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

2021-10-06 03:55  作者:夕枫香 3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我为兄,他为弟。
  
  因此我习惯了给他无微不至的呵护与关爱,他也习惯了对我身前脚后的追随与依赖。因为有他,我平坦的心中总是荡漾着憧憬和梦幻;因为有我,他纯真的脸上总是铺满了任性与张扬。
  
  然而这些只是短暂地停留在年少时的懵懂与无知中,当岁月成熟了我那稚嫩的容颜,我的心灵也开始被这五颜六色的世界所侵染,里面被塞进了太多的虚荣和欲望,甚至每一刻都能感觉到它的不断膨胀,我的目光也由此变得茫然与焦渴。这时,眼中的弟弟,再也不是以前的天真烂漫,而是令人讨厌的幼稚单纯,就连在我生气时他对我蕴含安慰的一点调皮都被我视作不近人情的无知。从此,我开始有意疏远他,到哪都不愿意带着他,自己享受一个人的自由放纵,有如卸下了压在身上的包袱,显得轻松而亢奋。
  
  从那以后,我竟然有两年没有见过弟弟,在外打工的我就像迁徒的鸟儿一样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不断奔波。我也会在夜深人静的不眠之夜想起弟弟,想起童年那些木枪竹剑的记忆。想他的时候总是感觉特别的寂寞,会觉得我的心变成了一座空城,挂满了各式各样的孤单和冷清。
  
  终于往家里打了电话,妈妈对我说:自我走后,弟弟也随着一支工程队到北京建筑隧道去了,后来因为活实在太累,爸爸硬是把他叫了回来;在夏天到来的时候,弟弟又去了大连当了保安,谁知干了很长一段时间却迟迟领不到工资,最后连打电话的钱都没有了,不得不偷偷地用公司的办公电话打了回来向家里求助。爸爸去大连将他接了回来,现在他又跟村里的堂哥去了沈阳,说是做水电工。
  
  听完母亲的话,我感觉到有大滴的泪珠从脸上滑落。电话中的母亲没有丝毫责怪我的意思,但我却能明显地感觉到她的渴望与期盼。想到弟弟正在他乡孤苦伶仃、凄惶无助地生活着,我的心痛若刀割,无比自责。
  
  后来,我在城市间辗转,认识了很多人,我们大碗喝酒,共享香烟,把彼此叫兄弟。但每当夜深人散,我对弟弟就愈加疯狂地想念和愧疚。也曾费尽周折地拨通了千里之外的那个声音,但听到电话那头无可抑制的惊喜和那带着哭腔的叮嘱与问候,积瘀很久的那声“抱歉”却怎么也说不出口。我们本是亲密无间的兄弟,但此刻在我的心底却隔着一道月光。
  
  再次打电话的时候,母亲告诉我,弟弟在堂哥的帮助下到高中复习了一年,现已考入安徽经贸学院,我忽然感觉这可能是我两年来听到的最动听最美妙的声音了。我一下子就看见整座城市都亮了起来,灯光是耀眼的璀璨,星光是夺目的绚烂,就连平日里那些无味地站在路旁的老槐树,也显现出从未有过的温柔与妩媚。
  
  如今,弟弟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工作单位,而我仍然在社会的最底层挣扎着。某日,他忽然那样清新怡然地出现在我面前!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目光交汇的一刹那,从他的笑脸上忽然有成串的泪滴滑落,我的喉咙也被噎得说不出话来。看着他近乎脱胎换骨的改变,我的嘴角绽出欣慰的浅笑,然后用颤抖的声音向他祝福:“你终于可以独撑天地了。”谁知,他却摇头:“不,是我们并肩作战。”
  
  那一瞬间,阻隔在我们之间的滚滚红尘烟消云散,那些厚厚的时光一下子就翻走了,我们仿佛从未分离。

赞                          (散文编辑:可儿)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79694.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