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尘往事

2021-10-06 04:11  作者:夕枫香 1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模糊,不清晰,没有其他念想,父亲小叔温柔的呼唤,母亲的焦躁不安,奶奶轻柔的抚摸,兄弟姐妹们的无奈,我浑身滚烫,痛,我不能翻身,连四肢的轻微舒展都不能,左下腹靠近髋关节处因疮肿疡毒内侵而致腹部穿孔。爸爸是乡医院的一名普通医生,靠着微薄的工资,养活着五个儿女,七几年的乡医院条件没有现在这么好,交通也不发达,公路像羊肠小道,稀泥烂糊的,他知道拖下去的最终结果是败血症,死亡。他和小叔商量好轮流背着我,徒步几十公里到现在中心医院的前身福家坝去给我治疗。我命大,活过来了,临近出院的时候,我们还欠了点帐。人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一直崇信这个道理,因此不论遇到多么大的困难,我都咬牙坚持挺过来,这一点像我妈,她是一位多么坚强了不起的女性啊!不要以为困难和痛苦会永远伴随我们,只要我们有信心,我们会渡过难关的。散文原创http://sanwenzx.com
  
  我们家兄弟姊妹多,全靠爸爸一个月的工资维持,那个时候农村实兴集体制,土地还没有包干到户,干活的时候大家一起干,凭工分分粮食,男人算全劳,妇女算半劳。奶奶生了七个子女,二男五女,大姑二姑都已嫁出去,小叔到西藏当兵,三姑成绩好考入师范,四姑初中毕业到村卫生所当了一名赤脚医生;小姑(比小叔大三岁)高中毕业后先在乡里搞文艺跳舞唱歌,后来我爸爸私心弃我妈保她,把她弄到县妇幼保健站当了一名妇科医生;爷爷会补鞋的手艺,那个时候农村实兴赶场,一四七赶这个乡,二五八赶那个乡,三六九赶另外那个乡,爷爷就这个乡那个乡的赶场补鞋子做生意;奶奶以前是另外一个区的区长的小姐,读书都是请私塾先生到她家里来教她的,因为男尊女卑的封建思想严重,如果哪家生了个女儿的话那你这个家就要断种了(其实现在这个封建思想仍然存在,几千年的男尊女卑思想可以说根深蒂固了,中国省份那么多,人口就更加不用说了,如果其他省份多学一学浙江的话,我们女性的地位就更高了,在浙江生两个女儿的话,一个嫁出去,一个留在家里,留在家里的这个女儿生的孩子的姓全部跟女方姓,并且法律规定留在家里的即招女婿的可以生两个小孩),在她很小的时候,他父亲就抱养了个比她大的男孩子,由于她父母的娇生惯养,她哥哥沾上了大烟,这可不得了啦,卖田卖地,家里值钱的东西都被他卖光了,后来没钱吸烟死掉了,好好的一个大户人家就这样被他败光了,奶奶成了落难小姐,经父母包办跟连一次面都没有见过的爷爷以双方未婚男女的生庚八字的帖子交换来和婚,爷爷是个很粗俗的没有文化的东跑西跑的小生意人,家里条件又不好,奶奶再不满意也没办法,嫁给爷爷以后,洗衣烧饭带孩子做针线活,奶奶样样得学,你想想一个千金大小姐的又读过私塾的肚子里墨水也是蛮多的,而今却屈尊降贵干粗活,她有多么不容易,旧社会固有的观念男主外女主内,照顾、抚养、教育小孩是奶奶的责任,挣钱养家、到地里干活是爷爷的事情。妈自从嫁给爸爸以后,全家的田地几乎都由妈一个人做,妈以前也读过书成绩也很好,脑子也不错,就是因为娘家太穷读不起书,才不读初中的,而爸爸却把这个本该属于妈的机会给了小姑和四姑(这件事像一根刺扎在妈的心口上,永远也忘不了),这完全可以改变妈的命运以及我们大家的命运的,但爸爸为了姑姑她们的幸福而断送了我们这一家子的幸福。
  
  你知道那个时候农村有多苦,为了犁地必须要养水牛的,妈一方面要做田地,另一方面还要给牛割草,因为养牛的人家多,青草不够吃,妈会漫山遍野的去找草源,要过冬的时候,妈会早早的把打完稻的枯草扎成一小捆一小捆竖放着重叠着耸成一个结实紧密的小山,一方面牛可以吃,另一方面家里烧水烧饭的,很方便。常常看到妈一个人,呆呆的坐在墙角一隅,不笑也不语,那样子真可怜,爸爸很少回家,听外面的人讲,爸爸有外遇了,不是一个,是好几个,因此我从我懂事起就很同情妈,憎恶爸爸。妈年轻的时候很漂亮,两把又黑又粗的长辫子像刷子一样好看,不施脂粉的脸清秀俊俏,皮肤虽然不算很白,但红润细腻光滑,爸爸跟妈结婚前已经有一段婚史,因为奶奶的棒打鸳鸯,他们离婚了,还好他们没有孩子。爸爸念念不忘前妻,但奶奶的威严阻止了他们,对方在无望的情况下,经人介绍嫁了一个教书匠,听说后来他们的儿子考上大学、进了市公安局当了一个大官。妈在嫁给爸爸之前,曾经也有人给妈介绍了一个家住城里、样子家境都不错的小伙子,但二姑把爸爸介绍给了妈,外公见爸爸英俊潇洒,又在医院当医生,并且在医院里是个呼风唤雨的能人,经不住外公和二姑的软硬兼施,妈同意了这门亲事。结婚后,没想到是这副光景,田地没人帮忙干,爸爸也懒得不得了,几个姑姑、小叔、爷爷、奶奶都很少帮忙做,那个时候,水稻产量不高,又加之干活的全劳没有,只有妈一个半劳,姑姑们也干得不多,因此分到的谷子也就不多。干活的人饭量大,加上又是强体力劳动,奶奶管烧饭,几个姑姑常呆在家里很少干农活加之又大姑娘的吃得比较少,每次奶奶都烧得不多,妈想多吃一点吃饱一点,奶奶就要骂妈是“猪”、“疯子婆娘”(外婆疯掉了,发病的时候她就到处乱跑),几个姑姑和小叔也跟着帮腔,爸爸也偏向她们。妈在这个家孤立无援,跟孩子诉苦,孩子也嫌唠叨、烦,久而久之,妈也嫌我们不听她的话,加之姊妹多,难免要争吵打闹的,本来就辛苦劳累的妈,加上又压抑得太多太久,以致于怒气像火山爆发,我们被打的死去活来,我们成了妈泄愤的工具,过后妈又非常后悔的。有了第一次也就有了第二次,因此我们挨打挨骂成了种习惯,妈在我们眼中成了魔鬼、疯子,我们不再爱她,嫌弃厌恶她。
  
  零八年的时候,我回过一次四川,妈已经老得了,我都认不出她来了。和爸爸衣着光鲜、时尚新潮的年轻帅气劲相比,妈看起来至少要比爸爸要老二十岁,我鼻子一酸差点要哭出来,以前那个漂亮不管有多大困难都意气风发精神抖擞、屹立不倒的妈到哪里去了?妈只比爸爸小三岁,妈属猴,一九四四年出生,可他们完全不像一个世界的人,妈目光呆痴,眼窝深陷,皮肤又黑又皱,头发花白,背已经驼得没法形容,人比以前矮了很多,整个人枯瘦如材,六十几岁的人像八、九十岁的人,手指关节粗大变形,手粗糙得像荆棘,她拉我手的时候我感觉到我的手像被刺扎了一般,很痛,不仅手痛,而且心更痛,我真不敢相信她这么多年是怎么过来的。妈真的老了。 

赞                          (散文编辑:散文在线)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79812.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