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父亲

2021-10-13 13:45  作者:夕枫香 5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从我记事起,父亲就在离家六里地的一个工厂里上班。由于离家比较近,父亲每天下午基本都回家,除出差或值班外。父亲每天上班要早走一些,因此母亲早晨常要做两次饭:先给父亲做,打发父亲吃完饭上班走后,母亲再做一次饭,家里人再吃。因此,我白天和父亲相处的时光不多,但总算晚饭全家人和和睦睦能在一块吃,也感到非常得温馨。
  
  小时候,我闲玩的时间比较多,由于离工厂近,步行也用不到一小时。我和几个小伙伴常到工厂去玩。但工厂的大门却不是随便出入的。进时要询问,出门要接受检查。我记得第一次见那看门老头,不仅觉得相貌凶恶,让人害怕,那喝斥声更是叫人心惊。
  
  那一次,我和几个小伙伴还没走到大门口,就听见有人大叫:  
  “您几个干啥的,一边玩去,再不走,就揍你!”
  
  我一看,门口有三个七八岁的男孩,看门老头正训斥他们。那三个小孩一定也是想进去玩的。我和几个伙伴见状也不敢上前了,就停了下来。我心想:“他能让我们进去吗?我们怎么进去呢?”
  
  观察了一会儿,那三个男孩可能见确实进不去了,便磨磨蹭蹭地到别的地方玩去了。又过了一会儿,看门老头也进门岗屋里去了。
  
  “机会来了,快进去!”我心想,便带着几个伙伴硬往里闯,想一口气跑进去。  
  “别跑,别跑,回来!”  
  就这一声,吓得几个孩子都站住了。  
  我一听是看门老头的声音,心想:“坏了,谁给老头报信了。” 
  我还是不甘心,就说:“俺,俺是来找人的。” 
  “找人,你找谁?”老头紧追不放,瞪着眼问。  
  我犹豫了一下,见不说过不去了,就说出了父亲的名字。 
  “进去吧,可别乱跑,别拿东西。”  
  我没想到老头竟然叫我们进去了,几个小孩都说:“俺不乱跑,不拿东西。”然后,高兴地进去了。
  
  说归说,我和小伙伴进去后,还是在院子里转了转,东瞧瞧,西看看,我们可都是头一次见这么大厂子,但没敢进车间。由于怕父亲嚷我,也没敢领着小伙伴去找父亲。
  
  最后每个人拣了些钢锯条、细铜丝、小铁块什么的,带回了家。还拿这些在其他小伙伴面前炫耀,最后分给小伙伴几个。其他小伙伴便很听我的话,玩打仗游戏时也拥戴我做首领,当指挥官。玩审案子的游戏时,审判长自然非我莫属了。小时候我也为有个当工人的父亲而自豪。
  
  我的父亲平时脾气比较好,一般不对孩子发脾气。但有一次不仅发了脾气,还打了我一顿。
  
  那是一个初秋的傍晚,父亲下班回家,忙着清扫院子,过了一会儿,可能扫热了,便把外衣脱了放在一边。我知道父亲有一大串钥匙,钢圈上边大大小小二三十个,颜色也不一样,用一根铜链索牵着,手一摇,钥匙相碰的声音很好听,很悦耳。我曾对父亲说过要拿着玩玩,可父亲说:“不行,这钥匙是仓库门上的,你丢了,还了得!”
  
  这次,我趁父亲打扫院子不注意,偷偷拿出来找小伙伴玩去了。
  
  玩了一会儿钥匙,小伙伴几个又玩捉迷藏。后来觉得该吃晚饭了才回家。当时,父亲早把院子扫完了,也发现钥匙不见了,正急等我回来。
  
  “你把钥匙拿哪里去了?”我一进家门,父亲劈头就问。 
  我这才想起钥匙的事,可摸了摸口袋里没有。坏了,把钥匙丢哪里了,一时还想不起来。 
  “我,我没拿。”我怯生生地说,不知怎么竟然撒了谎。 
  “你没拿,钥匙自己会飞,快说,拿哪里玩了?”父亲生气了,认定我准拿去玩了。
  
  我一看不好,心想准得挨揍,就朝大门外跑。这下父亲更生气了,顺手拿起扫帚,两三步就赶上了我,扫帚带着风声就拍了下来,差一点没把我拍趴下,我大哭起来。这时母亲听到动静赶紧从厨房里出来劝说。等我不哭了,问清了去哪里玩了。最后在一棵小树上找到了钥匙,就挂在一个小枝条上。我才想起是玩捉迷藏时,怕丢了才挂在上面的,后来玩得高兴,竟然忘记了。
  
  其实我的父亲还是很喜欢我的。一般地说,父母都最疼爱最小的孩子,我还有个弟弟。
  
  可能是因为我很少和父母顶嘴,比较听大人的话,弟弟小时候却常说些不该说的话,常受到父亲的斥责,但他却总不改。其实那些话也并不都是不该说的,我只是怕父亲生气才没那样说,弟弟可能没有考虑这一点。
  
  我小时候身体就比较壮实,也比较勤快,干活不怕累,又不好吃零嘴。弟弟毕竟小几岁,爱吃零食。家里有时放些点心、糖果之类的,不用大人说,他自己不知啥时候已经拿去吃了。等父母想起来去拿时,就只剩下空盒、空袋了。弟弟干活小时候也不十分卖力,干不大会就说累,要歇歇。因此父亲好说他“好吃懒做”。随着年龄增长,弟弟已经不那样了,变得懂事多了,身体也强壮了,干起活来和我不相上下了。
  
  由于我平时表现比较好,父亲对我提出的要求也尽量满足。上初中时,我离家在外上学。向父亲要钱时,如果要两块,父亲会给四块,如果要七块,父亲会给拾块。因为父亲知道我是不会乱花钱的。
  
  上初中时,我就住在父亲上班的厂子里。父亲下午下班回老家,我就自己一个人在单间里住。有时自己做点饭,有时就在职工食堂吃。由于厂子里还有其他职工子弟,我也有几个要好的伙伴,常在一起玩耍,也就并不感到孤单。但是有一次差点出了大事。
  
  那是冬天的一个夜晚,天气非常寒冷。我白天上学把鞋弄湿了,晚上临睡时,把棉鞋放在屋内的煤球炉炉台上烘烤,以便第二天上学时暖和些。由于房间小,又点着煤炉子,父亲平时告诫过我,睡前要开好烟筒,窗户要留个缝通气。那天可能窗户忘了留缝。睡到后半夜,我忽然被呛醒了,迷迷糊糊地一看,屋里上半部全是烟,心里一害怕,赶紧坐起来想下床。但感到头昏眼花,全身无力,差一点栽下床去。心想:“坏了,中煤毒了!”
  
  拖鞋也来不及穿了,光脚扶着椅子、墙,往门口移动,坚持着要开门,快通空气。好不容易弄开了门,就坐在门前的砖地上不动了,一直冻了半个多小时才清醒了些。后来才发现,屋里的烟雾是炉火把棉鞋烘着了冒的,鞋子差不多只剩鞋底了。等早晨小伙伴来喊我上学时,才知道这事。都说:“要不是棉鞋的烟气把你呛醒,等到天亮,命可能都没了,真够悬的!”
  
  从那次以后,我好几年都十分讨厌燃煤的气味,想起来还有些后怕。
  
  在厂子里住的时间长了,工人也常到父亲的屋里来玩,厂子里的事也听说过一些。父亲建厂之初就进厂了,做了不少工作,出了不少力,干了多年的科长,在职工中也有一定的威信。但和现任厂长有些合不来。父亲的脾气又比较倔强,认准了的道理不回头。照一些人的说法,父亲如果把脾气改一改,处世再圆滑一点,主动和厂长搞好关系,争取个副厂长什么的没问题。但父亲没有那样做。
  
  随着年龄增长,父亲越来越不愿在厂子里熬到退休了。其他也有好几个老同志有此想法,他们共同申请,终于获得批准,办理了提前离岗手续。
  
  父亲的这种性格,对我也有一定的影响。我至今还记得父亲说过的这样一句话:“人没志气不行。连志气都没有,像个摔不烂的破毡帽子,干啥也不行!”
  
  父亲离岗时距法定退休年龄还差两年。事前,父亲还专门把母亲、我、我的弟弟叫在一起开了个家庭会议。当时我正上高中一年级,弟弟才上初一。因为按厂子的规定,父亲离岗后可安排一名子女接班。弟弟太小,接班不行,主要是看我的想法。我知道,其实父亲本意并不愿意让我接班,还是想让我上学、考学,另谋高就。觉得接班是坐享其成,不大光荣,是万不得已而为之的事。但又不能明确阻拦,万一我以后考不上学,没有了好出路埋怨他怎么办。还是得让我最后拿主意。
  
  “爹,我想好了,我不接班,我要继续上学。”我毫不含糊地说,“以后万一考不上学,在家里劳动一辈子,我也不埋怨家里任何人。”
  
  父亲听了这话,高兴地说:“好,只要你有志气,上学花再多的钱,我也想法给你弄去。扒房子、要饭也供养你上学!”
  
  过了两年,到父亲正式办退休手续时,父亲又问了我一次接班的事,我的回答还是和上次一样。最后,是我的姐姐接了父亲的班,成了厂里的一名正式工。
  
  父亲离岗后回到家,就像进了另一番境界,虽然干活很累,但心情舒畅。
  
  由于我和弟弟都上学,光花钱不挣钱,家里、地里的活便都落在父母的肩上,他们想方设法多收入一点。当了近三十年的工人后,父亲又象农民一样扛着锄头、拿着镰刀下地干活了。
  
  由于父亲也是农民出身,地里的活以前也都干过,啥活都拿得起放得下,犁地、耙地、播种、赶车都行,地里的庄稼一点也不比别人的差。还自己开辟了一处菜园,种些豆角、茄子、辣椒、韭菜、西红柿、萝卜、白菜等常吃的青菜,很少花钱到集市上去买菜,尽量减少支出。
  
  我的父亲手也比较巧。在冬天农活少的时候,他就自己在屋里用竹条、铁丝编鸟笼。由于家里活比较多,编了好几个鸟笼却没买鸟,父亲说等以后没大事了再用。父亲有一个小柜子,上面是他年青时候自己画的公鸡早晨鸣叫的情景,画上还有青蛙、草地、蚂蚱。柜子里面有颜料、画笔、画盘。可能是因为忙,没有那份心境,父亲多年没有动过画笔。
  
  在家里时间长了,亲戚邻居听说了接班的事,常说父亲安排的不够妥当:有儿子哪能让女儿接班?村里能有几个考上大学的,万一我考不上,看你咋办?在农村盖房子、娶媳妇可要花很多钱的。退休金又不高,啥时候攒够钱!当工人找对象就好找多了,彩礼钱也要得少。
  
  起初,我的父亲听了这些话并没放在心上,但接着我高考却失败了,给了父亲不小的打击,虽没有明说,脸色上、话语里有时流露出后悔之情。我看在眼里,难过在心里。我告诫自己:“不行,要争口气,不能让父亲失望!其他的兴趣、爱好放之脑后,弃之大海吧,要刻苦学习,一定要考上学!”
  
  在复课期间,叔叔的一个朋友要给我介绍对象,说我家的情况人家都了解,只要我家愿意,这事准能成。还说女孩长相身材都不错,大人也是通情达理之人。我的父亲就问我的想法。我说:“我不愿意现在订婚,等上完学再说。以后打光棍也不埋怨家里。”
  
  知子莫如父。我表明了态度,父亲也理解我的想法,也就没强迫我。以后也没再提找对象的事。
  
  父亲的信任、期盼给了我很大的动力。经过一年的努力,顽强的拼搏,我终于脱离了苦海,考上了大学。我高兴,父亲及全家人更高兴!父亲沉闷的心情终于放松了许多。
  
  在远离家乡几百公里的省城上学期间,我时常要想起父亲,想起家乡。父亲是有退休金的,虽然不高,但能维持基本的生活。为了供养我和弟弟上学,父亲才不得不年过半百还要继续下地劳动。和父亲在一块工作,退休的很多人当中,有的打麻将玩,有的遛鸟赶集消遣。我知道父亲也有养鸟、养花的爱好,是我和弟弟剥夺了父亲的兴趣和爱好。我的心里是多么难过啊,觉得自己有罪,还时常自问:“这罪,我能赎回来吗?” 

赞                          (散文编辑:散文在线)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80145.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