跑,突然一个趔趄,她重重地摔倒在雨水弥漫的旷野上……当我从梦中醒来,我的脸上湿漉漉的,我知道从泪腺中奔涌而出的液体,是一种如梗在喉的万般咸涩的滋味。
  
  往事并不如烟,往事历历在目,但温馨而幸福的往事只能使我更加心痛。我说的是15年前的春天,在南国飘飞的朦胧的细雨中,我娇小可爱的女儿来到红尘滚滚的人世间,从此,她拥有了小雨这个诗意而空灵的名字,我则拥有了父亲这个庄严而神圣的称谓。我因此记住了四月十七日这个特别值得记念的日子,也记住了烟雨苍茫的纯净如洗的南国的天空。是上苍慷慨无私的馈赠,把创造和培育生命的喜悦施舍于我,我承受着莫大的欣慰和幸福。我感慨万千的望着躺在床上因生育而疲惫不堪脸色苍白的妻子。我想这温馨的三口之家从此可以持续下去,我想彼此的爱情可以通过这一柔弱鲜活的生命延续下去。然而事实上是,这个苦心经营的家可以在顷刻间土崩瓦解,昔日的快乐与温馨可以在一瞬之间成为过眼烟云。
  
  当突如其来的灾难将我击倒在地,家在我深情守望的视野中彻底的消失了。高位截瘫的我在医院的病榻上躺了三年,也让我度过了三个生不如死的春夏秋冬。我不是在为自身的伤残悄然落泪,我是在为年幼无知的女儿悄然落泪。她那么的弱小无助,却必须承受家之崩溃父母离散的悲剧。在这个世界上,年幼无知的女儿最先感受到的不是阳光的灿烂和鲜花的盛放,而是家之崩溃产生的难以愈合的心灵的伤痛与阴影。我始终忘不了住院前几日我从极度昏迷中醒来的那一日,我四岁的女儿在朋友的陪伴下出现在冷清的病房里如针剌骨的情形。此时此刻,我的女儿就站立在床前,她不停地哭泣,不停地追问:“爸爸你怎么了?……”我无言以对,我只是用朦胧的泪眼望着我的女儿,她更像一只孤苦无助的脱离羊群的奔跑在荒野中的羔羊。她这么弱小却必须经受前所未有的家庭破裂的风暴的袭击。我抽搐着一张变形的脸,我的内心充满忧伤和无奈。在洁净无尘的女儿童稚的目光里,我更像一个十恶不赦的罪人。我只能闭上双眼,任由泪水滑向脸庞,砸湿那颗千疮百孔的心……这是我最后一次听到女儿叫我爸爸,或者说,这是我最后一次在真正意义上同女儿进行情感上的沟通。从今往后,她将生活在母亲的羽冀下,而她的母亲是不允许我去探视的,我无法跨越这条人为的鸿沟,我只能在鸿沟的另一侧望眼欲穿。而正是这个无法兑现的愿望,使我挣脱了死神的怀抱,奇迹般地活了下来。我不知道这是亲情的力量还是希望的力量,我走在昏暗狭窄的厄运的隧道里,我的脚步始终奔向一缕闪烁的光亮,我知道那是女儿清澈如水的目光。
  
  十年弹指一挥间,十年漫长宛若一个世纪。在这三千多个交替更迭的昼夜里,我时刻在牵挂着我的女儿,她是否长高了?懂事了?学习是否又有了长进……所有关于女儿的细节我都想知道,遗憾的是我获悉的消息只是凤毛遴角,我不能也无法尽到一个身为人父的责任,我只是和她的母亲共同抚育了她,我并没有看到一朵春花缓缓绽放的曼妙的过程,我只是在河的对岸守望。而对女儿愈来愈深切的思念,常常驻使我夜半惊梦。在深不见底的夜色里,我眨动一双困惑的流泪的眼睛,那是一种难以忍受的切肤之痛,当血浓于水的亲情逃离破败的荒芜的家园。情感的河流难以溅起明亮的喜悦的浪花。
  
  偶尔也会接到女儿的电话,但那怯怯的微弱的声音除了让我感到惊喜外,还让我感到有些陌生。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样,我能够知道的是,已经成为少女的女儿有些多愁善感了。我能够理解,当老师或同学问她的亲生父亲是谁或在哪里时,她的内心应该是困惑与矛盾的。当大人的悲剧在下一代人的心灵投下阴影时,便注定女儿过早地远离了纯真的童年与欢笑。这是婚姻的错误还是生活的错误?我无从知晓,我只是感到我和女儿之间的距离从来都不曾遥远过。她小鸟般雀跃在我记忆的枝头,或飞翔在我梦想的天空。当我终于在思念的潮水的推动下,破天荒地违规来到女儿所在的校园时,我看到了一群天使般天真烂漫的女孩,而行走其间的穿着一身火红校服的便是我朝思暮想的女儿。我伤残的躯体深陷在轮椅之上,我望着那群在操场上嬉戏追逐的少女,当然我也无比深情的望着我的女儿,我的内心深处突然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悲恸,而这种悲伤迫使我转过脸去,重新回到漫长的思念和惦记之中……我不能打破女儿平静似水的生活,她是有充分的理由拥有一个平和闲适的学习与生活的环境的。而我的突然出现,只能使她措手不及。事实上女儿早已习惯了没有我的生活。这很残酷,但作为父亲我必须接受现实,并依旧心怀盼望,希望长大成人的女儿会在生命中某一个阳光灿烂的时日出现在我的面前。我想这并不是遥不可及的梦,就像15年前那场清澈透明的春雨,依旧清晰的飘洒在我记忆的天空。
  
  是在今夜,缠绵悱恻的春雨再一次从天而落,我荒芜的心野繁衍出一片醉人的新绿。我侧而倾听窗外细若无声的天籁之音,我似乎听到了女儿小雨轻轻走来的脚步声,她举着一把小红伞冒雨前行,她怯怯地推开虚掩的门扉,如期出现在我伤残的病榻前,无比深情的问道:“爸爸,这些年来你过得还好吗?”我如沐春风,所有的伤痛荡然无存,流露在脸上的是久违的含泪的欢笑。
  
  (全文约2390字)

赞                          (散文编辑:散文在线)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80146.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