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蝇

2021-10-06 04:21  作者:夕枫香 5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和网友聊天,偶想起一个儿时的“游戏”。
  QQ像是两只小蝌蚪,游动在时尚的通信网络上,供着人们谈天说地,把不想说的东西帮着找个怪脸代替,在这花样的时代忙得不亦乐乎。好像也忘记了要把自己真正长成青蛙,尽是让些个冒称“王子”的虫豸们在它的眼皮底下插科打诨,逗乐了多少半死不活的孤独与谎言。
  网友的个性签名很若骚:“招招蜂、引引蝶。”我就是在这种引诱下“加”了她的。
  “姐姐,都招些什么样的蜂,引些什么样的蝶?”
  “蜂没招到,蝶没招到,尽是些蝇。”
  “那就随便做个人情,把我招了吧。”
  “你不会也是只蝇吧!”
  “不会的,我是只蜂,公蜂,勤劳而执着,蝇是招不得的哦!”
  “为什么?”
  “蝇而淫啊!还嗡嗡地叫!”
  “哈哈(旁有一个献媚的小脸)”
  但凡有“哈哈、呵呵、哦”这类的词语出现时,那些“蝇之事”便会戛然而止。这是蝇者们总结的规律,谁都逃脱不了,就像阿Q的命运一样。
  这个文章似乎头重脚轻,不知所云。
  小时候的那个孩童很是有点调皮,总爱寻些竹篾,做成些叫“枪”的东西,是他精心私造的军火。就是用两块小篾,一长一短,长的一尺来长,短的则仅寸把的样子。长的一头用刀小心地在侧背刻道深迹,再把短的削成一个倒钩,类似于板机的功用,用皮筋绑牢,另寻得一根略于粗长的橡皮筋,一头扣在那长篾的深痕里,用力一拉,将这端挂进“板机”的倒钩。这时只要将那小篾钩轻轻扣起,皮筋就嗖地弹了出去,定会出膛而去,命中那些“仇敌。”有几回弹出去后的皮筋,就是揭地三尺也没找到,我只摄手摄脚偷到奶奶的的旁边,将她束发的皮筋取下。因为这时一般都是正午,她侧靠在椅背上打着呼噜,所以也是我觅得装备的好时机。有时也为了让自己独立拥有这种资源,甚至把她的新凉拿了一只去杂货担换得一把,然后痛快地藏在猪栏后墙的墙缝里,那是隐蔽性最好的兵宫广,从没有出卖过我。但第二天总归是要怀疑到我头上的,被“冤枉”地挨打也是少不了的。
  在农村,夏天的蝇蚊是多得顺手可捞一巴掌的。我也是讨厌这些秽物,才想出了造“枪”的由头来,但也有时想像成自己是一个兵。奶奶很痛我,专在我一件灰旧的衫衣前面缝了一个白色的补子,还请了隔壁那个读了点老书的先生帮我描了个“兵”字,事后听说还向奶奶索去了两个鸡蛋。我得知后,甚于脑火,至今想想也是我发奋读书,要走出那个大山的第一个动力吧。虽花了些本钱,但穿着却神气十足,握着那篾枪,宛若手执长茅的清兵,把那些蝇蝇们当腐朽一样砍杀。但现在才明白,清王朝的那些“大兵、我军”,终究没干过那些击败而胜的举动,倒是给叫洋人的鬼子吓尿了裤子。
  整个夏天,我除了上学时把枪藏在裤腰的后背,一般都是守在老屋的的檐下,守候着那些蝇们的飞落,最称意的是麻头苍蝇与那浑身绿盈盈的绿苍蝇,它们的体型较大,比较受枪,基本百发百中,打得它们瑟瑟弹抖,然后再补一枪,便神断气绝。补枪也是出自于对它们的唠叨与盲目无知,谁叫它们总爱在我睡着的时候来偷吃我的鼻涕,翅子在鼻孔的沿边微微振响,弄得痒痒呼呼睡不踏实。更是那绿头蝇虫可恶,我被偷鞋的事件拎得耳朵还在发烫,哭累后冥冥入觉,它到好,在我未干的泪痕上拉些蝇矣,或从后窍中放生几只蛆虫,害得那小脚的五嫂,摇摆着三寸金莲蹲到我跟前,看到有蛆在脸上爬动,便不再用手在我的鼻下试风声,就急着带哭腔大喊起来“来人啊!”,叫这个的意思是以为我已经死了多时,连蛆子都生了。我便惊坐而起,在擦眼之际,大人们都闻声放掉瞌睡不要跑来看我,等我完全争开了眼,见到的都是欲哭而笑的脸,赖赖地散去。
  还有那水蝇,身材细长,灰麻的颜色,着实灵活,要打到它不容易,而且在水上滑动的能力极强,远比正乾隆爷那时的喜桂要神通得多,虽说他也是“跑冰戏”的高手,但他们也有极像的地方:面貌黑瘦,矮而细长,倒也是能献些媚色的脸子,且善长“走婚”。这些水蝇总爱“爬背”,这姿势与发情的猪狗一样,淫淫我我。知道“爬背”是干那事的时候,我大概也已经长大了。小时候一见到这类事,就兴奋的大叫,妈妈(我们那叫奶奶都喊妈妈,也不得什么风俗把奶奶的名份在这穷山沟降了格)快来看,又有一对“爬背的”。奶奶只是用正在纳底的针尖在头发上不停地滑动,嘴里嘟嘟地轻骂“短命鬼,不晓得害臊!”我只是一叫唤而已,骂什么全然不放在心上,只猫身伏藏在地,等那“爬背”之物临空而降,便赶紧眯缝了右眼,用左眼瞄准那对淫荡的巫灵,瞬即让它们化作尸魂。又听得“妈妈”说,那背小虫子的是不能打的,那是它妈妈在带它玩,就与我背你出去拔葱一样。隔不了几多时,还真有她说的那种,这我便记住了,算是长得了一点善良。
  现在也读了些书,想必那时奶奶说的那类就是书上说的那个林回,弃璧而逃,却负婴在背,这是毫无疑问的道德!那只鼓励我生长善心的蝇子,肯定也是周王朝的那个难民,若是弃子而拥壁而趋的奸汉,应是早已死在了那玩童的枪口下的。
  
  作于2012年11月25日中午

赞                          (散文编辑:可儿)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79894.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