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公笔下和笔下叔公

2021-10-06 04:22  作者:夕枫香 1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小引:
  
  幽雅怡静的晨曦,琼枝玉叶,粉妆玉砌,一阵凉莹莹的。你看,早晨的雾云还是灰蒙蒙的,校园里的小仙童,小手嫩嫩的、顽皮的将小草轻轻地摇晃。蓦然间,一颗一颗如珍珠般的露珠儿被唤醒着,一切醒着的,充满生机、活力。看吧,校园里每时每刻都在过滤,过滤的是雾云后的天晴,一切都在净化,连同我们的心灵也在净化,净化的纯洁而舒雅。
  
  ——————上官语柔
  
  “来了!来了!”伴随着一阵苍劲的脚步声,同学们欢呼着,正襟危坐着。
  
  此时,一个中等偏高的个子,一头乌黑夹着白丝头发,眉毛浓而斜,身穿着水墨色的大毛衣的老人,只见他神态龙钟,不慌不忙的走上讲台,惯性地将粉笔捏在指缝间,然后面带祥和的微笑,用他那会说话的大眼睛平视了下所有的同学。同学们心里顿像敲打的鼓,咚咚地直响,低着头或轻声朗读或默读,只见他那枯瘦的大手背在背后往巷道里走了遭,此刻,教室里一片寂静,连一根针掉下来都能将人的心坎提上来,他一会儿看看这个同学,一会儿看看那个同学,一会儿点点头,一会儿摇摇头,他的每一步都让人觉得走的那么稳重。
  
  每当他上课的时候,学生们都不敢造次,偶尔班上几个顽皮的学生不乖、不听话,他都会很不客气的请他们下课到办公室喝凉茶。于是上课就有了这样的场景。他虽然上课严厉,但课后却会和我们像朋友一样聊天,现在的我也明白了这是另一种的教育方式,旨在于了解学生的心理和性格。
  
  陈老师是我们的班主任,也是我们的语文科任老师,他给我的印象很深。他注重培养学生们的德育也培养学生们的特长,每周他都会布置学生们上交一幅画作,每天都要求我们写日记和笔记,培养文学的写作能力。还记得小时候,为了画画争得一、二名,我总是绞尽脑汁,十分积极,当拿到理想的成绩时,心里总是美滋滋的自恋一番,这样的学习也让我们有了积极创造的思维培养。
  
  陈老师还喜欢养花,他家里后院有各色盆景的花,菊花,百合,牡丹等。他还时常把家里的花带到学校去照顾,美其名曰:美化校园,同时还倡导我们这么做,花征集了,他常常亲自浇水照顾它们,仿佛那也是他的学生和孩子们。
  
  陈老师在教学我们班的两年中,同学们的文化水平都有了逐步的提高,期末的平均成绩达到了百分九十以上,几乎都及格了,从原来喜欢数学的同学,或不喜欢语文的都渐渐喜欢上语文课。当然,这也和陈老师热衷教育工作和独特的教学方式有关。他注重学生自我的发展和引导,他采用“以静制动”的教学模式,可谓恩威并用,他很慈祥但也很严肃,教学过程中,他从来不开玩笑。他对每个学生都一视同仁,从来没有因为他是我的叔公而偏爱我,自从他成了我的语文班主任老师我就不再叫他叔公而称呼老师,比如说现在吧,我也时常叫他老师只偶尔叫他叔公。
  
  陈老师对我的影响很大,让后来我慢慢地喜欢上文学,包括写作和绘画,说来也许也和家族基因有关。说起爷爷他们那时的事,叔公会很有感慨,叔公是爷爷的堂兄弟,我的曾祖父姓张,是国民党旗下的官员和地主,国共抗战曾祖父牺牲在这场战争中,当时,爷爷才三岁大,生活上的打击和变动,让曾祖母痛苦,她独自带着三个儿子回娘家,寄人篱下曾祖母将孩子改了陈姓。爷爷家境困窘,只读了初中。说到爷爷,总让人忍俊不禁,小时候我让爷爷教我写作业,第二天作业一教上去圈圈叉叉全错了,我回家控诉爷爷把我教坏,爷爷红了脸,不好意思的说:“多年没读了,不记得了,(你看,这就是借口,专门骗小孩的)”。爷爷爱弹琴,小时候爷爷一弹琴,我就会搬张椅子坐着听,还会蹦蹦跳跳,惹得大人们大笑。
  
  现在,我长大了,爷爷离开了我,叔公的年纪也渐渐大了,叔公和我家很近,每当回家时见到叔公更多了一份像朋友的情谊,叔公和爸爸依然和当年一样聊着天、对立而坐,却不是10年前的年轻,叔公在岁月中写着人生一笔,爸爸也在岁月中写着人生一笔,我亦在人生中写着自己的一笔,岁月留给人的是每天多了一笔……
  
  我请以最简明的一句话写出文意:
  
  叔公笔下的是培育出的莘莘学子们,笔下的叔公是他抒写的人生历程,而我们的笔下……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79901.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