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黄叶树

2021-10-06 03:50  作者:夕枫香 0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雨丝在风中摇落,时左时右,像从筛子里钻出的沙尘,在空中摆弄着自己的身段。雨,时大时小,打落了黄叶,也打落了青叶。
  
  清明的雨,轻盈地扑湿记忆,铺湿每一座坟头。我未曾撑伞,却独步雨中,试着品尝记忆中的那些雨。一排树迎面而来,嫩叶未出,黄叶未尽。四周有些秋的萧瑟,只是多了几分温和的气息。故乡的秋更多的是风,还有哗哗的黄叶的歌。呵呵!春天的记忆总牵挂着秋,尤其在这清明雨下,就越显得饱满而沉重。
  
  我只是望着那树,望着树上的某片叶子。记忆里的那片叶子,旋着,扭着,就走了出来。当时,我坐在车里,望着树上的一片叶子,想着临别时外公枯寂的眼神,想着他干瘪的面孔和身影。那片叶子,晃悠着,翻动着,仿佛下一秒就要投入大地的怀抱。我痴痴地望着它,好像下一秒就是永别。接着,车便扬尘而去。再回家,已是寒冬腊月。泪痕还未及消褪,心头也一直冷颤着。然后,一切就开始麻木。
  
  鲜红的一滩血,躺在地上,躺在离床不远的地方。我木然地站在门口,说不出一句话。抽泣声响成一片,挤出几句“半夜起床啊!�拥萌朔龅桨。∫幌戮桶讯钔纷苍诠�耳上了!”听了之后,我没哭,也没流泪,只是无力地走向灵堂。舅舅,坐在一旁,眉头只是深锁。我两腿一软,就跪在了灵前,烧着钱,望着棺材里的人,望着一张熟悉的面孔多了一道疤。泪水却干瘪着躲在眼眶深处。暮色从天落下,四处灯火已上。我坐在灵前,想着一些事。远远地听见哭声响起,我木然站起,走出灵堂,看见母亲拭着泪踉跄地奔向灵堂。我向前一把抱住,好像抱住了世上最后的依靠。母亲止不住地流,还止不住地哭喊着:“十多年啦!我娘过世以后啊!爹爹啊!你一把屎来!一把尿来!把我和老弟两个拉扯大来!如今走了啊!最后一面都�涌吹桨。�……去年,媳妇又‘走了’,苦命八字啊!”母亲的声音短促地响着,穿透了整个村庄,穿透了我的心。灼热的泪,就从脸颊滑落,一行,两行。我又何尝不是呢?打我记事开始,我就和外公生活在一起,十几年里,唯一的依靠就只有外公了。而今,我回来了,你却去了。十几年的感情啊!十几年的相依为命啊!十几年的含辛茹苦!十几年的公甥之爱!你怎能说撒手就撒手呢?心中的热泪一波盖过一波,腾腾翻滚着。
  
  我不哭,我默默对自己说,“你说过男儿有泪不轻弹,你说过男儿膝下有黄金,你说过……”我都记得。你常常怪我学不会睡觉,你说“这么大个人啦!怎么就学不会呢?睡觉呢,身体要直,转身要缓,不能乱踹。”可我,每晚和你睡在一起都是“横滚直练”,还每每踹被子。但是,如果昨晚我们睡在一块,也许就不会有事了!你睡在那里,却一声不出。母亲在灵前打量着最后一面。我在一旁,连同着这季节一起落漠下去。扶了母亲回房休息,我坐在灵堂里,陪着外公,陪着这“灯下白头人”。
  
  我想不明白,却一直在那灯光下坐着,一连几个晚上。我从满外婆(外公的弟媳,据说是她发现外公瘫倒在地的)口中得知,你白天过世的,是因为失血过多又加上有肺病。我心中始终有疑惑,更多的却是对这社会的同情与抱怨。十里八村的,难道就没个医生么?既然,外公当时被发现时并没有停止呼吸,为何不送去医院呢?原来,前两年还有一个医疗站,后来因为有个老人在那打针后去了大医院,后来医疗站就废了。近年来,这十里范围内就只有一个老医生,当时他又不肯来,送去医院的话又太远,况且村里基本上是老人,所以就只有等舅舅回来了。舅舅回来时,外公气息犹存,只是不愿去医院。无奈之下,舅舅只得替他准备后事了。我坐着,思考就随着这寒冬凝结了。
  
  风一遍一遍地吹,把每一个人的眼睛都刮得通红。黎明已近,乐声阑珊。诀别,是一种残酷的刑罚,切割着每个送别的人的心伤。一刀,两刀……最后的相见,充满了泪水,也充满了血丝。铁锤声起,清锐辽远。叮……叮……叮……全都打在心头,打在心窝。四周寂寥,只剩哭声。舅舅的,母亲的,还有我的。
  
  青叶飘零,黄叶飘零,近乎平常。白发送黑发,是悲哀;白发的悲惨,又该如何接受呢?雨大了,又小了,飘进眼里,湿润了眼球。黄叶落在心扉,让我夜夜无眠。灯影幢幢,白发人卧倒在血泊之中,喘息着,抽搐着,期望着,绝望着……这噩梦时常来临,搅乱我的梦境,让我惊醒而后流泪。我恐惧,逃避,甚至对这个世界失去希望。我害怕当我老去,是否也会独享寂寞,是否也会卧倒血泊。想到千千万万的孤寡老人,我对这世界产生某种憎恨,甚至彻底地悲哀。
  
  在雨中,记忆就是一种折磨。它把人困在无限的时空里,无论我走哪一边,都是无穷的遗憾和疑惑。我走在雨中,或者走在困境里。记忆慢慢地散发到雨里,从我的发尖,从我的肌肤上,从我的气息里。然后,这雨就顺着一切可能的途径流向溪河江海,流向天地万物。
  
  清明的雨,雨中的黄叶树,书上旋扭着的黄叶和青叶,日日夜夜我心头盘旋着,从未离去。孤独的一棵树,黄叶未尽的一棵树,立在风中,立在雨中。雨丝飘落,时左时右,打落了黄叶,也打落了青叶。

赞                          (散文编辑:散文在线)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79654.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