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药

2021-10-06 04:15  作者:夕枫香 3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卑劣的噪音又开始在黄昏后的晚餐上响起。好多年过去了。好多年前,就已经学会了习惯。姐姐习惯了。我习惯了。妹妹习惯了。
  以前,总是我问姐姐。现在,总是妹妹问我。他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疯的。
  姐姐说,从她一生下来他们就疯了。
  我说,从姐姐一生下来他们就疯了。
  我们的回答总是夹杂在争吵开始后的某一瞬间。然后,准备接受凛冽的寒光和恶毒的咒骂。他们争吵的时候,最好不要插嘴,更不要帮谁说话。因为那个女人什么恶毒卑贱的话也能毫不犹豫地吐出来。真真是个毒妇。那个男人也不是吃素的。黑老粗鄙的大脸面目狰狞后越发丑陋不堪。
  姐姐说,他们是上辈子欠下我们的债,今生相约着一起投胎。然后像两个小丑一样给我们拼命地表演节目,想博得我们一笑。姐姐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院子里的老柿子树。
  我想,姐姐肯定在害怕。害怕那棵老的快要成精的柿子树。害怕有一天树精会掳走那个女人狂野的魂魄。
  当然,我是不会害怕的。因为我没有姐姐那颗坚强而又善良的心。我告诉姐姐,我从来都不在意。他们的一切都与我无关。每次说这话的时候,我总是不断地把下巴磕在膝盖上。眼睛直直地扫视着地面上的尘土。我能感觉到,姐姐无助难过的目光洒到我身上。但是我很难猜的出来她的眼睛里会不会有眼泪。
  那两个小丑总会选择在晚饭中登场。摔筷子砸碗拉开序幕以后,便开始对戏。他们的招式千奇百怪,有时候还真的能博我们一笑。每每此时,我总是特别恨姐姐。因为她总是想凭空插上一脚。打断人家的表演。怪不得人家会怒目相视,给她几响耳光。这时候,淡定的我也气不住了。大声吼她,你以为只有你是他们的孽种!我不觉得我的台词有什么出众之处。可是说完,就会挨那个男人的飞来一脚。
  实实在在的一脚,重重地砸到我的身上。我总是奇怪。那女人竟然会想救我,还会为我报仇呢。她是心疼我了吗?呀!不可能嘛。她那样对姐姐。
  我狼狈地协着妹妹逃离。妹妹真傻,还悄悄地去院子里关了大门。我问她,关门干什么呀。她天真地说,隔壁的邻居总是到门前偷看呢。她说话的时候脸上还挤着笑意,迅速地击溃了我的心理防线。我撇开头,装作回头再望一眼。然后,悄悄地抹去了快要滴下来的眼泪。
  每次到了上学时间,我便和妹妹一声不吭地离开这个家。妹妹说,她走了就再也不要回来了。我说我也不想再回来。这话千万不能让姐姐听到,她会伤心的。我们都不明白,这话有什么值得好伤心的。但是我们都很清楚,无论天涯海角,我们都还是她的弟弟妹妹。
  如果选择离开,那也要轰轰烈烈地。我知道那个女人和那个男人的钱都藏在什么地方。我需要钱。我不能开口向他们要。我宁愿去偷,也不要跟他们讲一句话。偷是多么大的耻辱和罪过。但是我很好奇,如果我把他们攒的钱全部悄悄拿走,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会引起他们的反思和关注么?
  我离开了,可是最终等到的只是姐姐单薄可怜的身影。姐姐哭得那么难过,我快要崩溃了。姐姐问,小妹呢。我才明白,小妹骗了我。她说她还是不要离开。结果她竟背着我们一个人消失了。这下糟了,小妹第一次骗了我。连我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姐姐透红的眼睛一直看着我,嘴唇颤抖的厉害。我理解她的心情,但是不理解她会有多痛。
  小妹跟我不一样。她才是那种拿得起放得下的人。既然走了,就走的远远的。
  作为别人的一个儿子,我很佩服姐姐。作为姐姐的弟弟,我更是佩服她。她心里装不了仇恨。她太善良。尽管那个男人和那个女人都不喜欢她。
  我们都长大了。那两个热爱争吵和打架的人也老了。但是旧年的时光像毒药一样洒遍了我们的童年,给我们的青春划下一道残忍的悲伤。十几年来疯狂挖掘开的壑沟早已成了触目惊心的无底深渊。我们都在努力。努力地填平那道过不去的沟。
  妹妹跟姐姐太不同。或许那些童年的时光对她的伤害都深深地结固在心底。亦或许是她还没长大。
  这些年来,姐姐是一座桥。一头连着那两个沧桑的人,一头连着我和妹妹。
  我不想姐姐伤心。我愿意从桥上走过。
  如果可以,我也愿意像姐姐一样架一座桥,安安稳稳地载着妹妹走过。

赞                          (散文编辑:可儿)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79845.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