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爱是真

2021-10-13 13:39  作者:夕枫香 2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大年三十上午,三弟又像往年一样,骑着摩托,送来了油馍、果子、干面条、油炸花生、豆腐…..
  “小锋,我们二十七才回家拿那么多东西,你又带这两大袋”。
  “这袋是我二嫂让拿的”
  “我们有工资,工资还涨了几次,每年春节,只给你们称十斤白糖,给几个侄娃买几身衣服,而你们在家累死累活地干,我真是不好受啊…..”望着汗流满面的三弟,我心里热乎乎的。
  “柴锅炸的油馍香,自家做的豆腐瓷,农村就这,别的也没啥稀罕的东西”。三弟一边解绳一边说。
  ……
  “有公婆在,咱妯娌们亲,没有了公婆,妯娌们更亲。”二弟媳常说的这句话实在、厚重,更让我感怀。
  婆婆一生辛劳,生养了四男一女。可怜我那唯一的婆妹来到人世,仅仅二十多天便不幸夭折(四弟因患癫痫成了傻子,生活难以自理,活了30岁)。失去亲生闺女的公婆,待我们妯娌三人如同亲生。特别是丈夫,身为老大,工作在外,没能为家里带来什么,反而最让他们挂心。87年到91年,弟兄三人相继结婚,极为憨厚、朴实的婆婆以农村母亲那种最真挚的爱沐浴着我们。她用无声的行动昭示我们妯娌们怎样相处,怎样互相尊重,互相理解,互相关爱。20多年来,我们妯娌三个从没有红过脸、斗过嘴,而是亲如姐妹,在方圆几十里都有好口碑。
  03年正月二十一日,06年腊月十六日,69岁的婆婆、73岁的公爹,都是突发脑溢血,医治无效离我们而去。公婆住院时,两个弟弟、弟媳争着拿钱来伺候,说不让我们耽误工作…..公婆去世时,我们妯娌三人哭得声裂屋瓦,两眼红肿,邻居大娘婶子无不感动:“看,人家的儿媳妇,活着对公婆争着孝敬,死了哭得多伤心啊!”
  二弟媳和婆婆家同住一个村,88年9月,我在老家过月子,那一个月,不说婆婆对我无微不至的伺候,二弟媳那时虽然还没有过门,可她几乎天天到家,为我做饭、洗衣…..现在儿子已长成近1.8米的汉子了,二弟媳伺候我的一幕幕仍历历在目,难以忘怀!
  92年,婆婆要把陪嫁的一个银镯打成三个戒指送给我们妯娌,两个弟媳说嫂子上班,戴上好看、陪衬,硬是让婆婆打成一个银项链送给了我。这条项链虽不值钱,但我却视为珍宝,爱不释手。
  94年,我们在城里盖房,时经月余,二弟、三弟,一直相帮。那时,工资低,经济拮据,自己能买、能拉的,全是两个弟弟代劳。房子盖好了,两个弟弟瘦了一圈。多年来,不少人们靠捣房子发财,而我们始终没换。因为这房子盖得不易!这房子渗透着亲人们的血汗!
  公婆在世时,跟着三弟住。平时,青菜、馍、玉米、白面…..都是三弟骑30多里路送来,二弟媳也总是让二弟送馍、送面…..从87年到95年,我们年年回老家过春节,临走,婆婆、二弟媳让带的油馍、豆腐、大肉、鸡蛋,能让我们吃出正月。
  二弟住在公路边,交通便利。三弟除了种庄稼,还做些煤炭生意。多年拉煤,都是放在二弟的房子旁,弄得二弟家到处乌黑。尤其是刮风下雨天,煤末吹得到处都是,煤泥踩得到处油黑,三岁的侄子,一摔跤便像个黑泥人。有些邻居私下对二弟媳说,让老三换换处吧,或者出点钱。而二弟媳总是笑着说,弟兄之间有啥说……二弟媳不但没有生气,还经常为三弟称煤、卖煤,晚上,还得替三弟看煤。
  三弟媳虽是接父亲的班,但多年赋闲在家。99年,好不容易到县纸厂上班,可谁知,05年纸厂倒闭,在纸厂上班不到7年的三弟媳只好带着孩子又转回老家务农,娘俩没有耕地,只能靠三弟那份。即使这样,三弟媳还像往常一样,给我们送馍、送面,说是租了别人的地,粮食吃不完,让我们省两钱供孩子上大学。
  05年11月,傻子四弟,因癫痫病发作而去。公爹说什么不让我们给四弟买新衣服,说是花那个钱没有必要,穿几件旧衣服拉去火化算了。而我们硬是给四弟买了几身新衣服,像对待常人一样送走了四弟!邻居都�h我们弟兄们有情有义!
  08年,我们的儿子考上大学,两个弟媳分别送来了2万元钱,一个劲地说啥时有啥时还。这4万元,是他们的血汗钱啊!二弟一年四季在窑上装车,活重,累得吐血,工钱还给的不很及时。06年腊月,公爹住院,二弟媳在家照看两个孩子上学,让二弟来医院替三弟时,我看到仅仅39岁的二弟满脸沧桑,看上去像50岁,二弟的双手冻得红紫、浮肿,右手背的窟窿还在渗血水……
  “二锋,干活小心些点,手疼吗?”
  “疼啥呀!装砖车是按车记工,有活时抢着干,哪一个不是这样…..”二弟笑哈哈地说。
  我执意带二弟找医生,对伤口进行处理、包扎。每天督促二弟擦手、擦脸,一周过后,二弟的手伤好了,皮肤也细嫩多了,可二弟的一番话让我难忘。
  今年冬天,侄女打工回来,在城北关学习电脑,由于离我家远,工作又忙,我便给侄女100元钱,让她自己想吃啥买点啥。100元,对有钱人来说,简直不值得一提,而二弟媳硬是不收,说是侄女打工回来带好几千元,说我们就那几个死工资,供个大学生,一年1万多元不容易啊……最后,我强硬地塞给了侄女,谁知,老家一个近门哥哥接儿媳妇时,二弟媳悄悄地为我们上了100元礼钱,后来,捎回几次都被送回来…..
  随着改革开放的步伐加大,两个弟弟的日子越来越好了,两家在一起买了辆拖拉机,农忙时耕地、收割,农闲时,三弟拉煤、贩煤。每次往城里送煤,总是给我们捎东捎西,我很过意不去。三弟却总是说,现在党的农村政策好了,农民种地不仅不收提留款,还给农民奖钱;农民住院报销药费;孩子上学不交书杂费;还对贫困户实施低保……这在历史上是少有的啊!粮食对半卖,还吃不完,喝不完,弟兄们分着吃……
  大爱无痕,真爱无声。是啊,公婆走了,弟兄们更亲!米、面、馍、菜,跑腿、出力,这份真情、这份实爱,或许对那些大款、权势者们来说,不足挂齿,微乎其微,甚至是笑谈,而对我们真的已经足够了,够我们回味终生,享用终生!因为,它包含着弟兄们相依为命的亲情!包含着弟兄们心心相印的挚意!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80112.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