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奶奶

2021-10-06 03:08  作者:夕枫香 2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元宵佳节只她一人,我每天给奶奶打电话时他她都说,不要担心她,要我好好工作。我的心有多痛,只有我自己明白。她就像我的妈妈照顾我长大,而这位老人是如此可怜。
  
  人生中最为痛苦的事是"幼年丧母,中年丧夫,老年丧子"。我也多次给我的学生讲过为之潸然泪下的人生的悲剧,我更加认为这不可能在一个人身上出现。就像啊Q一样,是鲁迅先生拼凑的。直到我父亲的离开,这样的传奇就在我奶奶身上验证了,我实在接受的困难。
  
  "你死了我还依靠何人,我的儿子,我不容易你可知道,我的儿子"等等。看着用板凳当腿白发苍苍的七旬老人撕心裂肺痛哭的场面,我的脑海一再出现另外的画面。
  
  1927年一个女婴呱呱坠地,她哭喊着,也可能这预示着她悲惨命运的一生。两年后她平静的送走了她的母亲,用我奶奶自己的话是没有任何感觉,只是一直在说“娘用花轿接走了”。
  
  16岁刚满,就嫁入我家,当时的婆婆是家长,又是家中第一个儿媳,别体多受气了,一家十多口都是她一人全全服务,白天干地里的,晚上推磨磨面,一干都是四更天。就这样生了五个孩子,不管是逃荒要饭,还是吃菜吞糠,都有爷爷陪着,日子多难都还过得去。
  
  不幸的是,她三十岁那年,我爷爷得重病,十多天就去世了。我奶奶把我爷爷送走一个人抚养五个孩子,我大姑当时才十一岁,我爸爸四岁,最小的两岁。我奶奶在六十年代的岁月,白天跟着别的男人去抬田挖河,晚上回到家给一天没吃好饭的五个儿女用瓷盆做草根红薯叶清汤。既当爹又当娘的她一天天熬着,看着孩子健康成长她再苦也觉得甜。
  
  一天她干活回到家,感到两岁的小儿子发高烧,就问在家的大孩子,到底咋回事,说是队里死一头驴,分的肉都给小弟吃,就成这样了。当时连个医生也没有,可怜的孩子第二天去找父亲了。奶奶就把小儿子草草埋了,人前的她依然默默的照顾孩子,又有谁能理解他的丧子之痛。日子平静的度过五年,而她的第四个儿子在七岁那年死于喉咙里长白喉。无以复加的痛第三次笼罩着这个家,悲痛的奶奶是怎样度过的没有人告诉过我,她也从不提那段悲伤的往事。
  
  寡妇熬儿,四十七年后她又送走了唯一的儿子。她已没有年轻时的风采,风烛残年的奶奶把自己多年的苦痛大声的哭出来,在我父亲刚从医院到家时她用板凳当腿挪到我在北地的家,很平稳的见儿子最后一面,已经有严重白内障的她,眼泪像河说“我不哭,把他送走,我伺候他六十多岁,再也不会吵我,问我冷暖了。”在的人都泪流不止,我抱住悲痛到极点的奶奶,“不哭我们都好好的。”她再也抑制不住内心了,放声大哭,一直哭到自己不能承受。
  
  我内心思绪万千,心在颤抖,在流血,就问老天为什么如此的不公,为何让一位沧桑老人承受如此之重。我现在相信人有灵魂,更希望我父亲的在天之灵能保佑她平安健康。

赞                          (散文编辑:散文在线)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79351.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