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那一碗面疙瘩

2021-10-13 13:42  作者:夕枫香 6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对于面食爱好的不多,饺子面条这些复杂精细的可以成年不吃一回,唯独那面疙瘩,二三十年喜爱依旧。
  这个爱好由来已久。和父母亲一院同住二十年整,记忆深处最清晰,也是最温馨的就数母亲早晨做的面疙瘩了。记事时刚刚八十年代初,又住在农村,没有买早点这一说,都是各家主妇早早起来做饭。
  母亲最拿手的就是做面疙瘩。白的面、青的菜叶、黄的鸡蛋花,要是冬天还会放上嫩绿的香菜,满满一大锅,看上去赏心悦目极了。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通常情况下都是最后一个被母亲喊起床的,而且给我留的是有荷包蛋“特别餐”。寒冷的冬日,一大碗面疙瘩下去鼻尖上能吃出汗来,走到学校都不会觉得冷。
  后来娶妻单过,中午晚上饭没少回去吃,每每母亲都象招待客人一样弄菜做饭,但是因为离的近,晚上都是回自己小家的,十多年来,居然没在父母家吃过早饭,母亲做的面疙瘩也就从此再没吃到过。
  乍一离开家庭的束缚,兴奋不已,吃不上面疙瘩也没什么感觉。几年后开始想念起来,一日一日念头愈发强烈,但是二十三四岁正是要强的年纪,总不能回家单单让母亲给做一碗面疙瘩吧?
  毛主席说:“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吃不上就自己做。小时候偶尔起早,母亲做饭我打打下手,做面疙瘩的流程我是知道的。在手忙脚乱或绸或稀地试做几次后,终于掌握了水面的比例,做出的面疙瘩也是有模有样,甚至切了细细的瘦肉丝放了进去。一番忙碌后大功告成,盛了一大碗急急地吹凉了品尝,味道很好,挺象母亲做的,遂自豪不已。
  后来每当早起又心情好就做上一顿、吃上两碗,好的心情能延续一天。如此几年,到了三十岁时,经常怀念一些儿时往事,竟又起了多年前的念头:吃母亲做的面疙瘩。再吃自己做的老是感觉少了什么似的,又悟不出来,兴趣顿失,后再没做过。
  今年母亲六十六岁,夏天时兄弟姐妹四家十几口给母亲过寿,热闹异常。席间,母亲情绪很高,不住地给我们四家的孩子夹菜,看看这个、摸摸那个,欢喜地很。看着因风湿关节肿胀变形,岁月催白了头发却依然微笑的母亲,突然间我明白了,我做的面疙瘩缺少的是一份对亲人的感情、一份母爱!
  现在,我又开始在自己的小家做面疙瘩。心里有两个小小的愿望:吃母亲做的面疙瘩;让母亲尝尝她最小孩子做的面疙瘩。
  我知道,这两个愿望会实现,很快。
  
  作者简介:毛浩,男,1975年生,安徽淮北矿业袁庄煤矿机电科的一名普通职工,没有任何文字功底,写下此文仅为抒发心中真实感受。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80128.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