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弟病了(九)

2021-10-06 03:58  作者:夕枫香 7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人无完人,金无足赤这句名言是一句千古不破的真理,常言说,人上一百,形形色色,啥样的人都有,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但最根本的一条是做人要真诚,真诚才是最重要的,虚虚假假,花里胡哨我一点都不喜欢。做人最根本的还要善良,人不善良还何谈做人,做人真真的道理我说不出多少,但我至少知道做个好人,做个善良的人,不欺骗、不瞒哄、不人前一套人后一套,写作也如我笨嘴笨舌,没有多少华丽的辞藻,读起来真实感人就行,啥都别说还是喝的墨水有限。但我坚守一条,孝敬老人,关爱兄弟姐妹和自己的家人,我从没对谁说过过于亲密的话,可心里是亲的。自从二弟病后一系列的事实摆在眼前,各自是一家,我们成了外人,我又何必那么认真的去管别人的事呢?关住你的嘴巴,沉默吧!
  
  这件事使我又想起去世二十多年的父亲,我是把亲情看得太重,最后受伤的还是自己。
  二十四年前父亲得了心肺病,刚好一点他就闲不住,又忙着干活,又累着了,父亲下定决心啥也不干了,要到我哪去住。没几天就犯病了,深夜只有我和十一岁的小儿子在家,没办法我敲开邻居高升的门,他是司机,自己有车,我给他说明了情况,他二话不说发动油门把父亲送到了医院,到那马上做一切检查,办好住院手续,以后每天我还要上班,还得给父亲送饭,慌乱中骑车把暖瓶摔坏几个,有时小儿子还帮我送饭,给他老爷打水。我当把信寄回家说明父亲有病住院时,他的大儿子空手来到我家,没给父亲准备一分医疗费,回去的路费还是我掏的,叫我怎么不狠,说他几句,从此怀恨在心,你要叫他往家拿东西时他大包大揽。我的压力很大,后来家里的二姐参与对钱,才弄来三百元钱。父亲在那住了三个月院,病情少稳定下来,在放寒假时大学还没毕业的小弟把父亲接走了。父亲就这样在家又熬了一年,最终没留住他的性命。后来在他病重期间,我撇下小儿子一个人在家不管不顾就回家了,刚过罢春节,天还很冷,娘常堆火来烤,夜里天很冷,父亲一叫我就急忙爬起来,娘还老说父亲,不想叫父亲叫我,大儿子不照不看,妹妹姐姐都忙,在父亲弥留之际是我和小弟轮流抱着父亲,人老时是不是也很想在亲人的怀抱里,父亲在小弟的怀中闭上了眼睛。
  我们失去了父亲,小弟学业没成我还是挂牵他,埋葬父亲需丧葬费,要三个儿子均摊,按说是合理的,可小弟还是个学生,自己的生计都成了问题,去哪拿出这一份丧葬费,我一一的给来家的爷们说,要照顾小弟,别让小弟出这份钱了,可大儿子不依,当我再到后院去求情时碰到两个弟媳拉着手从北屋出来,我什么都明白了。我还是坚持我的意见,大弟站起来挥舞着手说:“姐这事你管吧!我们不管了。”
  为了息事宁人,叔父大爷劝我罢手,我挥挥手出去了。
  父亲走了剩娘一个孤老婆子,在几个姑娘家转来转去,最后我把娘接到洛阳常住,她屋里的东西不知全被谁拿走了,哪能有谁呢?这时小弟也娶妻生子,小弟把娘接走了。娘一天天老了,因娘的赡养问题生过不少气,我说谁得罪谁,落了一身不是,我还是不接受教训,管不住自己嘴,是不是我就象算卦的说我的一样:“你是两手端着一盘枣,叫人家吃了也不落好。”
  娘老了,照顾娘的重任又落在我的肩上,我现在是个闲人了,大姐二姐年龄大了,三姐要领孙子,弟弟妹妹要上班挣钱,刚开始我也乐意的答应了。看起来娘说话也不糊涂,可她总说我怕她吃,总说我偷吃东西不叫她吃,我会吗?我以前可是她最孝顺的女儿,今日说的我一钱不值,我要是走了,她要打电话叫我来,来了。又是老样子,我和她吵吵时,她的挂在嘴边的话就是:“你不想在这走吧!”
  我要是给来的妹妹诉苦时,六妹抢先就说:“这你知道了,那时你不还说我,这时你知道了吧。”以前娘不是这样,我在他们跟前落下了话柄,不行我不能常住在这,还是轮着来吧!我在那将近两年,决意要走,这是又来了。
  下午我到了医院,二弟很平静地躺在病床上挂着吊针,我询问这几天的病情,弟媳说:“昨晚拉了一夜,可能是吃了两口苹果吃的了,这会没事了。”坐着说话二弟催我回去。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79710.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