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生日

2021-10-06 04:16  作者:夕枫香 3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昨天是母亲的生日,她的第六十一个生日。
  这么多年,无论在外还是在老家的城市工作,都没有亲自着手为母亲做一餐生日宴,也没有送上“生日快乐”的祝福语,我这个儿子是不称职的。即使去年的六十大寿,在母亲的坚持下也没有摆宴席,只是推不掉本家的亲戚,那天火燎心急的备了几桌,都是父母亲帮手,堂叔在厨房掌勺。
  近几天总是冷绵绵的冬雨,在妻的建议下决定今年母亲的生日改在城里举行,也就那么十一二个人冒尖的一桌而已。毕竟我们住的地方买菜方便,还是周日。母亲的身体今年又总是磕磕绊绊,大不如从前,上楼都难,腿脚无力还抽劲的锥痛。于是我提前买了大砣牛肉,从网上打印了制作牛肉的配方和步骤。我是不善于学习做菜的,准备端一锅牛肉土豆遮掩我的难堪。妻也不愿将时间耗在胃上面,是宁可挤时间去桌上撮两把麻将的。
  一大早,我就去买炖牛肉的作料,试着问常光顾的货店,女店主的热情化解了我手中拽着纸的尴尬,八角、桂片、香叶、三奈、茴香、小米椒每样都捡些,总共称了一两。肉切成两厘米见方小块加盐、白糖、酱油、白酒(家里没有米酒),腌放进冰箱。我向妻索一块纱布,家里有一大块,不允,倒讨来死木鱼脑壳的抢白。纸上确实是说用纱布将八角、三奈等扎成包的,女人就是无可奈何,她认同的事是男人难以改变的,除非她自己转过心来。
  趁等腌牛肉这三十分钟,将父母从家里带来的老母鸡加上菇煨在紫砂罐里,因为太注重慢火,鸡太老,最后大家喝了美味的鸡汤,鸡肉只有留下来慢慢犒劳我这主厨哩!
  手忙脚乱心惶惶的将加油炒过的牛肉倒进高压锅,合上阀门的瞬间,倒是长长地吁了口气,周身都松懈下来。慢条斯理准备土豆、藕片、萝卜丝这些家常菜。
  只有半天假的女儿中午带回俩同学,这二位倒是有口福的,一群半大的学生围成桌,七八个脑袋凑聚在一起,俯瞰过去,近似一个露天体育场。叽叽喳喳的,嘴里还嚼着油汁的牛肉。
  拒绝妻和妹妹她们帮忙,我是整整在锅边转了一上午,看着大家的高兴劲,我很满足初次的作品。母亲也一定是幸福的,虽然饭后还得吃大把的西药,忙着乘车回去带我们的那群大鸡小鸡。
  今后父母的生日,我应该下厨的。
  
  2012年11月12日夜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79850.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