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梨

2021-10-06 04:03  作者:夕枫香 1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炎炎夏日,庄重美丽的地震纪念碑广场却凉风习习。仰望高大的花岗岩碑体,静穆,浑厚,几羽白鸽滑翅而过。年轻的母亲牵着蹒跚学步的孩子在浮雕中嬉戏,没有感觉这种气氛与浮雕上的凝重不和谐,因为残破和劫难已和这座城市不相干系。绿树红花,高楼宏宇早已掩盖了开裂和残断,欢声笑语掠去了悲伤的阴影。
  
  无须刻意回忆那段悲怆,但是那惊魂的一瞬毕竟留下了很多,悲伤渐渐远去,可有一种东西却更加清晰和浓烈,那是一种精神,对一个城市的依恋,对一个地域的情结。
  
  于是想起了老耿。
  
  那是2009年,浓秋处处天高果丰,美丽的张家界更是山愈秀,水愈清。我们被这全然不同于北方的山景迷住,以至忘情忘返,晚霞已经把突兀层叠的山峰染成橘黄色,我们才恋恋不舍的拾级而下,一边还在谈论着“十里画廊”“天书宝匣”“黄龙洞天”。隐约间有人叫卖,“唐山梨啊”,虽然有着浓重的湖南地方音,但听到唐山的字眼,还是让我们几个唐山人几乎同时把目光转向那边,而我更好奇,这几千里之外会有来自唐山的特产吗?
  
  寻声而去,是一个年近五旬的老人,脸色平静温和,身边摆着一筐黄皮的梨子。真是来自唐山的梨吗?我们好奇的问。老人抬起头,眼里满是惊奇和期待。“是啊,就是唐山梨,在这里只有我才有,你们是唐山人吗?”“是啊,是啊”。
  
  慢慢地老人开始用唐山话与我们聊起来。老人是地道的唐山人,30多年前的那场大地震让他从此再没回到过唐山。老人姓耿,那年才20岁,在地震中失去了所有的亲人,自己的腿也受了重伤。当刺眼的蓝光闪过之后,亲人和家里的东西瞬间消失在视野,胡乱中他只抓到了一株梨树苗。突如其来的灾难让老耿喘不过气来,他甚至没有哭出声来,没有流出泪来,随着杂乱的人流,被机械地抬上抬下,送上火车,登上汽车。可无论场面怎么混乱,老耿的手中始终抓着那株梨树苗,那是地震前的晚上父亲从农村老家拿来的,准备栽在楼前的空地的。家没了,他没有理由抛弃它,老耿一直这么坚定的想,甚至管理员曾多次大声斥责,让他仍掉,但他没有。他从车窗中他看到不断掠过的是陌生的田野,陌生的山峦,陌生的城市。在开封老耿接受了第一次治疗,后又转到襄樊,在那里老耿养好了腿伤,也度过了那段时间最美好的时光。医院的医护人员对他精心呵护,还陪他到湘江散步,这让老耿在异乡得到了难得的蔚籍,值得一提的是老耿在医院遇到了他的养父母,一对当地农村的老夫妻,没有孩子,对老耿非常照顾,就像亲父母。当一年后政府组织伤员回唐山时,两位老人提出了挽留老耿的想法,失去亲人,又得温暖的老耿犹豫再三后毅然答应了老人的要求,留在了那个山清水秀的湖北小村,后又展转来到现在的张家界,30多年了,他送走了两位老人,娶妻生子,过着粗茶淡饭,安逸清闲的乡村生活。不管过了多少年,走过了多少地方,老耿没忘过唐山,常在梦里回到记忆中的唐山,西北井,小山都历历在目,香甜的麻糖仍萦绕嘴角,冬天的冰车似乎还在飞快的滑着。30多年了,老耿从没回到过唐山,只能在电视画面上了解一下现在的唐山。不过让老耿廖以蔚籍的是当初他带在身边的梨树苗现在仍陪伴自己。原来,在开封时他就把树苗种在医院小院里,后来到了襄樊,老耿就把树苗种在自家山上,而现在来到张家界,树苗还是带来了,而且繁殖成一大片梨树林,现在已经硕果累累,每年老耿都要出来卖那些梨子,就叫它“唐山梨”,很多当地人都知道这个耿姓的老头卖一种特殊的梨子,也都愿意争着来买。说话间,老人指了一下身后山上的那片林子,“那就是唐山梨”。我们随老耿来到林边,梨树林在一个山坳里,枝繁叶茂,一个个浑圆的梨子掩映在叶子下。对这片林子,老耿十分呵护,施肥,锄草一丝不苟。因为这不是简单的一片梨树林,是对家乡思念的一种寄托。
  
  太阳已下山,老耿决意让我们到他家留宿。张家界旅游发展很快,老耿自己开了一个小旅馆。盛情难却,我们几个人愉快地答应了,转过几个小山梁,在葱茏的绿树丛中,两排尖顶白墙的房子映入眼帘,这就是老耿的小旅馆了。不到半小时,一顿极具特色的晚餐摆上桌来,川椒山笋,枸杞树菇,让我们胃口大开,呷着自酿的米酒,尝一口当地的野生猕猴桃,此时山风清凉,夜雾蒸腾,大家和老耿一直聊到深夜。
  
  掠过江南的青山绿水,我们踏上归程,在漫山红遍的深秋,我们回到唐山,正值国庆,我再次来到纪念碑广场。放一束亮黄的菊花在台阶上,就代老耿向远去的亲人祈祷吧。
  
  老耿,你在他乡还好吗?唐山早已从噩梦中醒来,踏上了神奇变化之路。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79752.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