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的那份情

2021-10-06 04:09  作者:夕枫香 3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每当读着余光中的诗:“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而现在/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我就想到远在台湾的77岁的三伯。三伯于1943年去台湾,当初的三十年,杳无音讯。一直到1986年经当地统战部门帮助联系,我们才知道三伯还活着。1992年阔别家乡三十多年的三伯回来了。见面时,父亲和三伯泪流满面地搂抱在一起,三伯和父亲亲亲热热团聚一个月后,父亲依依不舍地送走了三伯,毕竟三伯在台湾还有一个家。连走时三伯给我们家里留下地址并叮嘱父亲别忘了给他写信。父亲没有忘记答应三伯的事,常常戴着老花镜,伏在桌子上给远方的三伯写信,一年又一年。
  
  毕竟时代的发展突飞猛进,渐渐的书信被手机、电话取代,每当看到别人用手机打电话向远方的亲人问候时,父亲心中那股羡慕劲就别提了。当时只听父亲说:“要是有一部手机该多好啊!”可当时由于家里经济拮据,父亲只好把想买手机的念头埋在心底。他说:“等手头宽余再买呀!”于是,父亲依然一笔一画地给三伯写信。
  
  参加工作后,我用积攒了两个月的工资给父亲买了部手机,了却父亲许久的心愿。父亲爱不释手地抚摸着手机,我教会父亲手机的使用方法。然后,父亲用手机打电话给三伯,告诉三伯他终于有了手机。三伯听了高兴地说:“这下我们俩可以经常联系了,而且彼此都能听到对方的声音,太好了。”可好景不长,父亲用手机给三伯打了两次电话后对我说:“这个手机不知怎么搞的,通话时总是断断续续,向外打电话打到半路就断线。”我很纳闷,好好的一个手机怎么会信号不好呢?一位熟悉的朋友给我介绍说移动信号要比其他网络好,换上移动卡试试,于是我给父亲买了一张移动卡安上。移动让亲情的翅膀毫无阻拦地跨越了海峡的波涛,延续着三伯和父亲的情和爱。无论打多长时间,都没有出现过断线的问题。父亲说:“移动卡真好,通话的信号稳,尽管你大伯隔我那么远,但他的声音我能听得清清楚楚,就像在我身旁说话一样。”每星期一次,父亲和三伯都要通电话相互问候,聊小时候的趣事,说着说着父亲笑了,笑出了泪花。父亲在电话里如数家珍地告诉三伯:“你离开临沧时,临沧没有几座高楼,没有像样的市场,马路上的没有汽车。路两边是低矮的沿街茅草房,破旧且杂乱。行人的穿戴带着几分土气。如今,临沧的变化真是翻天覆地。临沧随处可见溪水潺潺,繁花似锦,茂林修竹,草绿莺飞,一派生机盎然。再配以高楼大厦,花园小区,林立的商店,宽阔的马路,他们便亲密地融合在一起。感谢改革开放的春风啊,她把临沧吹得天更蓝、水更清、路更宽、人更美!临沧有了飞机场,临沧已经撤地设市,临沧有了高楼大厦,临沧祥临二级路,一辆辆车满载着希望从这里经过,一个个行人满怀着幸福从这里走过。车行人走,川流不息,还有路边的青草与鲜花把临沧装扮成一个繁华、美丽的城市。”三伯在父亲电话里得知家乡的一切后,父亲的手机里传来了三伯溢满真情的话语:“临沧,我爱你!弟弟我太想你们了。”移动牵连着父亲与三伯的亲情。
  
  每逢佳节倍思亲。每年农历八月十五即我国的团圆节中秋节,三伯与父亲约定,每年这一天由三伯给父亲打来电话。记得前年的中秋节,三伯没打来电话,想念着三伯的父亲,一整天坐卧不宁、茶饭不思。他焦躁不安地等了一天,三伯还是没来电话。终于,按纳不住内心的担忧,父亲给三伯打了电话,原来,三伯中风了。父亲如雷轰顶。自此父亲每周要打电话询问三伯病情,鼓励三伯,也许是亲情唤醒了坚强。半年之后,三伯精神状况竟好多了,三伯能开口说话了,只是那一场大病使三伯两耳失聪。正当父亲为如何和三伯讲话犯愁时,我教会了父亲给三伯发移动短信!我让父亲先把要讲的内容写在纸上,然后再教父亲拼写。就这样,父亲和三伯之间,那一道血浓于水的亲情便通过移动短信,漂荡在二人的指间,越来越浓,越久越香。
  
  “亲情是雨,带走烦燥,留下清凉;亲情是风,吹走忧愁,留下愉快,亲情是太阳,带走黑暗,留下光明。”“我想回家,家里有兄弟姐妹的呵护,家里有侄儿侄女的真情,家里有如蜜如酒的郁郁亲情。家没有欺诈和伪善。”看着父亲收件箱里贮存着的三伯发过来的短信,看着父亲给三伯的回信:“三哥,你是弟弟难以割舍的思恋和牵挂,血浓于水的亲情呀!砍断了骨头还有筋脉相连。现在生活好,不为吃穿发愁,远在大陆的弟弟每天都祝愿哥哥健健康康,幸福、愉快。”我的眼睛湿润了。
  
  真的很感谢移动,你为年迈的父亲和三伯传递着来自大陆和海峡的亲情之乐。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79801.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