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怀念

2021-10-06 03:01  作者:夕枫香 1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不知道阳台外面有没有繁星,还记得昨晚夜色皎洁,深夜不宜大动干戈洗衣服,湿淋淋的头发不宜睡觉,就算肚子有点饿,也是吃点季节性的水果。我开始忘了有多少次这样的场景,似乎是很久之前就开始。
  
  真的有点傻了,今晚又是一点下班,是不是哪根筋打错,也不是纠结点工资,时间多了,浪费时间也多。最近有点角色反串,有点喜欢上麦当劳的夜班的,相对比较少人,然后多是安排厨房工作,一般就是自己呆着,会自己低调地唱唱歌,经常和同事聊聊天之类的。安排5个小时的晚班,习惯性地拖多一个小时,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初中书说的那样,人的精神也分类为猫头鹰。今天,清醒的时间并不多,每次我说,中午一点起床,两点吃早餐,一般人都外星人的眼神看着我。下午四点接着睡,六点起床,七点上班,现在才回想今晚忘了吃饭,如果问我饿还是不饿,我答案也不肯定,我忙起来忘了。哪怕这些时间吃的并不多,也不见我有瘦过,避开热点话题,今天还好我够清醒,在收银的时候又见到假钞了,这时候是进步后的自己了,前几个月被很血腥地宰割过,是不是我长得很单纯呢?我想是那个意思。
  
  最原始的想法,还是一周一周地算着,我突兀看到五月十号了,六月为期不远,这学期的结束也不远,在我这样狭隘的世界里面,有怎样呢?长大后有长大后的想法,从前每次放假,对内心来说,是一场硕大的漫长,每一次我会幻想自己每升一级有什么新的改变,换了什么老师,换了一个教室,换个位置,在心里都是举足轻重的事情。直到后来,知道自己开始不再期许开学了,不再计较书包笔的颜色了,反而喜欢躲到教室的某一角落里上网了,就应该是任性地长大了,周期性的读书生涯,怎么不让人麻木?往往会怀念,小时候喜欢一个红色的磁石笔盒,硬是要从家里的小卖部拿来用,价格为六块并不是一个小数目,老爸拗不过我,还是让我要了。老爸自发帮我买了一个书包,但我哭着死活不肯要,我有一个很坚决的理由,就是书包上面的漫画人物居然有一个女的,还很明显!我打死也不要,我要全部都是男的,妈说,你自己不是女生吗?我就是不喜欢,似乎在潜意识里,小女生用的东西会让我很没面子,从小穿的衣服除了五星战队就是奥特曼,后来老爸跟我说了他小时候,要爷爷买新书包的时候,爷爷叫他拿一个挑粪土的簸箕装去,又方便又省钱,我听了笑了很久,但第二天还是要爸爸给我买新的,我自己挑一个纯蓝色的。还下海口会用到上三年级,后来二年级还没开学就扔了。
  
  在学校里面自然不断地在更新自己对校园的看法,身边的故事是与非,还是谁和谁撮合成了一对,或许朋友之间一夜之间多了一页语言的防备,最后的他们和她们选择了沉默,偏执的人不懂得享受原谅,在等待结局的那一天。兴许,世界不存在信誓旦旦,语言在消逝之前都是一种即兴的描写,在拥有了的日子里面,不那么重要了,还是那样的一个自我。我记得老爸还欠我两个许诺,一次,老爸带我上医院检查身体,去之前对我说,回来的时候就给我买牛奶,但最后没有。邻居家的伙伴有一个小鼓,老爸也答应了给我买一个,至今都没有实现。过去的诺言都成为了我此后生命中另一种形式的感动,因为他还不断地为了我付出更多,他们给的比他们承诺的多得多。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也许,顷刻之间,所谓的好感来得比暴风雨还快,还饱感来得不比快餐慢。记得某一天,听说一句“我洗完澡就去分手!”好像很和谐,或许是简单,或许是草率,生活存在的无论虚还是实,我越来越无法考究了,在杂音含糊的城市里面,在夜色浓郁时间里面,往往有所思,一如地在黎明前睡去,天亮就把理论性的文字忘记,自由还给无人的角落,些许貌不惊人的感概,也许可以代表自己还有一点本我。
  
  这一切,还是很安静,家,还在一个安静的小村庄里面,在我的心里比这个城市大得多了。  

赞                          (散文编辑:可儿)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79298.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