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酒“缸”

2021-10-06 03:07  作者:夕枫香 5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父亲差不多与新中国成立同期出生,十几岁时参了军,复员后分配到了怀化市物资局工作。那时候我们一家四口只有父亲一人是吃“皇粮”的,我们娘仨人是居住在距怀化市里七、八十公里外的农村里。母亲既要照顾我与弟弟,又要早出晚归地出工挣工分,那份艰辛不言而喻,加上母亲又不吃荤的习俗,使得她的身体每况愈下。父亲更是个勤劳节俭的人,每月二十八块五的工资发下来就先买足一个月的饭票,余下的钱全部寄回家给母亲。每逢周日不上班,就到附近郊区山上去砍柴,等到有回母亲这边来的便车就顺便把柴火拉过来。就因为这事,父亲勤俭顾家是出了名的。
  
  后来农村结束了大集体生活,实行土地分田到户。为了更好地照顾我们娘仨人,父亲不得不放弃了大好的工作环境和工作前途,向领导申请调回到了我们身边——现在的湖南省湘维有限公司——上班。除了八小时上班时间,其余时间里父亲变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本就好酒的父亲于是更加的嗜酒如命,一日三餐沾酒,喝的养身酒,独个从不喝醉,除非酒逢知己。但是父亲醉酒是常事,因为年轻气盛,喜交朋结友,常常酒逢知己,闹出不少笑话。从此,“缸子”的外号也叫开了,也不知是他姓名中带有一个“刚”字,或是因为好酒,就顺势叫酒“缸子”了?反正后来就再没有人叫他真实姓名了。
  
  我和弟弟那时最大的快事就是争着为父亲打酒。家里来了客人或“双抢”农忙时,父亲就会让我们背上他的大号军用水壶和父亲早已算计好的钱去村里唯一的那家商店去打米酒,剩下的那几分钱就全买了水果糖,平分了后,剥一颗放到嘴里,久久地含着、吮着......。
  
  如今我和弟弟早已成家立业,生活水平也提高了,可是我们最终没能学承父亲那份狂饮的豪情和海量。父亲也早已退休在家,但是好酒和勤俭持家的习惯却依然没有改变,经常喝的也只是桶装的便宜酒,逢年过节也不准我们给他买好酒贵酒。在父亲的客厅里,摆放最显眼的就是大大小小自泡的药酒缸子、酒坛子。若有随意的知己来访,则炒上两个下酒小菜,喝上几杯泡酒,笑谈中,自产自销、自娱自乐。今年正月父亲生日,我和弟弟全家过去吃饭,我们就私下里商妥各买了一瓶上档次的好酒。饭席期间,我们终被父亲“训斥”了一顿,上了一堂深刻的“政治课”,父亲说好酒的人不一定要喝好酒,经常有酒喝就行,买好酒不划算,说我们太大手大脚了。责怪声中,我无意察觉到父亲眉宇间的那一丝丝喜悦。
  
  看着父母渐渐地老去,我感触甚深:什么都可以晚,惟有对父母的孝不能晚!

赞                          (散文编辑:散文在线)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79341.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