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

2021-10-06 04:14  作者:夕枫香 2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张志军/文
  
  我在外乡教书,离家几十公里,一年到头难得回家一次。成家后更是难回去,家里只剩父母相依为命。这周周未学校不用加班,决定带着妻儿回家一趟。周五最后一趟班车把我们送到了三河镇。
  
  黄昏金黄的阳光照在收割完的稻茬上,堆起的稻草堆像一座座蒙古包分布在一望无边的四野间。快归巢的乌鸦们正忙着收获他们今天的晚餐。白天行将消失,所有的生命都仿佛都要有个交代,便使得整个村子多少显得有些烦乱和焦灼。看那,落日怎么也撵不进鸡窝的母鸡正带着一群小鸡崽四处奔走,鸭子以嘶哑的嗓门宣唱它们对小溪的占领,老牛正孤独的望着远方,“哞——”出一种浓浓的乡韵……远方农家屋顶渺渺炊烟升起,又是做晚饭的时候了。
  
  农民们都很忙,也吃得苦。锄头往墙上一挂,柴棍刚剔去脚趾的泥巴,就在竹竿下踮起脚跟收晒了一天的衣物。农妇们正忙着用风车风着刚丰收来的稻谷。孩子们和小黄狗嘻闹着,大人们谁也不去掺和他们的乐趣,只是村边不停响起一声长一声短唤孩子回家洗澡的声音,让人不由想起了“家”这种东西来,不禁鼻子有点酸,喉咙如梗着什么了。
  
  夜色慢慢笼下来,老家的轮廓就在眼前若隐若现。母亲正站在门口大树下张望,早上我打电话告之他们我们一家会回来。父亲就站在母亲的身后,用手拉了一下母亲,或许他对母亲说,天黑了,下露了,外面凉,要等进屋去等吧。可分明父亲的目光始终望着通往家门口的小路这一边。他们年岁大了,背也弯了,眼睛不好使了,天一暗下来就看不多远了,不似我等后生还能看得远远的。
  
  四岁大的儿子早就一跳一跳奔向二老了,“爷爷、奶奶”叫个不停。父亲和母亲先是一惊,然后“快速”地蹒跚的一颠一颠的跑向儿子,蹲下来抱着儿子。我知道他们是想抱起站在他们面前的孙子来,就像我小时候抱起我一样,但终是没抱起来。小时候,父亲能轻易的把我抱起,跨在他肩膀上“骑肩马”,绕屋子跑上好几个圈……此时我的泪又不争气的流下来了,我知道,岁月终是摧垮了父亲和母亲的身子,他们已不年轻了。待我们走近还来不急唤他们的时候,父亲就急着说:“回来啦!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快!快进屋去,外面凉!”
  
  上好的五花肉端上来了,因为父母知道我喜欢吃酸菜扣肉,香喷喷的油炸盐辣椒也上来了,都是父亲自己种的,母亲亲手腌制的。花生米、老鸭汤、炖猪脚,干红辣椒炒肥肠,居然还有蒸玉米。“天冷了,要是你们再不回来,就没得吃了”,父亲边说边拿出一瓶大可乐来。我知道这是父亲步行20多分钟到霍家墟上买来的,去墟上的路一点也不好走,还要绕个很大的弯。
  
  饭后儿子围在父母的身边,听他们不停的讲我小时候出的笑话和一些糗事。听得儿子一惊一柞的,平时我在儿子面前都是一副“孔夫子”形象,这次居然让他从爷爷奶奶这里还原到了一个活生生的,爱调皮的,不听话的,全村出名的大坏蛋爸爸来。
  
  夜深了,儿子和妻子听倦了父亲和母亲讲的故事,早早去睡了。父母还在不停的拉着我,从村头老张家娶媳妇,到村尾老谭家小孙子满月;从三姑父去世到六姨父和姨母离婚……仿佛他们有许多许多故事都要讲给我听,生怕我错过了这些信息一般。也许他们意识到像这种在一起拉家常的日子对他们来说屈指可数了,他们最放心不下的还是我这个他们用一身心血痛爱的儿子,虽然我已长大。临睡了,母亲还对我说:“你们要好好过日子,不要像六姨他们,不要争吵,多让着她(我老婆)一点,多哄哄她。家和万事兴。听到了吗?我们老了,说不定那天就过去了,到时候可管不着你们了。听到了吗?”直到我点头说“知道了”,才放过我。
  
  送完父母上楼睡觉后,我却睡不着了。院子里父亲种的几株丝瓜快要枯去,几片枯叶在秋风中沙沙作响,天上繁星闪闪。前几天,我一位懂相手术的朋友对我说,观你手相,知你长命过百岁。如果我真能活到百岁,我愿拿出30岁来,折给父亲和母亲每人15年,好多让我服侍他们几年。愿我的父亲和母亲幸福安康,长命百岁。我那不争气的泪水又流了下来。暗暗发誓:以后我不回家也一定每天打个电话回来,只为能让他们每天都真真切切的听到我唤他们一声“爸,妈”。
  
  作者单位:沔渡镇学校
  
  联系电话:15886355189
  
  邮编:412501

赞                          (散文编辑:散文在线)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79834.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